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空洞的十字架>>

東野圭吾 空洞的十字架

<<空洞的十字架>>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王蘊潔

「愛女被殺害的道正與小夜子夫妻在兇手被宣判死刑後,感到人生失去目標。
即使兇手伏法,女兒也無法再度復活的痛苦,終使道正與小夜子分手。
某日,道正接到刑警致電,帶來令人震驚的消息---小夜子被殺了。
雖然不久後兇手自首,但道正卻在小夜子的遺物中有所發現,她的死因似乎並不單純‧‧‧‧‧‧
如果你的家人被殘酷地奪走生命,你希望該如何處置犯人?
如果犯人並未把死刑視為懲罰,至死仍未反省,死刑又有何作用?」

「所謂『罪』與『罰』究竟本質為何?
是讓犯人聽到自己的死刑宣判而感到解脫?
還是,讓他重返自由社會,但用盡一生贖罪?」
﹪﹪﹪﹪﹪﹪﹪﹪﹪﹪﹪﹪
猶記得自己曾在高中的週記本裡,探討過類似這樣的問題:
我問自己如果兇手殺害了我"最親愛的人",但後來真心悔過,我會原諒他嗎?
(當時我真的無法假設身邊的任何一個人死亡,只能用"最親愛的人"來替代。)
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只因為我當時堅信人性本善,會殺人的人肯定是被撒旦給附身了,
一旦撒旦離開了,我恨那個"人"有甚麼意義?
那時想法真的很單純,自問自簡答,結束。
長大後,不能說想法完全改變了,只是不會再如此單一直線,
而是開始以放射性、多角度切入的思考模式,去延伸探討問題。

我曾表達過我無法理解"廢死團"的心態,
也確實帶著情緒批判 (因為當時看到令人憤怒難過的社會慘案),
看完了這本書,
我再度試著回顧當時寫的字句,雖然還是覺得立場不變(還是無法贊成廢死)
但我覺得我開始可以先緩下情緒,去思考他們所謂"廢死的主張"背後的意義。
老實說我當時也不是一昧的反對,
只是聽聽他們說的理由有多荒謬可笑!?人權?冤獄?
說真的,要聽那些莫名其妙的主張,
還不如翻翻東野圭吾這本書,
一個故事,
我終於懂了"為何有人想要廢死"?

因為不是所有的兇手都害怕死刑,甚至還有人為了"赴死"而故意犯下罪刑,他們視死刑為解脫而非懲罰;
也有像故事裡的情形,兇手為了自己犯下的罪一輩子良心不安,用贖罪的心在回對這個世界甚至挽救更多生命,
前者雖受到審判,但毫無悔意,背負的不過是空洞的十字架;
後者雖躲過審判,卻很明顯他的背上反而駝著沉重的十字架。

聽起來,死刑審判確實沒有意義。
但話說回來,兇手的心理狀態對受害者遺族來說,重要嗎?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不管兇手懺悔與否,都無法挽救任何悲劇。

但我總認為死刑的存在並不是真的要去追究責任,
而是要去避免有更多的悲劇發生。
這世上本來就沒有「完美的審判」,
一切都是自由心證,在"有限的證詞與證據下,盡量去還原事實",
但誰能保證一定就是100%的真相?
有時就因為那麼一個關鍵事證,審判結果就有180度的大翻轉,
在這樣原則追究下的責任,誰敢說沒有瑕疵?
但我們能因為無法避免瑕疵就不立法了嗎?
【死刑】與【廢死】,何者能避免更多社會憾事?
或許大家心裡都自有一把尺,
只是容不得我們付出社會代價去實測。

東野圭吾的小說真的不會讓人失望,
我已慢慢習慣我永遠猜不到他的故事發展(笑~)
#這書名取得真好!
=================
打完AZ早已過了30個小時,
適應良好的我已是被疫苗證明的老人XD

從一開始就不擔心,
不是自信一定不會有不適症狀,我自信的是我的忍受力,
只要給我休假外加一張床,
我不怕任何痛苦侵襲,我甚至連止痛藥都沒有準備~

「不管是甚麼,來吧!我準備好了!」



這人到底有甚麼毛病?
#東野圭吾  #空洞的十字架 
分類:藝文

一縷沒有形狀的靈魂四處胡亂飄泊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