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選者十二~十五章

第十二章 
"果然是神器碎片,雖然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但是也太碎了"悟頭上三條線的說,看到貓娘的瞬間,悟就感覺到一陣奇特的聯繫感,現在證實了他的感覺無誤,不過,這個碎片也太過小,這讓他有了不好的預感
"孩子,你的速度真快,我原本預計你能取到碎片的時間會是在一百年內"創世神的聲音依舊有著無力的疲倦感,但是似乎精神了一些
"一百年...神,你似乎不太清除人類的時間觀念"悟頭上畫下三條線
"毋需多慮,依照我世界的規則,越強者,壽命越長,依照你現在的實力,活上兩百年沒問題,而且隨著碎片的搜索越多,碎片之間的共鳴會越發強大,只要搜索超過三分之一,吾便能以神器的共鳴,喚回其餘的碎片"創世神說
"那就好"悟鬆了口氣,真的要他一百年搜索一片碎片,他搞不好會直接放棄
"不過孩子,現在事情似乎有了些許變化,我在碎片的記憶中發現五百萬年前,似乎有我的世界中的生靈獲得,進而出現了一些自稱為神明的存在,現在,大部分的碎片似乎都出現在那些神明的神國之中...不過好處是,那些碎片的位置顯然不需要找尋了,只要找到神明即可"創世神的語氣中有了一絲很有趣的意思,顯然,對於自身神器碎片催生出的一票神靈很感興趣
"神,我很困擾的,關於那些神明的出現,智慧之書上並沒有記載,顯然是神器的力量屏蔽了智慧之書的紀錄,不過一般的紀載還是有的,最後一次的神降已經是五十萬年前的事情,我要取哪裡找到他們的神國?就算找到了,我憑什麼去索要"悟皺眉問到,那些藉由神器碎片成神的神明不可能因為他的幾句話放棄自己力量的根源
"這個你不用擔心,有著碎片的力量作為引子,我會賦予你神術,以後只要有神器碎片出現在你面前你就可以直接進行呼喚,甚至藉由神器的力量進行鎮壓"創世神說完,一道光團憑空出現融入悟的胸口
"是嗎?算了,反正現在也不太可能馬上遇到"悟有些苦惱的揉了揉額頭,決定先將這個問題擱置
"今天先到這裡吧,原本我還很擔心你能不能習慣這個世界的生活,但是看來你過得不錯"創世神的聲音似乎又疲倦了起來,顯然,這枚碎片僅能激活他一絲絲的力量
"魔法很有趣,煉金術也很有趣,我最近也遇到有趣的人,老實說,我很感謝你把我帶來這個世界"悟聞言露出微笑,看著雙手,感激的說
前世他做為一個科研狗,生活並沒有目標,隨波逐流的他也並不是十分聰明的那種人,能成為研究生也僅僅是因為運氣不錯,他加上有耐心,來到這個世界,他先是碰上了有趣的魔法,又碰上了更有趣的煉金術
從來沒有過這種可以為之燃燒生命下去研究的事物的熱情感,是他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麻木的靈魂活絡了起來,同時,也從來沒有過的更期待自己的未來生活
"這樣啊...太好了,那麼,請繼續在我的世界中享受你新的生活吧"
創世神的聲音在悟的耳邊迴盪,眼中光亮的世界漸漸淡去,映入眼簾的是貓娘的身影,悟仍舊維持著方才蹲著的動作,手中也握著那個項鍊,一切彷彿什麼也沒發生
"悟!你在哪裡?"百合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
"......我在這,Cut of  metal"悟的嘴角上鉤,露出淺淺的微笑,接著大聲的喊道,同時打了個響指,使用切斷金屬的魔法,貓娘的腳鐐頓時斷裂
接著,聽到了悟的聲音,幾金屬魔偶和百合幾個人從遠處跑了過來,映入他們眼中的是一票暈倒在地上的捕奴隊
"什麼嘛,看來根本沒有我們出場的機會啊"梵斯無奈地說
"雖然早有預感,不過...悟,你真的很厲害啊"蒂娜感嘆地說
"等等...這個標記...是野豬的高級印記"梵亞走向前,檢查了一下昏厥的捕奴隊,突然臉色一變,驚訝地說
"什麼?!"百合等人全露出驚訝的表情
"怎麼了嗎 ?這些人的身分有問題嗎?"悟好奇的問,倒不是怕惹了什麼人,以他的實力,就算是殺了王子,只要沒有確切證據,一個成熟的政治家,不管是國王還是貴族都只會當作沒看到,他只是單純的好奇這群捕奴者的身分
"野豬是鄰國夏達最大的販售奴隸的組織,他們擁有夏達官方的支持,在夏達勢力很大,但是在我國應該並沒有擁有什麼勢力,能有一支高級印記的部隊在魔獸森林...百合?"梵亞一邊做出了解釋,一邊再次仔細檢查,最後確認後他看向了百合
"我回去會進行回報"百合點點頭
"高級印記是野豬的捕奴部隊中最強大的部隊等級,據說裡面還有著擁有能夠使用鬥氣(5)的戰士,幸好這支部隊裡面沒有..."梵亞看悟一臉茫然,於是又做出了介紹,不過話沒說完就被悟打斷了
"鬥氣戰士(5)?他在那裏喔"悟指著把巨坑填起來的巨石說到
"?"
