分享

似曾相識 (9)

6/13
邱浩外公的別墅在陽明山半山腰,車子開到門口,邱浩對著對講機說: "我是邱浩",諾大的鐵門就轟隆轟隆地打開了 。那是一棟三層樓的花園洋房。依山勢而建,是中國宮殿式建築。從大門到主建物,還有一小段路,兩邊是經過修剪的杜鵑花,還有小橋流水的造景。車庫就在主建物旁,約莫可停八到十輛車,我們 直接駛入車庫,裏頭已停了三輛車,一輛賓士,一輛特斯拉,還有一輛LEXUS 的休旅車。
有一個頭髮花白,穿著筆直白襯衫的中年人站在門口,對邱浩說: "孫少爺,歡迎回家。"
"趙叔,這是丁小姐,她陪我來看外公。"
"文文,這是趙叔,他是外公的管家。"
"趙叔你好"
他仔細打量了我一下,和藹地說,
"丁小姐,這是孫少爺第一次帶朋友來,老爺子應該會很高興,歡迎你。"
然後轉身跟邱浩說,
"你外公在二樓書房等你。"
我從來沒有拜訪過這樣氣派的大別墅。我像劉姥姥進大觀園,東張西望,對這奢華的景象起了敬畏之心。原來豪宅就是長這個樣子。我的朋友裡,沒有這個階層的人。我突然感到有點不自在,我這身休閒打扮,是不是太寒酸。
還沒來的及多想,邱浩已經領我坐上電梯到二樓。電梯就在車庫旁。出了電梯是一個長廊,長廊兩邊各有三個房間。邱浩在第一個房間門口輕輕地敲了三下。
"進來吧。"
一個低沉的聲音 。
房間裡像圖書館擺設,有兩排書架,全部擺滿了書。中間有一張大方桌,方桌上有一盆黃色玫瑰花。房間的盡處,是一大片的落地窗,窗外是紗帽山。落地窗前,外公白髮蒼蒼,滿臉皺紋,皮膚臘黃,一臉病容,穿著睡袍坐在輪椅上,他的身後站著一位穿制服的護士。
"外公"
"浩浩,帶朋友來了,到這邊讓我看看"
聽聲音是個虛弱的老人,但卻有一雙如鷹般銳利的眼睛。嚴肅的表情,他直視著我說
"你叫甚名字? 今年幾歲?"
"外公你好,我叫丁文文,今年二十五歲。"
"比浩浩小八歲,還行。" 他喃喃自語。
"大學念甚麼,畢業了嗎?"
"畢業兩年了,學的是財務管理。"
"父母親從事甚麼行業?"
"外公,丁小姐的父母都過世了。"
邱浩急著插話,似乎不希望外公再問下去。外公抬起頭看了邱浩一眼,點了點頭說,
"丁小姐,歡迎你來,讓李媽帶妳看看我們山莊,我有事情和浩浩談談。"
話一說完,一個身材微胖的中年婦女出現在門口,對我說,
"丁小姐,請跟我來。"
李媽帶我走樓梯到一樓大廳。客廳約莫三十坪,擺著一大組的中式木雕太師椅,紅色的椅墊,顯得十分貴氣。四周牆上掛了許多畫作,西式油畫,中式水墨畫都有,我看到一幅躍馬奔騰的作品,竟是徐悲鴻的真跡。
李媽笑盈盈地說,"丁小姐對藝術品有研究?"
"沒有,隨便看看, 這房子好漂亮。"
她說,這別墅共有三個客廳,八個套房,室內坪數大約三百五十坪。另外還有一個室內游泳池。那是老爺特地為孫少爺蓋的。
"老爺一共有幾個小孩?"
"就小姐一個。"
"所以他的孫子只有邱浩一個?"
"是啊,雖然對他嚴厲,但也寵得厲害。"
"你看到車庫那輛特斯拉,就是老爺知道他要回國特別為他定的。"
"平時有幾個人住這大房子?"
"老爺,趙叔,林小姐,和我四人。趙叔是管家兼特助和司機,林小姐是專業看護,我負責打理三餐和清潔。老爺每天都交代,孫少爺的房間要打掃,以備他隨時回來住。"
"邱浩這次回來有來住過嗎?"
李媽搖搖頭,嘆了口氣。
"每一回老爺找他,趙叔都得電話好幾次,他才肯來。每一回談完事就走,也不肯留下來吃飯。"
"丁小姐,不好意思,還沒問你要茶還是咖啡?"
"不麻煩,我想到外頭看看。"
李媽帶著我逛了花園一圈,園內草木扶疏,白色的七里香正盛開,空氣中散發著淡淡的花香,花園極大,種的花草不下數十種,都修剪得宜。李媽說,園丁一星期來兩次。院子裡有個涼亭,我們就坐在那喝茶。
過了半個多鐘頭,邱浩出現了。他對李媽說,
"我台北還有事,就不留下來吃午餐了。"
李媽對我眨眨眼,好像在說,被我說中了吧。
下山的路上,邱浩說,外公是上海人。以前在大陸時,家裡是做紡織的。來台灣後,收購了一家經營不善的紡織廠。外公不但將公司轉虧為盈,還做開始成衣外銷。一度是台灣最大的成衣外銷公司。在擴廠時,外公開始涉入土地買賣。後來因工資成本問題,他把成衣廠移到大陸,台灣的公司則轉型成投資公司。
"外公是個成功的商人,他一生勤奮,極為自律。但對家人及下屬,也以同樣標準,凡事求完美,從不寬容,非常嚴苛。"
"我從小就怕他,即便他對我的物質需求,從不吝惜,我卻從沒感受到他的慈愛。覺得他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除非必要,我是絕不接近他的。希望他沒嚇到你。"
"我沒事,他只是問了幾個問題。"
可憐的邱浩,失去父母,還要面對一個嚴厲但已老邁的外公。
換個話題吧。
"你有一輛Tesla,為甚麼還要讓我幫你租車?"
"李媽跟你講了。"
"台灣電動車充電設備沒那麼普及,像我這樣到處跑,可能會有麻煩。更何況,我不租車,怎麼認識你。"
就這個原因,還是另有隱情?
"邱浩,你是不是有甚麼事,沒讓我知道?"
"我們認識畢竟沒多久,我這不是在想辦法讓你多認識我嗎!"
他說得很誠懇,讓我很難再追問下去。
6/18
表舅的朋友的電話一直打不通。今天一試居然通了。
"羅先生嗎?我是林志強的外甥女,我叫丁文文。"
"喔,志強怎麼了?"
"表舅他很好,他給我你的電話,說你也許可以提供一個同鄉的消息。"
"是哪一位?"
"陳健東"
"健東國中時是我的好朋友沒錯。你找他甚麼事?"
"我大學念的是財務金融,聽說他在投資界做得不錯,想找他要個工作。"
"這有點麻煩,我和他失聯二十幾年了。他從來不參加同學會。"
"那你知道他公司的名字嗎?"
"這我知道,叫鼎盛投資公司,他是總經理,你要我幫你打電話嗎?"
"不麻煩你了,我可以自己去找他。"
掛了電話,我整個人傻了,鼎盛投資公司,不就是媽媽工作了一輩子的公司。 
未完
#似曾相識  #小說創作  #日記  #5月  #人頭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