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理性之外



Reflection




我不曉得這是不是所謂的「覺醒」
但當我更加覺察自己時,有些時候腦海裡會突然閃過一種念頭,當下可以選擇要抓住或是放手流掉,而最近的自己,好像很善於抓住那一瞬間的某種東西。
事件的發生並不會如你所願地一步一步照順序來,若是可以「預先猜到」那便不會是真實的訊息,是最近我深深感受到的。
若沒有莫名的情緒抵抗,我不會和你產生爭執,我就不會又再一次掉落,不會因此而找療癒師,不會確認靈魂關係,不會在自己唯一的假日北上參加工作坊,不會因為工作坊的朋友們突然的「去找他啊!」而直接將已經預先買好回程的高鐵票退掉,往你的方向去。

我知道我北上的這一天你必須上班,你並沒有多說什麼,好像我們在平行時空,你知道我會在台北,但也就這樣。我沒有為自己的行程多加安排什麼,原本覺得晚上的高鐵票是不是買太晚了,那工作坊結束這段時間我要幹嘛?直到工作坊接近尾聲我還是沒有答案,原本想找個地方吃個飯就搭車返家了。
直到大家最後的閒聊時,我與你的故事突然成了主軸,一位比較年輕的女生說:「去探班啦!妳都來了!」我突然下意識地慌張:「痾,不不不要啦.......」
但最後的最後,另一位眼睛睜得大大的女生歪著頭看我,並認真地說:「我跟妳說哦,現在妳的直覺是很準的,照著妳覺得最對的選擇就好了唷。」溫柔且充滿力量的。
突然之間好像燃起了什麼東西,我想,就算我頭腦再怎麼抗拒,不能否認的是我真的很想見到你一面,一下下也沒關係。
我想知道,實際上的你的感覺是什麼樣子?和我一直以來所感受到的是一樣的嗎?

-

我發了訊息跟你說:「晚點拿個東西給你。」之後,我將回程的高鐵票退掉,買了一杯我覺得很好喝的紅茶(原本要買給我自己的,但考量到飲料袋只有一個,所以只買了給你的)直接二話不說就往你工作的地方去。
路程不算近,但在跟你說完之後,我發現對於你驚慌有點要抗拒我不要過去的訊息,我竟一點卻步也沒有。
我現在就是要做這件事,我就是要過去把這杯好喝的紅茶塞給你然後見到你一面,我不管,我就是要去!
腦海裡出現了這樣的聲音。

看起來很簡單的事情,對於我自身來說,這種「太主動」的事情是我以前辦不到的,而我在路程當中也驚覺,我為今天試想了很多個可能,不管怎麼樣都抱持著一種就只能擦身而過的心情,但就是沒有把我主動去做什麼的這個選項考慮進去,WHY?
我很想要見到你一面,我直接走向你,不就好了嗎?


-

「妳等等到閘門口就好了,不用出站,我過去找妳」
「好  我快到了!」

你的工作無法時時刻刻離開座位,我突然有種在跟時間賽跑的感覺。
在快要到站的前幾分鐘,我看著窗外早已入夜的街景,一個禮拜前我沒想過這樣的事情會發生,而且來的這麼迅速,銜接得這麼讓人喘不過氣,好像晚一步,轉動的齒輪就會錯格,而我的情緒是說不上來的忐忑與平靜
這是很奇怪的感覺,照理來講應該會很緊張,但我發現我並不緊張,而是一種早已知道的事情正在進行的感覺,但從未在以前的經驗裡出現過,所以又有股陌生。我見到你的那一秒應該會表現得很自然,像是老朋友那樣,即便我們才「第一次」見面。

上了電扶梯,我走過轉角,看見你就在不遠處票口閘門外。

你的人出現在我面前,聲音是我熟悉的,短袖遮蓋不住的地方可以看見你左手的刺青,胸前戴著你曾經拍給我看過的工作證,你說你有擦香水的習慣,我不曉得我聞到的是你身上的香味還是其他經過的人,大約3-4秒的時間剛好雙眼對視了一下,接著你說:「總有種很久沒見到妳的感覺。]
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那瞬間看進你眼裡的感覺,像是在看著一個熟識很久的人,妳能了解他,並不會想做出任何本質上傷害他的事,更別說是硬生生地斷聯,妳會希望他單純地感到開心就好,妳會存有頭腦上的質疑,但直覺上是深信著的。
整個交談的過程大約不到10分鐘,因為你必須盡快趕回去上班了,我們隔著閘門口說了一些話,最後你開朗地說了個:「謝謝妳哦!」

-

我想如果這真的是宇宙精微的安排的話,讓我花上總共2個多小時的車程以及相對的金錢只見上你10分鐘,然後我再花2個多小時回家。這種芭樂劇情我要是大酒醉也寫不出來。不,就算我願意寫,誰想幹這種事啊!


但我還真的幹出來了。


回程時收到你的訊息:

「感謝妳的紅茶啊」

「不會啦,抱歉還讓你跑出來」

「沒事沒事,你時間算的超剛好!再晚一點就真的沒辦法出來了!」



OK,我開始認真相信宇宙了..........
分類:日記

總是凌晨三點半睡覺,陷入泥沼時便沉沉慢慢地思考,投入溫熱的夜晚裡。

評論
上一篇
  • 心臟與貓頭鷹
  • 下一篇
  • 桌上的熱牛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