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三隻眼的次元



時機點對了,連大腦都曉得不需要理由,再多的顧慮都像笑話。

-

在這段只有自己的旅程裡,我既是當事者又像旁觀者,好像從高處看著自己緩慢前進,所謂的孤獨並不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旅行。於我來說,孤獨即是,你知道這段過程並不會很享受,它可能伴隨痛苦,沒有前人會給你指引,你必須踏上一條對自己來說極為陌生的道路,而這條路該往哪個方向出發,該在何處落腳,終點在何方,沒人能告訴你答案,甚至自己也不曉得答案。 
而你必須抱持著這樣的覺悟,一邊往前,有點無助的那種,可是不得不。
-

說來有趣,
一直以來想做的事情因為在遇到你之後,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完美時機點。
是因為你而做嗎?這個問題大概在腦海裡問自己一百萬遍了,但不是的,我並沒有因你而做,我為自己而做,在這段過程裡,我知道自己努力了,而我有了某些改變。
至少我懂得正視自己那些脆弱的部分,我也承認,因為這樣的脆弱我試圖做了好多調整,包括寫下來。 但這樣好像還不夠,我需要更加深刻的印記,提醒自己永遠都要跟自己並肩作戰,我是一個空白,只有我能決定留白處應該填補上什麼,未能填補上的,我會靜靜等待,順從逆流,臣服順流。
當你提起自己身上的刺青,那是一種不遺忘過去,帶著他們一同前行的勇氣。
於我來說,我身上的,是即使面對失衡,也能將日子過得像自己的符號。
你就像我遲遲未踩但一瞬間失重加速的油門,直接把我往前推了好幾步,我想做的事情突然不需要理由,我知道這個符號就應該存在我身上,那我為何猶豫?
那是個很有趣的過程,一邊自己默默和紋身師協調,默默地訂下日期,默默地自己前往,默默地進到工作室,躺下,針扎進皮膚的那一刻,永恆及金錢換來的,刻印在肉身上一輩子的重量,只有自己能衡量。
過程我沒有說話,一直盯著天花板上有點像葉片般的紋路,一片一片的,在屬於自己的旅程裡,這可能就是我必須體驗的歷程之一吧?我很平靜,一切很理所當然,我很理所當然的覺得,我就該是這樣子。
-

「你的圖比我想像中大耶!」
「但好看。」

你簡短地說了這一句,
沒有像我一樣巴著問你身上圖案背後的意義,你一句也沒問我,你感覺不好奇。但也沒關係,你不問我也不說,在好像很懂你但又不懂你之間,我快要無所謂了,沒關係。


「我已經在想下一個圖要放哪了。」 我說。

「一起刺滿滿!」你說。


在好像很懂你但又不懂你之間,我雖然快要無所謂了,但比起你問我為什麼要刺這個圖,你這樣的回答,更讓我覺得,我是不是也要成為一幅未完成的畫了?   ...........拿你沒辦法!
-
分類:生活

總是凌晨三點半睡覺,陷入泥沼時便沉沉慢慢地思考,投入溫熱的夜晚裡。

評論
上一篇
  • 未完成畫作
  • 下一篇
  • 藍色彼岸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