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菜鳥導演戰鬥營

2016/08/24 聯合報繽紛版刊登
文章描述的真實作品,有興趣可以先看過影像再搭配文字會更有想像喔!!

小導演 素人演員 電視電影 幕後 聯合報

插畫/黃鼻子

多數人的電影夢,都是從夢想成為一個導演開始的。有緣實際入行後,也許是粥多僧少的殘酷,或是理解了現實的嚴苛,多數人選擇了其他的職位出發。他們默默耕耘,但心底依舊沒有遺忘那個初衷,仍盼望某天能拍出屬於自己的電影。
入行時間不是很長的我,那時主要的工作是編劇,也兼任很多職位累積經驗。直到那天,某個常合作的導演突然打給我,劈頭就問我想不想自己當導演,接拍一部電視電影,就此展開一場,為期超過半年的菜鳥導演戰鬥營。
第一個讓我頭疼的問題很快來到,因為是客家電視台委製,希望盡可能地採取客語發音。但當時的我卻一句也聽不懂,要知道對導演來說,聽不懂演員的對白就像是自斷一手,對於表演的解讀也會大打折扣。
幸好當時的團隊很年輕也很正面思考,因為拍攝場景很南洋風,配上客語發音就飄出了濃濃的異國風情,某個工作人員便開玩笑說,感覺好像跑去泰國拍片喔。說也奇妙,這麼一想,突然就沒那麼介意了,後來索性將對白的問題都交給語言指導協助。話說回來,也不該陷在這裡,要解決的問題還一大堆呢。
因為製作預算不是很高,我們的主要場景又選在台灣南部有點偏僻的地方,光是劇組二十幾個人的住宿需求,就讓製片組傷透了腦筋,他們幾乎問遍了附近所有的民宿,卻始終沒有符合預算的選項。後來還是製片突發奇想,問到一家願意協助我們的寺廟,才讓我們用較低的費用住進他們的香客大樓。
只是每天早上五點不到,正殿就會響起低沉而綿密的晨鐘,肅穆而規律地喚醒我們起床拍片。
因為熟悉客家話的演員不多,又有腔調的區別,我們決定從當地徵選大量的「素人」演員,包括戲份最重的三個國小男生。對戲劇稍有研究的可能聽過,「小孩」與「動物」幾乎是大部分導演會盡量避免的選擇,更何況這三個小孩還是這部戲的主角,更是沒有演戲經驗的素人。後來,這也成了這部片躲也躲不掉的大魔王,讓我這個菜鳥導演吃足了苦頭。
當時的我,真的是憑著一股菜鳥導演的熱血硬幹,不但自己寫劇本、協調製作,盡力將所有細節做好做滿。甚至不計代價地幫三個小孩做魔鬼訓練,只希望能讓他們的表演再好一點,一點點都好...... 現在回想起來,他們能撐過那十幾天的連續拍攝,真的已經很不容易,雖然期間發生的大小災難,族繁不及備載......
還記得拍到後半段時,小孩的耐性可能也被磨得差不多了,某天因為很小的爭執,他們就吵了起來。那天晚上偏偏又要拍三人間的友情戲,大量的NG讓現場氣氛越來越緊繃,拍攝時間也越拖越長。好不容易收工回到廟裡,已經超過晚上11點,所有人其實都累壞了。
正當我走進浴室,打開蓮蓬頭想要好好洗個澡,卻突然聽到走廊傳來急促的奔跑聲,伴隨著其中一個小男孩的激動咆哮...... 助理導演走進浴室告訴我,三個小孩好像鬧翻了,我不發一語地繼續埋頭洗澡。
洗完澡回到房間,只見那個剛剛失控的小男孩,就坐在我的床邊,似乎在等我回來。我沒有多說什麼,默默地整理著明天要用的劇本,直到他主動開口,跟我說起剛剛發生的事情...... 他也知道是自己不對,但他就是拉不下臉道歉,我聽完後嘆了一口氣,要他跟著我走回三個小孩住的房間。
其實小孩子真的還是相對單純坦率,當我拉著他們圍成一個圈圈時,他們很快就原諒了彼此。我輕聲地說了些話鼓勵他們,希望他們能繼續堅持下去,其中一個小孩甚至掉下眼淚。互相說出真心話後,三個小孩很快就恢復了友情與凝聚力。
好不容易把他們哄睡,都已經快深夜一點了,但我還是跟工作人員借了摩托車,騎去附近的小七,想在睡前放空一下。沒想到走進便利商店,卻發現幾個製片組的夥伴,還在裡面確認隔天的流程。他們看到我,笑著問我:「導演,還不休息啊?」我笑了笑,回說你們還不是,明天還要拍呢。
幾個小時後,寺廟的晨鐘就會敲響,接著,又是一天的開始。

#小導演  #素人演員  #電視電影  #幕後  #聯合報 
分類:影劇

文字與影像工作者,兩個男孩的爸爸, 喜歡聽人分享故事,然後用自己的方式說給更多人聽。 文字作品曾獲海洋文學獎、台中文學獎、電影優良劇本入圍等。 影像作品曾入圍電視金鐘獎、台北電影節、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等影展。

評論
上一篇
  • 我的第一志願
  • 下一篇
  • 鄰居時鐘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