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分享

藥師經淺說5

譯者–玄奘大師
玄奘大師(602年4月6日-664年3月7日),俗姓陳,單名禕,洛州緱氏縣(今河南省偃師市南境)人,曾到印度留學,投師於印度那爛陀寺的戒賢大師,是漢傳佛教史上,不可多得的大譯師,與鳩摩羅什、真諦、不空等大師,同為中國佛經的四大譯經家之一,亦是漢傳佛教法相宗的創始人。
應唐玄宗之請,大師口述遊學西域與天竺的經歷,並由其弟子辯機法師撰文,而成舉世聞名的《大唐西域記》,為今日研究古印度歷史地理,極為重要的文獻著作。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1記載:「幼而珪璋特達,聰悟不群。」說明了玄奘大師童年時,人品高潔、卓越不凡,智慧聰明,領悟力高。
八歲時,父親陳惠為孩子講《孝經》,正當玄奘聽到「曾子避席」時,忽然整理好衣襟,起身站了起來,父親問年幼的孩子:「怎麼了嗎?突然站起來做什麼呢?」年幼的玄奘回答:「曾子聽聞老師的教誨,便起身恭敬聆聽,我如今也應當奉行父親您的慈訓,怎麼可以安然的席地而坐呢?」
父親聽了這幾句話,滿臉笑顏,著實十分高興,內心以為這孩子未來必然會成大器,還特地大肆宣揚,召告宗親族人。眾人皆祝賀陳惠,有這樣乖巧聰明懂事的孩子,一定可以光宗耀祖,揚眉吐氣。
玄奘大師年幼隨其二哥長捷法師,住在洛陽淨土寺學習佛經,十三歲洛陽度僧,破格入選,出家之後,大師雖然天資聰穎,仍然勤奮的學習佛經,聽講完還能登座複講,對經義剖析極其詳盡,大眾讚不絕口。
之後幾年,大師博覽各家學說,研習典籍,發現佛教各宗的說法,彼此並不一致,尤其是攝論宗與地論宗,對於法相之理,多有出入,於是偕二哥四處參學,親近耆德碩老,想要解開不清楚的地方;但始終無法於參訪與論辯中,消除心中的疑團。
在這種情況之下,玄奘心中有的想法,到佛教的發源地–天竺,唯有如此,將佛教原典精準的翻譯成漢文,才能使東土的佛法興盛,利益更多的眾生,於是,便計畫著西行取經一事。
這條西行天竺的求法之路,充滿著難以想像的艱險,甚至只剩下大師孤身一人,前路渺渺茫茫,只能藉由路上的枯骨,來確認是否為正確的方向;曾在荒漠之中斷水,就這樣,昏迷了好幾天,滴水未進危及性命;也曾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暗夜中,妖魔鬼怪騷擾阻攔;也曾遭遇同伴的商賈,夜裡起了殺心,差點失去生命。一路上狀況百出,種種的苦惱逼迫著身心,如影隨形,考驗著玄奘大師的意志。
然而就算是有生命之為的險難,依然無法阻擋大師到天竺的宏願,曾立誓言:「寧向西天一步死,不回東土一步生。」可見大師超凡的毅力與大願,絕非常人所能為。
途中亦有誘人的富貴與舒適的待遇,大師同樣不為所動。行至高昌國時,國王非常欣賞大師的才華,威脅利誘他留下,無奈之下,大師毅然截然絕食三天,表達自己的意志,並說:「玄奘此次西來,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為了求得大法,如今遇到這般障礙,縱使國王您能留下我的身骨,但我的意識早已在西行的路上,這是您留不住的。」
這一番感人肺腑的真話,讓高昌國王心生慚愧,不敢再強留玄奘大師,影響其大志業,於是便派出護衛以及通關書信,一路護送大師往天竺前進。
好不容易終於抵達天竺,大師隨即親近了高齡106歲精通大小乘經典的戒賢論師,日夜不休的勤奮學習,逐漸地有了名氣,在當時佛教最為興盛的那爛陀大學發光發亮,獨領風騷於天竺,享譽盛名。
中印度的戒日王大為讚賞玄奘大師,稱其如太陽之照、如雷鳴一轟。戒日王並在曲女城,舉辦了一場聞名於當時各宗教的辯論大會,人數多達數千人,天竺的佛教沙門、婆羅門,還有外道等,從四面八方來參與盛會,在長達十八天的辯論大會之中,完全沒有一個人能擊敗大師的論點,也因此玄奘大師得到大眾無比的崇敬。大小乘佛教徒咸皆推崇,盛讚大師為「大乘天」與「解脫天」的稱號。
多達十八個國王參與了這場辯論大會,敬佩玄奘大師的博學多聞,紛紛歸依於大師的座下,為了表示敬意,共同啟建長達七十五日的無遮大法會,作為慶賀活動。
唐貞觀十七年,各國國王紛紛邀請玄奘大師前往弘法,然而大師心繫著東土佛教與眾生,便辭別各國國王殷切的挽留,大眾皆依依不捨,一路上追隨相送大師的東行返國。
同樣的,回程又是漫漫長路,然而最大的不同之處是,返程的旅程中,行囊裡滿載著無上珍貴的殊勝法寶:六百五十七部梵文聖典。
玄奘大師終於踏上中土,回到長安了,長安城萬人空巷,為的是目睹大師的風采。然而大師一心只有一個願望,那便是趕快開始翻譯佛經的工作。
即使唐太宗想要給大師朝廷大官,他也堅決推辭,絕不接受。由於翻譯經典的工作,已經有了前人立下典範,因此大師所設置規劃的翻譯場所,較為簡單,著重效率,雖然只有二十三個人員,但卻是佛經的翻譯史上,數量最多、品類最為齊全,具有偉大的成果。
透過玄奘大師所翻譯的經典,佔了中國佛經總數的四分之一,而其著作如《八識規矩頌》,簡單明瞭,是為唯識學的瑰寶。
玄奘大師曾經勸導唐太宗,不要驅逐毀謗他認為不理想的出家人,大師說:「聖賢僧皆為平凡僧所出生」,不愧為一代高僧,其包容與涵養,令人敬佩萬分,因為大師從小就表現得不凡,是以有此寬宏大度能的風範,是以能留芳千古,是以貞觀皇帝於《大唐聖教三藏序》讚揚玄奘大師:「超六塵而迥出,隻千古而無對」,沒有人可以比得上。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藥師經淺說4
  • 下一篇
  • 藥師經淺說6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