"!?"
"!!!"
眾人的表情十分精采,先是疑惑,接著疑惑中夾帶著似懂非懂的震驚,接著臉上出現震驚的表情
"需要我把它拿出來嗎?雖然應該被石頭壓成醬了"悟指著說到
"鬥氣(5)...算了,可以麻煩你嗎?因為有這種等級的鬥士進入我國卻沒有進行登記,這是一件很麻煩的行為"百合呼出一口氣,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放棄詢問,無奈的說
"沒問題,clear rock"悟再次打了個響指,將魔法取消魔法
被悟召喚出的巨大的岩石頓時消失,眾人上前往巨坑看下去,臉色都難看了起來,雖然他們都殺過人,但是還真沒看過死得這麼慘的
"真的變成醬了,可以取出身上的飾品或是特別的東西嗎?"索爾身為近戰的劍士心理素質顯然強很多,看了一會,指著巨坑底下的一個反光物品對悟說,聽到醬,原本還能忍住的百合和蒂娜頓時摀著嘴退到一旁,梵亞和梵斯倒是還行,也幫忙找著
"可以,shift"悟又打了個響指使用了移動微小物品的魔法,他的腳邊頓時出現一些飾品
"果然是野豬的精銳部隊"索爾走了過來讓悟退開一些後他小心地檢查,最後確定沒有那種自爆性質的魔法道具,同時也確定了這個部隊的身分
"野豬派部隊進來我國到底在做什麼,而且竟然還有捕抓奴隸的活動"百合這時也緩過來了,但臉色仍然很難看,不是因為噁心,而是因為憤怒
"看來有官員的掩護,必須上報了"梵亞表情有著嚴肅
"恩...真是麻煩...恩....阿!"百合表情也很嚴肅思索了一會突然在眼角撇見悟一臉興致的表情,臉上呆了一下,隨即慌亂的叫一聲
索爾幾個人先是一愣,隨即臉上也是一陣精彩看著悟......

