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寶物-比真正的親人更像親人

儘管我們並非血親,儘管我們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你仍然是我最珍貴的寶物。
--景蝶
@@@
年末了。
孫尊亞收拾了桌案上的文件資料,並將之依照順序排放,卻不小心在整理的時候碰倒了旁邊的書畫,瞬間嘩啦啦的灑了一地。
「啊!真是!」
他蹲下身將書畫一張張的撿起來堆疊放置,直到瞥見一個熟悉的名字而停頓。
飄逸飛揚的兩個字印在畫上,僅兩個字卻力透紙背,卻因為紙張有些陳舊而顯得脆弱不堪。
景蝶。
尾字還極富個人特色的拉長上揚。
孫尊亞看著這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內心卻反覆咀嚼出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兒。
捏著這張陳舊的書畫,他猶豫了許久,才準備將畫攤開。
原先他以為這張書畫畫的會是對方一直無法忘懷的人事物,好比說鼎門景氏的大家院落,亦或是她那已無法再見的家人們。
畢竟在他年幼的時候曾經目睹過她珍藏著眾多這樣的書畫。
可那些書畫早就隨著當年她離開的時候一起焚毀了,都是他親自收拾的,那時的火苗竄上紙張,逐漸侵蝕開來,燃燒起來的火焰熱烈,就好像曾經的她一樣。
這張是漏掉了嗎?孫尊亞有些疑惑。
直到畫紙徹底被攤開,整張畫面被映入眼簾,孫尊亞才發現,這張畫上畫的完全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畫上寥寥幾筆的墨色,勾勒出的是一個孩童在院落裡練劍的樣子。
這張畫畫的是從前的他。
孫尊亞看著畫,呆楞了許久,他以為當年的事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卻沒想到如今回想起來倒是歷歷在目。
耳邊彷彿又響起了清脆嘹亮有活力的聲音。
「我會將我最寶貴的東西畫在畫上。」
她背對著夕陽,似乎散發著光芒。
黑色的髮絲被風吹散,景蝶燦爛的笑著,笑容驕陽似火。
「所以在畫上的,都是我的寶物。」
#原創  #短篇  #親情 
分類:藝文

熱衷畫圖的鹹魚一枚,期望自己成為勤奮的人類,然而這只是個期望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