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傑傭-管家x少爺1

第五人格衍生bl,本人只萌角色設定,拒遊戲
@@@
奈布是薩貝達家族的小少爺。
「我不需要人服侍。」
一早,來自傭人的消息令奈布蹙起好看的眉,拒絕道。
「可是少爺⋯⋯這是皇室送來的禮物。」
言下之意,不得拒絕。
奈布沈默了會兒,最終咬咬牙,低聲咒罵了一句。
「別讓我見到他!」
###
「你是誰?我怎麼沒見過你?」奈布打開車門坐進後座後,才發現今日的司機面生得很。
「回少爺,我是新應徵的司機。」
華麗的英國花式腔調令奈布有些不適應,他抬眼從後照鏡覷著發動汽車的人,卻只看見蒼白的下巴和有些殷紅的唇。
「前一位司機呢?」
奈布再次撇了眼後照鏡中的新司機,發現對方似乎因為心情好而唇角上揚了幾分,輕抿的唇因為稍微用了點力度顯得更加豔麗。
奈布聽著那句「回少爺」,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對方似乎將這三個字咬重了些,而且還用著似情人般呢喃的語調。
嘖。
「到市中心去。」
「遵命,少爺。」
聽到對方再次用著這種語調,奈布不由得感到煩躁。
哼!花裡胡哨!
汽車飛速的在街道奔馳著,不一會兒便抵達了市中心處,停駐在高級會所前。
奈布是踩著點到宴會之中的,他實在是不太喜歡這種充滿奢靡風氣的地方,尤其是通常到這種地方來的都是虛偽卻又掛著文質彬彬面具的貴族們。
可他的身份卻又無法拒絕這樣的場所,被其他貴族視為異類可不是個好現象,起碼他還是必須得維持表面上必要的交際應酬。
「晚上好啊,薩貝達先生。」
耳邊響起低沉的聲音,奈布第一時間便反應過來跟他打招呼的是誰。
「日安,坎貝爾先生。」
帶著誇張舞會面具的諾頓順手從侍者手裡取過一杯酒,並將酒杯推到奈布身前。
「紅粉佳人,我請你。」
「⋯⋯。」是他的錯覺嗎?為什麼他覺得他在調戲他?
「不喜歡?」
「只是覺得這杯酒比較適合優雅的女士。」
「那什麼樣的酒適合你呢?」
奈布瞬間腦海裡閃過了黑與白交相衝擊視覺的畫面。
純黑色的禮服,蒼白修長的指尖,以及⋯⋯豔麗的紅唇。
「⋯⋯天使之吻。」奈布小聲的道。
「什麼?」
「沒什麼。」
一想到那位給人留下極強烈視覺印象的人,奈布就覺得心裡一股煩躁。
簡直就跟他這個人說話一樣!
他隨手一抬一飲,粉色調的飲品便見了底,內心的煩躁也跟著被澆了個了無痕跡。
「謝謝你的酒,坎貝爾先生。」奈布起身將空了的酒杯推回去,禮節周到的道聲謝,接著便轉身離去。
對奈布而言,露了面、喝了酒、道了謝,便全了一次聚會的禮數,還以一個完美早退的交際應酬,得到了一次的全身而退。
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以往的全身而退在這次失去了作用,慘遭了滑鐵盧。
並且,還有一直滑下去的趨勢。
火熱的感受自身體深處開始燃起,奈布喘息著將領口微微鬆開,卻全然無法緩解這種滾燙的感覺。
實在是太不對勁了。
眼前的影像開始變得層層疊疊,就連吐出的氣息也似乎要將整個人灼燒起來。
怎麼回事?難道是那杯酒——?!
不,他在想什麼?
耳邊似乎迴盪起凌亂的腳步聲,一雙溫涼的雙手從身後攬住腰部,把他禁錮。
奈布聽不清身後的人貼在自己耳際說了些什麼,他全身的感知似乎全湧到了身前冷熱交疊的地方,令他情不自禁的想觸碰到更多⋯⋯。
他掙扎著將自己與身後的人推搡開來,踉蹌的向前多走了幾步,卻又跌進了另一個冰冷的懷抱。
奈布睜開已經開始變得迷茫的雙眼,想看清擁住自己的人究竟是誰,但模糊不清的雙眼中只倒映出純粹的黑、蒼冷的白及一抹殷紅色。
他恍然想起身前的這個可不是「誰」,而是他有點饞的「天使之吻」。
於是他貼了上去,連舔帶吸的,沒想到入嘴的味道還挺甜。
這令他想品嚐更多。
但眼前的景色晃的他更加暈眩,奈布有些不耐,張嘴便咬了上去,隨即晃動的白色身影便不再動彈了。
幾串模糊不清的音節在耳畔響起,奈布不悅的皺起眉,一把捉住這杯「天使之吻」,咒罵道:「少囉嗦!」
這句話就像瞬間點燃了乾燥的稻草,火勢熊熊燃起,一發不可收拾。
當冰冷的柔軟印在自己身上時,奈布有些發懵,但卻因為自身火熱的體溫而越發覺得這份冰涼舒適。
發燙的身軀被抱起,隨後放上一片軟綿舒適的雲朵裡,而冰涼的「天使之吻」覆了上來,溫柔繾綣的托著他。
敏感地帶被照顧著,奈布不禁發出呻吟,想捲曲身體退縮。
然而卻好似有人強硬的將他制住,無法動彈,只能被迫隨之起伏。
最終,天使將吻落在唇上,並將他帶往天堂。
###
當薩貝達家的小少爺睜開眼時,他彷彿覺得自己在做一場荒誕的夢。
於是他閉上眼再睜開,卻發現周遭的一切並沒有任何改變。
他甚至用力擰了下自己的大腿,疼到眼角泛起淚花,卻發現一切依然沒變,這時他才愕然的發現原來現在他看到的一切便是事實。
不、等等,這都發生了些什麼?