第十三章
"嗯?看我幹嘛,你們繼續阿,別在意我,我不會說出去喔"悟撇了撇手,饒有興致的說,他還是第一次經歷這種政治事件,很感興趣
"......悟,你不驚訝嗎?"百合好奇的問,原本對於自己等人暴露身分感到慌亂地眾人,對於悟的反應,讓幾個人面面相覷
"你是說你們似乎是帝國高層的身分嗎?這沒什麼好驚訝的,從你們身上的衣服,還有言談舉止就能看出你們非富即貴喔"悟聳聳肩不在乎的說
"......那麼,重新跟你介紹,我是提斯法帝國第一王女,提斯法˙百合"似乎對於悟不是很在乎的樣子刺激了下,百合拍了拍衣服,鄭重的自我介紹
"帝國宰相之女特斯雅蒂娜"蒂娜無奈的瞪了百合一眼,也做出了正式自我介紹
"梵氏上等貴族 長子梵亞"梵亞
"梵氏上等貴族 次子梵斯"梵斯
"雷曼家族下一代家主,禁衛軍第二大隊隊長,雷曼索爾"索爾
幾個人紛紛地做出自我介紹,有一個是一個,全是帝國高層
"雖然知道你們身分不低,不過還真讓人訝異,恩...所以,你們就是一群官二代閒著沒事出,來當冒險者玩命阿"悟聽了眾人的介紹,也是挺驚訝的,然後說出自己的感想,頓時讓百合等人全都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悟..."百合沒想到悟聽到他們的身分竟然第一個想法是這個,實在是讓她哭笑不得心裡也鬆了口氣,她剛剛其實也是腦袋一熱,說完就後悔了,因為她很久沒有和一般朋友一樣,沒有身分隔閡的聊著魔法的好友,在高塔學習魔法的人們都知道她的身分,在她面前不敢放肆,和悟之間平等甚至說她處在近似於學生位置的交流對她來說是久違的感受
"悟,你不驚訝嗎?"蒂娜也是哭笑不得,也很好奇悟的反應,他們都是在帝國身分不低的貴族之子,還真的沒有像這樣聽到他們的身分卻沒有轉變態度,就像他們是普通人一般,仍舊隨意的人
"驚訝是驚訝了,不過你們的身分和我關係並不大,我想我們是朋友對吧"悟笑著說,他上個世界長大生活的國家台灣,人人平等,基本上沒什身分問題,所以他並不會因為身分有什麼覺得奇特,更何況以他現在的力量,一人滅掉一個小公國(國家大小:帝國→王國→公國),麻煩了點但並不是做不到,當個人力量到一定的程度,所謂的國家也不過是如此
"沒錯,我們是朋友"百合聽了和幾個人面面相覷,接著全都露出燦爛的笑
"現在還是先說說這個孩子吧,處理得不好,你們的國家可是會有一些小麻煩,她似乎是獸族的巫女...恩?"悟看向了被他放在一旁靠著樹,睡得香甜的貓耳萌娘,此時的小女孩身上已經被他披上了一件斗篷,縮成一團,很是可愛,不過悟發現了不對
"巫女!野豬瘋了嗎?"沒注意到悟的疑惑,幾個人嚇了一跳
做為獸族最重要的巫女,人族的捕奴隊敢抓,獸族絕對敢傾全族之力來上一場種族戰爭,不死不休,這根本不是小麻煩,是麻煩大了
"他們沒瘋,只是運氣不好"一個清脆的聲音從旁響起
眾人看去,只見小女孩已經醒來,顯然,sleep的魔法效果時間到了,警惕心極強的小貓瞬間清醒,並聽到了眾人的談論
"人類,感謝你救了我。我叫若蘭 雪,如有機會,我必然會報答你"小女孩用清脆的聲音說到,那種小女孩努力讓自己用大人的語氣說話的反差萌,悟覺得自己快融化了
"不須多謝,我只是順手"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若蘭 雪的頭,同時疑惑自己sleep的時間似乎提前結束了,不過他又想到巫女和神力之間的關係,頓時了然,顯然巫女的神力可以削弱魔力
"!!!"悟的動作讓若蘭 雪一僵
"悟!太失禮了!巫女,像您介紹,我是提斯法帝國的第一王女,你所在的是提斯法帝國的領地,我們在鄰國夏達扶持的捕奴團手中救下你,請問您能否解釋方才運氣不好的意思?另外,使否能告知您的部落,我們會負責把你送回你的部落"百合上前扯開悟,對他翻了翻白眼,接著對若蘭 雪有禮地說說道
"我的部落已經沒了...狼族偷襲了我的部落,我是在混亂中被族人拚死掩護逃出來的"若蘭 雪雖然對於百合的身分感到驚訝,但他現在沒那個心情,只是情緒低落的說,一雙直立的貓耳無力的下垂
