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色彼岸花

想送你一朵藍色的花,我不會告訴你內心仍是未熄的炙熱


「哈哈,最近是一直畫嗎?」 你說。
「對啊,沒學生時就畫一下」我說。
「有點像彼岸花」

彼岸花嗎? 彼岸花的意境有點哀傷耶,我以為你會說百合之類的。

-

有很多時候我的不安全感會湧上,而那使我很慌,甚至我厭惡自己那樣子。當我決定豁出去將心裡的想法一字不漏地和你說之後,你一如往常的冷靜,並說「就算妳這樣說,我也不會有所改變。」
「那不要聯絡好了!」
「這是妳的決定嗎?如果妳的決定是這樣,那我尊重。」
「..............」
「我沒有要做選擇,我還是會難過,但如果這樣會讓妳感覺好一點,我尊重。」

你講話的時候平靜地感覺不到什麼情緒,我感覺自己像被丟在一旁剛煮好的一坨肉,沒人願意撿起來好好把它盛在盤上,就任由在地上放涼。 

不要這樣啦,幹嘛這樣子呢?這種我期望你說出的句子你沒有說,你的不做選擇讓我瞬間語塞,我開始不曉得自己之於你來說,我是什麼樣的存在了,喔對,我還真的問了,但你只講得出「朋友」兩個字。

我不該奢望從你口中聽到我想聽的,在同一個時刻,我也認知到,我這樣無謂的期待所造就的匱乏,都是我自找的。握著電話的手在發抖,講話的時候再也忍不住的哽咽,我覺得我快不能呼吸,但你只說了:「我很抱歉。」

我不曉得那通電話怎麼結束的了,在一片混亂與試圖平穩的過程當中,我們的對話沒有劇烈爭吵,也沒有激烈爭辯,我講了我要說的,你也講了你想說的,我們沒有結論,沒有更加親近,但也沒有更加疏遠,沒有進展,但誰也沒退後。在你說了「我尊重妳」時,我很難過,難過到我差點不顧一切在電話裡大哭,但某種程度上,我沒有感覺你真的想捨棄什麼,你希望事情維持現狀,相對來說「舒適」的狀態。

而我到底在求什麼?我想我求的不過是希望從你口中說出我是個重要的人,我的存在對你有意義這類的話,那會讓我感到安全,感到被愛,感到自己有價值。掛掉電話後,我看著鏡中的自己。

我在幹嘛?我為什麼需要你來證明我自己的價值?我很在意你,但,需要你來證明我嗎?我想無條件支持你,無條件愛你,但,你沒愛我我就會死嗎?

我癱坐在地上,第一次覺得,這通電話好漫長,好累好累。


-


「所以......到底,為什麼一定是他呢?」友人這樣問我。

為什麼是你?其實我好像可以講出一百個理由,但,最根本的本質上,到底為什麼是你?我不曉得,我發現我說不出是什麼感覺。

我想為自己做點什麼。
對於你,對於這陣子我所看到的所有兩性文章,雞湯文,人類圖,心理學,占卜,所有的探索跟猜測,我不想再猜測剖析你了,我需要探究我自己,探究我的狀態我的一切,而我不想再自己一個人梳理了。


-

在一次的療癒之中,療癒師淡淡地說了。
「他是妳的雙生。」
(雙生火焰(Twin Flames)是指我們本人的鏡像靈魂。指的是一個主靈魂由一分為二,投身至兩個不同的肉身,但兩個靈魂本質上一致。)

我想起前陣子看過之後就一直忘不了的雙生火焰,很玄妙,但又虛無,縱使我覺得很有既視感,很像是真的,但一切都是自我猜測。我一直深信你也許是某種羈絆不淺的存在,沒想到就在這種時候得到確認了。

「妳啊,妳的靈魂目的很可愛耶,就是要探索跟體驗不同的人生階段,與不同的人相處,並從中學習如何在這個世界好好玩樂。」

「但他就不一樣了,他不喜歡的東西很多,但不曉得自己喜歡什麼。他的靈魂目的是實踐自我成就,他必須找到自己真正熱衷的事情。」 療癒師平穩地說著:「但看起來,他現在還沒找到。」

