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30

分享

我學音樂的眼淚之路15



論文要繳交出去之後,
才可以開一場畢業音樂會。(規定!)
Diplom-Musiklehrerprüfung
而音樂會地點Ort日期Datum,要提早先去學校秘書處登記,妳可以自己先想好,妳想要哪個月份,甚至是幾月幾日,然後去學校登記場所的系統去詢問,妳想要的日期是否是空的?可預訂的?

((Ps.有時候,女生管樂者,會順便看一下自己月經的行事曆,因為如果真的遇到第一天來,又開音樂會,那準備....等著吃止痛劑吧.....。))
而每個人也有自己喜歡的月份,也有人喜歡早一點開音樂會(早死早超生....剩餘的學期時間就可以自由玩樂),也有人想要再多準備久一點,排在學期末在畢業考。
一切都由你決定!!!但時間要自己去敲定!
(不是等學校排畢業考時間日期給你)(當然這是我這間音樂院的規矩!,不代表全德國音樂院皆是同樣的規則。)

我!喜歡德國的夏天 不涼不熱時,溫度偏涼適中,就選了六月21日,星期三 下午一點
地點是:Brahms-Saal 布拉姆斯廳
德國 布拉姆斯 Detmold 畢業音樂會
德國 布拉姆斯 Detmold 畢業音樂會


我很喜歡那個廳,不大,但是聲音很好傳遞,很溫暖,我有把握我的單簧管聲音可以傳到最後一排去(即使我吹小聲,也可以清楚聽到)。因為評審專業教授都是坐最遠的........就是要聽妳功力夠不夠厚。

有布拉姆斯廳,是因為布拉姆斯Brahms曾在這個Detnold城市待過,住過好一陣子,他是一位德國作曲家,我最喜歡的NO.1作曲家(個人排名)。小時候聽過他和克拉拉還有舒曼的三角戀情,就覺得 布拉姆斯好可憐。高中的時候練琴時,心裡還想說如果和他同年代,我願意嫁給他...。(Sorry....小花痴戲碼上身.....XD)

要開什麼曲目呢?
有一天老師問我:妳畢業後要留在德國還是回台灣?
那時候我回答他:回台灣!(OS: 我不想再受你折磨好嗎XD)
結果沒想到,我老師開始對我投機取巧....一些大曲子他沒有教我吹......跳過很多首😭😭😭。他直接幫我選一些中上難度的中小曲子,來準備這場畢業考音樂會。

心想算了!反正我擅長小品,我可以做的很細膩,就開始選曲了。
第一首Charles Camille Saint-Saëns 聖桑: Sonatine für Klarinette und Klavier  四個樂章
第二首 Ilse Fromm-Michaels:Stimmungen eines Fauns 給單簧管的獨奏曲 三個樂章(曲介導覽是我L老師的K教授的教授=
師公👻寫的)
第三首 Florent Schmitt: Sonatine für Klavier und Flöte
(室內樂作品,呈現妳也有可以室內樂合作的能力。)
有沒有第四首 有點忘了???
反正就一場大約45-60分鐘的音樂會,沒有中場休息
器樂演奏者,不用背譜,在德國都不用,只有主修鋼琴的音樂會獨奏才要背譜。
這也是我一直無法鋼琴主修的另一個重大原因。容易忘譜,就斷在臺上了....。


第一次遇到記憶不可考了....找尋了幾天舊硬碟資料,也沒翻找到當時的曲目,不然應該是連當時的錄音是都還在的.....,舊儲備硬碟老舊USB裝置秀逗。曲目只好先斷在這邊,哪天找尋出再補上。第一次遇到記憶不可考了....找尋了幾天舊硬碟資料,也沒翻找到當時的曲目,不然應該是連當時的錄音是都還在的.....,舊儲備硬碟老舊USB裝置秀逗。曲目只好先斷在這邊,哪天找尋出再補上。

可能淺意識還是蠻受傷的,所以選擇性失憶了.....算了...

音樂會順利結束時,我聽到很多鼓掌,在德國我們豎笛班整個大班級,兩個講師,一位老教授。只要有學生要開畢業音樂會,全部單簧管學生全都要出席去聆聽!(這是基本功課!!!!!沒有為什麼,就是應該這樣,去聽聽別人怎麼詮釋然後再演奏出屬於你自己的詮釋。)
那天音樂會,我有邀請我媽來聽音樂會,好像那年剛好姐姐長笛碩士演奏文憑,畢業音樂會在四月底,我在六月底,媽媽可能來住了兩個月。