"作為獸族巫女你的部落怎麼會被狼族毀滅"百合愣了下,看向索爾幾個人,接著又看向若蘭 雪不解地問,巫女對於獸族的重要性,人族高層人人都知道,更別提獸族自己
"這就是我說那群奴隸販子運氣不好的原因,我原本只是巫女候補,是在被追殺的途中覺醒真正的神力,成為真正的巫女,所以我的家鄉才會被毀滅"若蘭 雪不甘地說,顯然對於自己沒有在關鍵時刻覺醒拯救自己的族人而感到不甘
"......"百合等人面面相覷,倒楣成這樣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悟問到
"我不知道..."若蘭 雪一雙藍色的大眼有著迷茫,逃亡途中她沒心思多想,現在她暫時性的安全下來,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辦,她的族人以死,家也已經焚毀,她無處可去
"跟我們一起回王都吧,我把你介紹給我父王...額...怎麼了?"百合作出了提議,話剛說出來就頓了一下,看著用憐憫的眼神看著他的悟還有索爾等人也露出無奈的表情,滿頭問號
"索爾,這孩子是怎麼在王宮裡長這麼大沒死的"悟看向這票人裡面年紀最大的索爾
"她的老師是高塔的塔主"索爾臉皮抽了抽,無奈地說
"原來如此"悟了然的點點頭
高塔是帝國第一魔法聖地,帝國百分之九十九的魔法師都來自那裏,而作為高塔的塔主,聖˙奧特里斯更是傳奇半神中的傳說,可以說是帝國的定海神針,沒人敢遭惹這個老傢伙的徒弟
"餵!別無視我啊!好痛!"被無視的百合爆走了,隨即被悟一棍子快速鎮壓
"說了,這裡是魔獸森林,你把這孩子帶回去帝國還洩漏她的身分想要她死也不是這麼著的"悟瞪了百合一眼,隨即翻了翻白眼說到
"嗚...在敲我頭我翻臉了!...還有,為什麼?我父王人很好的"百合按著頭瞪著悟,不過知道自己理虧只是念了幾句,就疑惑的問
"作為覺醒神力的巫女,是獸族絕對的中心,想也知道,襲擊她的狼族已經知道這個消息一定傾進全族之力抹黑若蘭 雪,搞不好這會獸族的世界裡面已經流傳出若蘭 雪屠殺族人祭祀邪神騙取假的獸神之力之類的消息,而且絕對會要求各國協助搜尋所謂的邪神巫女,巫女的力量對於人類沒有任何用處,用一個沒有任何用處的巫女來換取龐大的利益,每一個國家都會這麼做,這並不是你父王一個人可以阻止的事"悟做出了解釋

第十四章
獸族巫女是很奇特的存在,只要一出現,整個獸族都能在瞬間感知道新的巫女出現了,這被獸族們稱之為神之音,也是因為與神的聯繫,巫女成長起來無例外的都是獸族的最強者,所以只要經過對於候補巫女的排查,很快就能知道新的巫女是若蘭雪,而作為獸族中的大族,狼族一定能比其他種族更快知道新的巫女就是和自己有滅族之恨的若蘭雪,必然先下手為強
總歸一句來說,就是利益動人心
"額....那怎麼辦?"百合不是真的蠢,只是被保護得太好,沒想到那裏去,聽到悟說的這麼清楚,她也懂了,這種大勢,的確不是身為帝王能直阻止的事情,更別提身為帝王的父親也可能根本就不想阻止
"先跟著我吧,魔法師身邊總是需要一個小僕人"悟想了想說道,接著他打了個響指,若蘭 雪只覺得她脖子上的奴隸項圈一緊,發出了光芒,這讓她臉色一白,以為才出虎口又入狼窩
"悟,你在做什麼?!"百合等人全都皺眉顯然帝國的風氣很反感捕捉人類作為奴隸的行為就算是獸族也一樣,畢竟有著相同的形體,很容易讓人感同身受
"放心,只是偽裝,作為獸族想在人類的世界活動,可不那麼安全,只有讓人以為她有主人了才能給她保護,這個項圈被我附著了防禦魔法,用你的精神力去連結它"悟伸手拍了拍下的臉色發白的小貓的頭,笑著解釋道
"......"若蘭 雪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照做,畢竟就算短短的睡了一下,但她現在依舊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她探出了精神力觸碰項圈,接著他的意識就進入一個朦朧的空間,這她知道,這是器物認主的空間,她以前遇過,感覺的確沒什麼問題,她留下了印記,一瞬間,她清楚的認知到這個魔法器具的用法,接著她被踢出了這個朦朧的空間