凌亂的床鋪、陌生的房間、以及一絲不掛的自己和旁邊躺著的赤裸男人?!
甚至⋯⋯他甚至還覺得自己腰部以下酸軟不已,難以啟齒的部位還有些脹痛⋯⋯。
所以他這是酒後亂性,把自己給亂成了下面的?
而與他躺在一張床上的人似乎有些眼熟,奈布想了一下,才將斷斷續續的記憶給連結起來,認出眼前的人是個昨天才見了第一面,並且被他嫌棄的新任司機。
「事情的起因是昨晚我看見少爺被人給糾纏住,於是便上前幫忙解圍,卻沒想到少爺突然緊抓著我,對我⋯⋯。」
⋯⋯他該慶幸現在身旁躺著的至少不是宴會上的哪個皇家貴族,而是個各方面都毫無關係的司機先生?
但事情究竟是怎麼發展成這個樣子的?
話語欲言又止,後續引人遐想。
醒來的司機先生泫然欲泣的哽咽敘述,表情無限委屈。
奈布愣住了。
他第一個想法是他居然隨口說出了心裡的話。
他第二個想法是,他該不會是昨天霸王硬上弓,把人給睡⋯⋯不對,是強迫人把他給睡了?!
這是什麼奇葩的操作?
不對不對、明明他才是被上的那個,為什麼他一個把人給上了的要表現的這麼委屈?!
好歹他還是個貴族,各方面對方都佔盡了便宜,還有什麼好委屈的?
也許是奈布的表情太過複雜及懷疑,司機先生立即當機立斷的說道了下去。
「您昨夜將我推上床鋪之後,欺身上來騎在我身上,然後⋯⋯」
「打住!」
奈布聽不下去了,打斷似乎要開口說出什麼驚人橋段的司機先生。
看著幾乎要潸然淚下的司機先生,奈布頭疼不已,這個情況究竟該怎麼辦?過往讀過的書中沒有教啊!
於是奈布只能努力的回想著有什麼解決之法能破解這個尷尬的局面,但腦子裡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的,似乎只有那些紈絝的貴族子弟縱情聲色時,對滿意的情人給出一些金錢或權力的幫助,以等價交換這場⋯⋯皮肉交易?
奈布被自己的想法給雷的不清,可眼下似乎沒有比物質上的滿足更好的彌補方式。
於是他結結巴巴的開了口:
「你⋯⋯你有什麼要求嗎?只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基、基本上可以滿足你。」
對方顯然沒有想到奈布會說出這樣的話,先是一愣,接著眼眶泛紅。
「您這是在打發我嗎?」
「不是!你誤會了!我只是想補償我昨晚的失禮!」
司機先生先是沈默了一瞬,接著便垂下眼睫道:
「⋯⋯如果您真的想補償,那請讓我留下,留在這個薩貝達家族的宅邸中。」低沉微啞的聲音帶著一絲卑微與懇求,「請您別拋棄我。」
「不,怎麼會呢?除非你自己想離開,不然薩貝達家族的大門永遠會為你敞開。」
話音剛落下,司機先生便像是不敢置信的睜大了雙眼,隨即破涕為笑,嘴角微抿,這讓一開始便處於混亂狀態的奈布在此刻才意識到,原來這位司機先生有著一副俊美無儔的面容。
尤其在笑起來的時候顯得尤為完美,像是上帝最精美的雕塑作品。
「我似乎還沒過問你的名字。」
奈布漲紅著臉,覺得有些汗顏,對於這個已經有過肉體上交流的英俊對象,他卻到現在連對方的名字都還不得而知。
對於奈布的話感到意外的司機先生,隨後用華麗的英式腔調吐出彷彿歌頌般的語句來回答。
「傑克。傑克.里佩爾。」
@@@
大概就是奈布小少爺跟完美管家傑克的故事
但因為傑克是個基因改造人,所以沒有感情。
但特麼的這兩人還是談出了個愛的⋯⋯火苗吧(?
#第五人格  #傑克  #奈布  #傑傭 
分類:藝文

熱衷畫圖的鹹魚一枚,期望自己成為勤奮的人類,然而這只是個期望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