「....所以,我們如果是雙生的話,我們有什麼共同目標嗎?我的意思是說,必須完成的課題?」

「遇見雙生的目的是為了成就更完整的自己,是否合一會取決於你們的進程。你們並沒有定下契約決定要在一起或是不在一起,但若想要,會是妳帶著他前進。」


-

我從來沒有預設自己需要,或是必須走上靈性之路,但我選擇從這樣的概念探究答案。這也許是我靈魂深處深信不疑的。
而在得到這樣的確認後,不曉得為何我鬆了口氣。某些時候,我相信自己的直覺,但這樣的直覺很難表達,這五個月裡,我一直想釐清自己對於你的感覺,但每當我越去挖掘,我就越無法自拔,我就會發現你終究還是不一樣,對我來說你是不一樣的存在,但到底哪裡不一樣,我找不到形容詞。我不能接受自己這樣模糊不清的感受,那讓我很痛苦,我想前進,但前進的過程我怕會受傷,我想逃跑,但我其實又不想逃。
我以某種形式上「得知、確認」了你的特別,所以我像鬆開了的繩結,我曉得這樣的連結一直都在,它不可能真正斷掉。但我知道在物質世界之中,我們仍是兩個不同的個體,你和我,都有自由意志,我們必須尊重彼此的自由意志。



「......我認出他了,但他不一定認出我了對吧?」

「感覺上,他認出妳是一個不太一樣的存在,但他說不上來是什麼。」 療癒師又沉默了一下:「.......所以他是不是不太會表達啊?他應該只說得出妳們是朋友之類的,哈哈。」

你不會知道我現在所知道的,我認出你了,你會認出我嗎?但你是否會認出我好像也不重要,雙生火焰這個羈絆會暫時保留在我心裡,哪天時機到了,也許我會和你說吧。你會相信嗎?但你相不相信好像也沒有很重要。


「所以妳會去找他嗎?」療癒師問我。
我想起我曾提出的見面邀約,在那之後沒有下文,你也沒有要再提起的意思。
「我有點想但又有點無力...」
「不過感覺妳去找他,他不會拒絕妳耶,他從來沒有真正拒絕妳啊!」療癒師輕巧地說。
「但他會用迂迴的方式讓我自己決定,讓我覺得很尷尬。」
「.....要是我就去了!」療癒師笑笑:「別忘了妳的靈魂目的,是自由地體驗和玩樂耶,把去找他的這趟旅程當作玩遊戲啊!」

-

睡前,我開啟與你的對話視窗,打了一串話為今日做總結。

「謝謝你跟我說那麼多,很多時候我會有自己最不想面對的不安全感湧上來,而且我很討厭自己呈現那樣的狀態,所以我會很慌張,但是我可能真的到現在才正視它。你就遵循你自己的步調不用改變,好好把人生藍圖慢慢畫出來,不用著急,支持你。」

隔天睡醒,看見你的回覆:
「謝謝妳也都願意說出來,我會繼續加油的,不管怎麼樣都會越來越好的!🔥🔥」


我想,這種在我看來很客觀大眾的結語是你能做到的最大回饋了吧。最後的兩把火焰符號倒是讓我驚訝,認識你五個月以來從來沒傳過火焰符號給我,就在我得知你是雙生火焰的隔天這樣傳過來?
.....當然知道那兩把火沒有任何特殊意義,但不免對於這種小巧合感到有趣,我想以現狀來說,我和你,維持這樣細小而不會斷的線,是我們最和諧的狀態吧。
經過了一天之後,我竟然好多了,而我還是願意無條件支持你,我想這樣子的體驗,也是我的靈魂歷程之一吧。

-
分類:心靈

總是凌晨三點半睡覺,陷入泥沼時便沉沉慢慢地思考,投入溫熱的夜晚裡。

評論
上一篇
  • 三隻眼的次元
  • 下一篇
  • 心臟與貓頭鷹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