"試試看"看著小貓張開眼睛,悟笑著說
"guard"若蘭 雪低聲念出啟動語,項圈發出光芒,在她身邊出現一圈能量構成的魔法陣,眾人發出感嘆聲
"fire ball"就在眾人好奇的觀察時,悟很突然地發出火球接著直接砸在魔法陣上,劇烈的爆炸聲嚇眾人一跳,若蘭 雪甚至被貼臉的爆炸嚇得跌坐在地上
"完美的防禦,可以防禦中階魔法以下的攻擊,減緩高階魔法的傷害"悟比出大拇指,露出閃亮的牙齒對嚇到的所有人說到
"去死!"百合反射性的一個上鉤拳砸在悟的下巴上
"好痛!"並不是悟的哀號,而是百合抓著拳頭悲鳴
"阿阿...魔法師有防護近身傷害的魔法是常識喔,百合,不過,你為啥要揍我?"悟一臉天然呆的看著蹲在一旁悲鳴的百合笑著說
"哪有人突然丟火球的!你想嚇死人嗎!?還有!沒有那種常識!魔力的消耗正常人沒辦法常態保持防禦魔法啦!阿嗚!"百合眼角含淚,咬牙吼道,隨即又發出一聲悲鳴,擺出抱頭蹲防的姿勢
"就說了,這裡是魔獸森林"悟收回砸在百合頭上的魔法杖翻了白眼,身後的蒂娜等人傻眼的看著這一幕,已經第二次了,真心肯定,悟這傢伙真不在乎他們的身分,公主說揍就揍沒得商量
"放心吧,我的煉金術已經(5)級,這個隸屬項圈品質很好,稍微改造就是一個很強大的魔法道具,很簡單的"悟看向驚魂未定的若蘭 雪笑著說
"胡說,才不簡單!這一點也不魔法!"有了前車之鑑,百合終於記得控制音量,咬牙恨恨地說,一邊死死瞪著真不把她當公主的悟,她覺得自己從小到大的對於魔法的世界觀在短短兩天已經碎的一蹋糊塗
捨棄詠唱反而威力更強有沒有!超魔施法秒施放有沒有!一直處於待觸發狀態卻幾乎不會消耗魔力的防護近身傷害魔法有沒有!現在就連原本要一個多月執行儀式,耗費一堆珍貴材料才能做出來能夠可以完美防禦中階魔法以下的攻擊,減緩高階魔法的傷害的高級魔法道具都給你秒秒鐘的做出來!百合覺得自己快崩潰了!
"不,真的很簡單,你看我不就做出來了"悟看著百合,指著若蘭雪很認真的說,現實的案例讓百合一噎說不出話來,最後只能渾身陰影的走到一旁大樹下,雙眼無神的瞪著地板,嘴中碎碎念著某個人去死,一邊拔著草
"呵...哈哈...呵..."蒂娜看著自己的好友,又看了看正在乾笑的索爾和梵亞、梵絲,最後自己也乾笑了起來
"別管她,那麼,小貓咪,你就先跟著我吧,如果有機會,我也可以在有報酬的情況下幫你,你看,我可是很強大的魔法師喔"悟看了一眼大受打擊的百合,聳聳肩,轉過頭,對若蘭雪笑著說,等價交換式他的原則,雖然他不介意直接幫幫可愛的小貓,但是該收的報酬還是需要有的
"......為什麼要幫我,你應該能知道,我現在就是麻煩的根源"若蘭雪看著眼前的人類,沉默了好一會,開口問到,從剛剛這個人類的認知來看,顯然能夠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就是一個麻煩的根源,整個獸族和部分的人類高層都很有興趣找到自己,在這樣的麻煩下,為什麼這個人類還要幫助自己
"恩~為什麼呢~我不知道呢~因為我想要,所以我做了,僅此而已,這是作為強者的任性喔,小貓"悟看著若蘭 雪 金燦燦的雙眼,偏了偏頭,想了想,很突然的伸出手按住她的頭將她的頭髮搓亂笑著說
"喵?喵喵!別弄!"若蘭 雪沒反應過來,接著就是一陣猛地被人擼貓頭,頓時讓她揮舞著手想撥開悟的手,不過悟展現出魔法師不應該有的靈活身手,惡作劇的東閃西閃,就是一陣狂擼貓頭,最後若蘭 雪雙眼逐漸的失去神采,認命的被擼頭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紮營吧"一旁看著身心受創蹲在角落的百合,一旁慌張安慰她的蒂娜,打鬧著的悟和若蘭 雪,索爾沉默了好一會,對著身旁的梵亞說到
"紮營吧"梵亞點點頭
"我來幫忙"梵斯也是一臉無奈,看了一團亂的隊友們,轉頭看向比較靠普的隊友,頓了頓,說道
夜色,就在一片嬉鬧中緩緩的到來......

