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期待---你的樣子 <之 二十>

我期待---你的樣子
<之 二十>
「更何況…居然是你這個男扮女裝的死變態在跟我搶!!」王清靈語未畢又是一巴掌下來,這一次雲嵐臉上多了道傷痕。
此話一出,更驚訝的是原本抓住雲嵐的兩個男生愣了一下對看了一眼之後,紛紛鬆開了手邊跳開邊怪叫道:
「挖幹!!男的!!」
「靠!!不會吧!!男的!!」
忽然獲得自由的雲嵐因為後面那一巴掌造成的暈眩差點跌坐地上,但因為背靠著牆暫時取回平衡感,雲嵐心想這樣下去不行,得想辦法脫離這個情況。
「哇幹!!噁心!!怎麼會是男的!! …哇咧…OOXXOO…」流裡流氣男邊跳邊甩手邊飆國罵。
「靠!!我要吐了!!這麼漂亮怎麼可能…嘔…」禮貌男則是雙手邊擦著大腿褲管邊轉圈邊乾嘔…
「怕甚麼!!你們不也是男的!!這下也就不用憐香惜玉了!!幫我把他抓住,不然就順便幫我揍他一頓!!」王清靈看著獲得自由的雲嵐,邊退後邊喊是圖取回控制權。
就在兵荒馬亂之際,一陣大喊鎮住了這混亂的場面。
「警察先生!!這邊!!快點!!有人打架!!」
接著響起的是警笛聲…
「靠/幹!!警察/條子!!」禮貌男和流裡流氣男立馬被定住,對望一眼之後,立刻衝出無尾巷並從聲音的反方向飛也似的離開。
王清靈則是一下心有不甘的看了下雲嵐又一下轉頭看著巷子口,慢慢退後數步之後,才心有不甘的的頓了頓腳轉身跑離這無尾巷,但才到巷口,王清靈一聲驚呼,跌飛回來。接著另一個人影出現在巷口,泰品來了。
「果然是妳!!」泰品冷眼的看了一下跌坐在地上的王清靈,便立刻搜尋雲嵐的身影,很容易的便看到靠在牆壁上鬆了一口氣的雲嵐。
「這帳我們再好好算!!」泰品說完不理王清靈趕緊往雲嵐處跑去。
王清靈見眼冒殺氣泰品沒空理她,便立刻爬起來無聲的消失在巷口…

泰品背著雲嵐和他自己的背包,雲嵐則頭帶著臨時買來的帽子,披著頭髮將左半邊紅腫受傷的臉遮住,兩人一前一後的來到泰品的住處。
泰品剛開門,裡面也有一個人從裡面衝出來,兩人愣住對看了一下。泰品後方的雲嵐也看到從泰品房間出來的人,一個女人,是泰品打工餐廳的學姊,學姊也發現了泰品背後的雲嵐,雲嵐則禮貌性地對學姊點點頭示意。
雲嵐才在想他們何時在一起的時候,雲嵐發現學姊的眼神充滿敵意。
「原來在一起了呀!!」一句酸溜溜的話之後,學姊也是一巴掌就往泰品臉上招呼過去。
「變態!!」掌落聲落,學姊眼睛含著眼淚惡狠狠地瞪著雲嵐,閃過兩人迅速離開。
「…」泰品視若無睹無語的推門進房。
「…怎麼了??」雲嵐邊問邊猶豫著是否跟著進入泰品的房間。
「時間到了的習慣性分手吧!!」泰品無所謂的說到。
「去追回來吧!!」
「不用了,先進來吧。先把你的事處理好我再找她好好說明白。」
泰品的房間是個套房,進門先經過浴室後,看到的是有點亂的房間,約四坪的房間一個床墊一張矮桌,打橫的三層櫃既是雜物櫃也是電視櫃,直立的三層櫃則是真正的書櫃跟雜物櫃,在來就是一個簡易的組合衣櫥和小冰箱。
跟著泰品進房,開燈,脫下高跟鞋,走進房間,只見泰品站在矮桌前,看著矮桌上散了一片的東西。
「怎麼了??」雲嵐看著依然有點亂的房間問。
「廁所借一下…」雲嵐說著便轉進廁所。
來泰品這裡是要先處理臉上的腫脹及被指甲刮傷傷口,不然回去被母親看到又會是另一場風暴。
當雲嵐看到鏡中的自己的狼狽時才發現,除了臉頰上的紅腫,左耳上的新買耳環也掉了,讓雲嵐有些心疼,因為雲嵐沒有打耳洞,耳環都是夾式的,這副耳環可是和凌葳一起好不容易挑選到的。結果現在因為王清靈的幾個巴掌,耳環的一邊飛了,也在耳垂上留下了痕跡。
冷水讓臉上的火辣消退不少,但是卻多了陣陣的刺痛。用沐浴乳搓起的柔細泡沫覆蓋在臉上時,讓火辣回溫不少,刺痛感卻更加強烈,而且這刺痛感不只來自臉上,這刺痛感也來自手腕,也來自口中…這提醒了雲嵐再以冷水沖走柔細卻悶熱又刺痛的柔細泡泡後還要再漱一下口,好沖去那口中快遺忘的血腥味。
當雲嵐再次從鏡中看到自己的臉龐時發現,自己的淡妝和素顏一點都差異都看不出來,是天生麗質??臉上的紅腫仍在,但已經消除許多。
雲嵐退後了兩步,對著鏡子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整理一下窄裙位置,今天的穿著風格是都會淑女OL風…
#尿急的老文青  #小說  #小說連載  #小說原創  #連載小說 
分類:親子

這是一個存放自寫自嗨,滿足另一個自己的心情,文章或故事的天地。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