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等待6年,終於拋下的黑色彩帶(一)

HBL 泰山高中 籃球

103學年度HBL,我第一次全權負責整季的採訪工作,就遇上泰山高中那齣「名動天下」的失敗悲情戲,那時綠色彩帶撒下的情景,我仍然歷歷在目。

所以其實每一間挑戰HBL的學校,不論男女子組,都有講不完的精彩故事,或者苦澀或者美好的回憶,因為我來自泰山高中,就特別專注在這一隊。
雖然新學年的賽季已經快開始,才在寫上一屆冠軍的事情有點晚,但也多了很多時間,慢慢沈澱,發表感想,好好聊聊我自己對於泰山奪冠的感想。
103學年度HBL,我記得是2014年底,我剛換新東家,前東家的籃球線同事兩大賽事抓很緊,也沒什麼代班機會,我也樂得輕鬆,專心寫綜合運動,雖然那沒什麼點閱率,但是那段期間,龐雜而大量寫著各式各樣的運動新聞,也成為一個難得的歷練。
而沒有想到,換了一家報社後,這一跑就是7季HBL,大約是6到7年,本來我在去年,就要逐漸脫離記者身份,因為疫情打亂生涯規劃,有趣的是,如果我真的離開這圈子,我在第一次整季跑HBL,跟最後一次跑HBL,都見證到泰山最重要的時刻。
我在網誌第一篇文章提過,我是跆拳道逃兵,而我念的就是泰山體育班,當年籃球隊是恢復招生第二年,現任總教練廖文彬小我幾屆,所以有很多回憶我們沒有一起經歷過,但是都重疊,也因為這樣,阿彬也很願意在大家面前喊我學長,這點我很感謝他。
泰山103學年度因為有9個高三生,平均身高夠高,加上身手都不錯,迎來收成年,而他們也從資格賽起,就一路贏球贏到進入小巨蛋。
但整季唯一一場敗仗,就是冠軍戰,被松山給逆轉,當時松山有超級新人高國豪,幾乎是憑一己之力逆轉泰山,而且綠色神盾還有許軒瑜、孫思堯、丁聖儒等好手。
而高國豪在校三年,幾乎從那高一開始,為HBL帶來三年多的榮景,甚至在他畢業後一年多,HBL的熱度還算是在吃他的老本。
回到泰山,被逆轉那一刻,我心也涼了一節,當我看著計分板上泰山從領先變成落後,就知道很難追了,這戲碼在學生籃球上演過太多次,只要氣勢上來,怎麼打怎麼順,被超前的球隊,怎麼打怎麼不順手。
然後隨著槍響,峻庭把球往地上一砸,松山的綠色彩帶也越過記者席的頭頂緩緩落下,我第一個完整採訪的HBL賽季,就在這驚訝的情況下結束了。
雖然記者最好不要有「母校情結」(因為母校情結寫稿鬧出大笑話的同業不是沒有!),但我心情仍然受影響,可是工作還要完成,勝隊敗隊都要採訪。
記得敲開泰山休息室的時候,他們圍成一大圈,沒有球員,只有教練團與相關人員,阿彬走過來,應答一如既往地輕鬆、得體,但少了開玩笑的口吻,還有勉強擠出來的笑容。
我知道他要等回家才會完全崩潰,後來聽球員說,雖然冠軍戰後,他們隔天就恢復練球,但阿彬並沒有參與訓練,因為心情很難平復。
工作結束回家後我也在臉書發了張圖,簡單表達我的心情,就是底下這張
HBL 泰山高中 籃球
冠軍戰的隔天,阿彬傳來訊息,感謝我一直支持泰山,並表示:「我們一定會重頭再起的!」
沒有想到,從那一刻到泰山終於登頂,歷經了6年,中間那幾年,不是沒有機會再闖小巨蛋,尤其之後迎來天賦極佳的台英混血譚傑龍,但很可惜,傑龍高三那年最有機會進四強,但在八強被擋了下來,關鍵一戰還在雙位數領先下被南山逆轉。
學生籃球就是這樣,再菜的球員終究會成熟,再強的球員終究要畢業,這6年我心境也變得不同,因為在103學年度賽季結束後,我意識到我有點太投入,有時候分不清自己記者或校友身份。
再這樣下去,我會跟那個母校情結太嚴重,寫稿常鬧笑話的傢伙一樣,開始很刻意降低寫泰山的次數,而且HBL隊伍這麼多,其實只要每隊寫一點,就非常平均了,這不難做到。
然後我再透露一件事,別家報社我不知道,我當時服務的單位,在高國豪風靡HBL那幾年,松山與三民家商的點閱率是最高的,三民是老牌勁旅,也是很早就擁有大批非校友或在校生球迷的隊伍,加上教練謝玉娟的個人魅力,所以點閱率一直是南三民、北松山,兩隊的教練個性成極端對比,我也稱兩人為「南天使、北魔鬼」;因此寫稿多一點比例在這兩支隊伍,我也能省去被貼標籤的麻煩。
HBL 泰山高中 籃球

譚傑龍高一才開始打籃球,用了三年的時間,追上HBL的腳步。

其實「後譚傑龍時代」泰山很快就重整旗鼓,打出自己的競爭力,但是其他學校也強,這是不容懷疑的事實,再加上高中籃球的不確定性,強隊被中下游球隊翻掉的例子比比皆是,我不太敢過於樂觀,也不像上次爭冠那樣,幾乎每一場都在臉書發表心情。
說我假掰也好,就在我「刻意」平衡報導泰山幾年,108學年度是很讓我意外的一屆,該怎麼說呢,直到八強最後一場比賽結束,我才意識到「啊!泰山要爭冠了!」
不過那一年能仁家商很恐怖,還有個當屆最出色的游艾喆,加上身高不到190,卻兇得跟200公分長人一樣的史魯齊,更別提鋒線群那票可怕的射手。
不出意外,泰山在冠軍賽沒有演出驚奇,被能仁壓著打,但阿彬這次很輕鬆,球員們也沒有太難過,因為他們都知道,真正的爭冠之路在109學年度,進決賽阿彬自己都意外。
不誇張地形容,當年輸給能仁,只有彭柏樺在哭,當時他沒好氣地說:「他們還有一年,只有我高三畢業啊!」
(待續)
HBL 泰山高中 籃球

史魯齊是很兇悍的矮中鋒,還很靈活!

#HBL  #泰山高中  #籃球 
分類:運動

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與一些糟糕事,我在2020年結束在報社的體育記者工作,雖然未完全脫離,但已經不是我的主頁,一些沒有發表的專題,我想用回憶的形式紀錄下來,為那些與我有良好互動的選手們,為我們一起經歷過的賽會點點滴滴做一個紀錄。

評論
上一篇
  • 南拳阿貴(完)
  • 下一篇
  • 等待6年,終於拋下的黑色彩帶(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