第十五章
索爾的視角
雷曼˙索爾是他的全名,作為雷曼家族的下一代掌門人,禁衛軍第二大隊的隊長,他幾乎可以說在實力上屬於帝國的第一梯隊的人物,他這樣的地位卻加入了一個冒險團只是因為一個很特殊的原因,就是為了保護帝國第一公主,高塔之主的徒弟,提斯法˙百合
他認識提斯法˙百合這個帝女,和她也有一定的熟悉,關係上算是熟人,因此對於堂堂的帝女想跑去做低俗的冒險者這個工作他並不驚訝
作為帝女和高塔之主的徒弟,這個女孩子有資格驕縱,但她卻沒有,個性上十分溫和帶著一絲調皮,有著皇帝陛下和高塔之主的庇護,這個小女孩有著宮廷中本應絕對不會出現的天真,而他也願意守護這抹天真
原本他以為這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任務,但他太天真了,有著皇室暗中幫助,他們的冒險者等級提升很快,經過一連串的低級任務後他們來到了虹彩七色中的綠等接近黃等,就在這時,對於低級任務不再感興趣的百合終於將目標放到危險的任務,進入魔獸森林的深處找尋水靈草這種素材
由於不確定性,還有深入魔獸森林的危險,這個任務的任務時間很長,而且積分十分多,可以讓他們順利晉升虹彩七色中的黃等級,於是,百合在索爾的反對下,直接用隊長的身分接了任務
作為保護者,索爾在無奈也只能硬上,他偷偷放出信號,祈禱帝國來的及派出更多的保護者,但是時間似乎來不及了,他們在百合的興奮下,快速地深入魔獸森林,這讓他心驚膽跳,幸好,他們的運氣不錯,很快地找到目標水靈草,並完成採集,這讓他松一口氣...
太早了!他太早鬆一口氣了!
七階的爆炎蜥蜴突然的出現讓他恐懼,使用了珍貴的魔法道具勉強打倒了強大的高階魔獸卻又倒楣的遇到了兩頭六階魔獸恐鱷,接連的激戰直接讓他失去了意識
等到他清醒,他發現,他們得救了,是一個奇怪的魔法師救了他們
那是一個很奇怪的魔法師,他自稱 悟 並沒有通報姓氏是因為不想暴露身分嗎?他幾乎可以感覺得那浩瀚的魔力隱藏在瘦弱的身體裡面,要不是他見過高塔之主,還真沒辦法感覺得出來那隱晦的力量,而這麼強的的法師就算是平民應該也會被賜姓,成為貴族,這個魔法師竟然在魔獸之森住了三年,這裡可是魔獸之森的深處,開什麼玩笑!