我演奏完畢後,四位評審老師(K老教授是主審)會去開會,討論今天要給你的畢業分數是多少~。然後 德國的畢業分數不是台灣的這種1-100分,
而是有點像視力檢查(亂形容)最高分是1.0(對!,一點零),為什麼小數點有一位呢?因為也有1.1 1.2 1.3在繼續2.0一直到5(當掉)。
1.0  sehrgut (非常好)
2.0  gut (好)
3.0  befriedigend (令人滿意)
4.0  ausreichend (足夠)
5.0  mangelhaft (有缺陷)
6.0  ungenügend (不足)
有沒有比1 第一名畢業的另外殊榮,有!!!!!1.0+
一點零加plus+
有沒有大學長姐拿到這個分數!!!有!!!!!最少遇過三至四枚以上。

最後我拿到的是1.5, 我已經很感謝了,謝謝評審的沒有刁難~
因為音樂太主觀!它從來就不是客觀,所以讓我很不喜歡。

我媽 竟然就像那個 台劇:俗女養成記的媽媽一樣。
在評審們出來發表成績以後,我媽竟然走上前去要和那個老教授握手,而我媽已經主動講德文:謝謝你們 Vielen Dank!
當下我真正的OS:道謝什麼啊,帶給我那麼極大的痛苦,是你們這兩位老師耶!
我當然可以(言不由衷的和你們道謝,當我自己心裡清楚...這所有的一切...我是怎麼走來的。)

結果沒想到 我媽的簡短德語慣用語,竟然讓那個尖酸刻薄的老教授,開始突然語重心長地開金口:
他說:她從這麼低的Level現在提升到這個高度的水準(他用比的),然後他說,她真的進步很多,希望未來我回台灣工作後,能再把學生送到母校來就讀音樂系。

當下我是這樣的:。。。。。。。。。。。。
懷疑自己的耳朵有沒有聽錯,他從來不誇獎我!!!!!
他曾表明過宣言:我絕對不會教導妳,妳自己有空來旁聽我的課,自己學習。
聽完後,有很感動嗎?還好!茫茫然,我只覺得我媽很厲害,兩句非常謝謝Vielen Dank的德語,突破那個老教授對我的心房。
OS:根本就是怕大人對吧!沒想過我媽會來聽音樂會吧!更沒想過我媽會一點德語。
再不給我畢業的話,真的無良無情的是你們。只因為我呈現的音樂不是屬於你們的菜!
這就是音樂世界殘酷的地方,不是你有多努力,就可以被認可。也有人不用這麼努力,隨便彈,因為天賦高,大家就努力地鼓掌叫好。
適性發展是多麼的重要!!!!!
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會在小學時,就決定不要唸音樂班,我就是唸普通班的材料。
你們真的不知道,我多麼會讀書,閱讀,知識的理解。
音樂聽聽開心就好,何必一定要會演奏呢?
三姊妹為何一定要走一樣的道路......

音樂會結束的那天,我很平靜.......,因為我才完成畢業的內容66%進度而已,我拿到文憑了嗎?並沒有。還有一年的實習和現場全德語試教兩場個別課(30分鐘和45分鐘)+教案兩份,及15分鐘的論文提問,和簡單口頭報告15分鐘介紹單簧管的歷史。
最後會有個成績出來。是我唸的教學法教育章程的項目成績。

那天心裡面很peace地告訴自己.....我終於可以封笛了。終於可以暫時不用再練習單簧管樂器了。算完成某部分。

那天很開心的對天空照了一張相。傍晚的雲彩。
感謝我可以有機會邁向真正畢業的方向了。
魔王關卡我終於打完,我在K教授的眼皮底下,拿到畢業分數。

而插曲的是,竟然有一位教授是助攻者,S長腳先生,他是oboe班的教授,他也是唯一四個評審裡面,他不是吹單簧管的,他給我的音樂評價是,很細膩很溫暖,她處理音樂處理的很好。結果讓其他三位單簧管老師全部傻眼,一個外人竟然對我如此高評價。
然後才讓他們重新看看,我那天音樂會實力的表現。
而那位助攻教授,在我畢業的那年也同時被挖角到台灣的長榮職業管絃樂團任聘指揮。
但現在S先生指揮還在台灣,而為什麼他的一番話,能打動其他三位單簧管老師呢!
是因為這位S教授先生,在年輕的時候拿過ARD Oboe大賽的獎。
ARD音樂國際大賽,是類似奧運會,四年才舉辦一次,而且每年輪流比賽的項目。在歐洲這個比賽指標是最高標。大型比賽。

故事未完,但快接近尾章。
感謝閱讀的人,收了這麼一篇落落長,歹戲拖棚的真實人生故事。
音樂真的很殘酷,偏見就是偏見,永遠的主觀,永遠不會的客觀。人的問題!
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菜,但菜不是你喜歡的時候,也別這麼厭惡嗎?它也是有機會是屬於別人的天菜。


德國 布拉姆斯 Detmold 畢業音樂會
#德國  #布拉姆斯  #Detmold  #畢業音樂會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久違的外食午餐文
  • 下一篇
  • 易經德文版 I Ging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