但是百合和蒂娜似乎對於這個魔法師有了一定的信任,如果只是百合還有可能是因為天真被騙了,但是蒂娜,作為帝國宰相最驕傲的孩子,動不動就掛在嘴中炫耀其聰慧的孩子,他可不相信她會被騙
於是,他從蒂娜口中得知了他昏迷後的事,一個值得信賴的人,這是他第一個印象,沒有因為拯救而挾恩圖報,一切按照規矩來的人,而且不失靈活的應對,同時他也從百合那裏得知了這個叫做悟的魔法師實力十分強大
在魔法方面,他十分信任百合,作為高塔之主的徒弟,在魔法的實力判斷上顯然擁有豐富的經驗和判斷能力,所以他同意了讓悟護送的提議,出發的路上也證實了百合的判斷,一路上幾乎沒有繞路,所有的魔獸在他手中走不過三招,實力強大的讓人難以至信
接下來又發生了意外,鄰國夏達的奴隸商人的精銳部隊竟然來到了我國,卻一點消息也沒有,一定是那些該死的地方官員接受了賄賂,他不會放過那些人,但這不是現在應該關注的
悟的實力比他想像的還強大,作為野豬的精銳部隊竟然連十分鐘都沒撐住就被輕鬆的拿下,還有,他們的身分暴露了
百合出乎預料的率先自我介紹暴露了他們的身分,讓他們不得不說出自己的身分,這讓他很擔心眼前的神祕法師會不會因為他們的身分有什麼態度的變化...
沒有!一點變化也沒有!
而且他竟然完全無視百合帝女的身分,動不動就往百合頭上一棍子敲下,這讓他們很新鮮,看多了拍馬屁的人,頭一次看到這麼不客氣的,這讓他很感興趣,那豪邁的揮棍動作讓他差點歡呼出來,熊孩子就是得揍,竟然避開他的監督私自接任務需要進森林這麼深的地方簡直欠揍
然後,又是一個重大的訊息,獸族的巫女竟然成為人族的奴隸,這個訊息讓他差點暈過去,這是一個絕對會造成種族戰爭的訊息,他腦子完全亂了,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不過悟提出了一個暫時性的方法,他想了想,覺得還真的可以,他們隱瞞下這個消息,讓悟這個強大的法師保護巫女
依照巫女所說,獸族目前複雜的政治狀態還真沒時間跑到人類的世界尋找巫女,等時間拖過了一陣子後,到時候或許會有新的轉機
索爾沉默地看著鬧成一團的悟,獸族巫女,還有自家公主,突然有一種心累了的感覺,他突然回想起出發前自己師傅表情沉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的加油,頓時間,他心更累了...死老頭,也不提醒他一聲,坑徒弟這麼有趣嗎!?
抱持著被坑了的無奈,索爾招呼著剩下兩個更靠普一些的夥伴,開始為今晚的露營做準備......

悟突然醒來,時間已近深夜,他坐起身來轉頭看像看向身旁吊床上的梵斯,梵雅和索爾,雖然因為他的藥物治療下他們可以進行一般的活動和低劣度的戰鬥,但是他們仍然處於不良狀態,所以他們睡得十分的沉,當然這也有悟製造出來既舒適又安全的臨時生活空間有關
悟用土魔法變出一個岩壁遮擋,然後又用繩子和幾塊布,東綁綁西抖抖,先是弄出舒適的吊床,又弄出屋頂蚊帳...等等,沒過多久就製造出bushcraft野外露營風格的臨時生活空間,當時還讓百合等人目瞪口呆,第一次知道野營也可以過得如此別緻......
他轉向另一邊,貓娘若蘭 雪捲縮成一團睡在吊床上,顯得很是可愛,身邊還有著結界隔絕聲音,由於前陣子的逃跑狀態,若蘭 雪對於聲音極度敏感,幾乎處於無法睡眠的狀態,悟的睡眠魔法效果時間一到,她就立刻清醒,下意識地進行攻擊還引起了一陣稍動,不過幸好在場的人都非庸手,沒人受傷
因此悟特地為貓娘設置了靜音結界,讓她可以真的入睡,結界並沒有直接在貓娘身上起作用所以神力對魔力的削弱也就不存在,精神狀態已經很糟糕的若蘭 雪確認自己真的安全且完全靜音的狀態下,才終於真的睡著
悟左右打量完正準備開始進入醒來後的發呆狀態一個好聽的聲音從旁響起......
#神選者  #小說創作 
分類:藝文

麻木不堪的人生,只是在網路上面吐吐苦水,期盼人生有所改變

評論
上一篇
  • 很累但是不想睡,報復性熬夜的症狀
  • 下一篇
  • 忙到懷疑人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