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似曾相識(12)


邱浩一臉緊繃,講話結巴,似是千夫所指,百口莫辯。
我突然心疼他起來。我嚇到他了。
"邱浩,我相信你。先不談那塊地的事,請你告訴我,你想接近我是怎麼回事。"
他緊張的臉龐慢慢舒緩下來,我們移到沙發坐下。
"我家族的狀況你已經有初步的了解。我父親就是鼎盛投資的總經理,外公就是董事長。父親猝死,外公怕有商業機密外洩,第一時間就派人封鎖了他的辦公室和住所,直到我回來。"
"外公讓我仔細檢視所有的文件和電腦檔案。分辨可以交辦或需特別處理的事件。"
"我在父親的筆電,發現了一個雙重加密的檔案。檔案裡有十幾張照片,只有幾張原版,其餘大多是翻照。都是同一個女生,從國小,國中,少女到少婦。我用影像搜尋,發現她是鼎盛前事務經理,也就是你的母親黃秋惠。"
"我找了家徵信社,調查你母親的背景,得知你母親和我父親不但是同鄉,還是國小和國中同校校友。"
"你母親在三十歲那年,嫁給了一個飛行員,六個月後,生下了一個女孩取名丁文文。"
我從來不知道,母親在未結婚前就懷了我。
"這飛行員在婚後三年多,死於一場交通意外。你母親於同年年底進入鼎盛工作,但在四年多前,以陪女兒出國念書為由,辭去鼎盛的工作。由於工作表現優異,鼎盛還給了一筆非常豐厚的離職金。"
"你母親於離職兩年後,因肺腺癌病逝,她的女兒丁文文,兩個月後進入鼎盛投資的子公司立威科技公司財務部上班。"
"慢點,你是說立威是你們家鼎盛的子公司?"
講了這麼多話,邱浩已恢復他那冷靜自信的神情。
"不好意思,等到今天才能告訴你,但你是第一個知道的。老劉也不知道。"
"不過我可是憑實力考進立威的。"
"你當然是。但顯然父親在你進入公司三個月間,發現你的存在,並指示在試用期到後,給你給最好的職等和薪水。我在你的人事檔案上,看到父親的註記。"
"這樣說有點不公平。我一直相信我是因為優秀,才拿到這樣的職位和薪水。"
"我也認為,父親是多此一舉了。"
我兩相視而笑。
雖然,現在情況變得更複雜,我的心情卻覺得輕鬆許多。往後,無論真相是甚麼,至少有邱浩和我一起面對。
邱浩喝了 一口茶,遲疑了一下,似乎在找尋最恰當的字眼。
"小文,我想你也會同意,這些資訊裡,隱含著一個可能。"
我看著他,不想讓他說下去。
"我這一輩子,沒有對親人好過。小時候,我痛恨母親,恐懼她的陰晴不定。母親走後,我疏離父親,阻擋他的關愛。父親驟離後,我非常的沮喪,日夜煎熬,不知如何原諒自己。以前,我怨恨上蒼讓我孤獨一人。但中年後,我才明白,是我自己拒絕了父母的親情。"
"所以當我發現,也許,父親有留下一個妹妹。我突然對未來燃起了新希望。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找到她,一定要對她很好很好。"
我的眼淚從兩頰緩緩流下。這就是為甚麼我總等不到你的告白。
"邱浩,事情也許和你想像的不一樣。在這個月前,我從來不知道陳健東是誰。母親不可能臨死前,還不讓我知道真正的父親。"
"你母親從來沒有跟你談過她的老闆?"
他睜大眼睛看著我,詢問的口氣幾乎是愉悅的。
我搖搖頭說,"母親從來沒帶我去她的辦公室,從來沒提過她的老闆。我覺得,如果他們倆有甚麼戀情,應該和我沒有關係。"
邱浩似乎鬆了一口氣說
"我還是想要多了解一點真相,你不想嗎?"
"說到查真相,有錢真好,找個徵信社,就可以查到這麼多我媽的事。"
"那你是怎麼知道,稅單上的郵寄地址,就是你媽老闆的老家?"
"我先搭火車,再換計程車,然後走路到柳葉鄉中正路5號。我在門口等了半個鐘事,確定沒人住那,只好到處訪談,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才得知,收稅單的人叫陳健東。"
"之後,我又打了很多通電話,找到陳健東國中好友,才得知他是鼎盛的總經理。最後,我請媽媽的舊同事吃飯,這才確定,陳健東是媽媽的老闆。"
他露出了笑容說,"辛苦你了,小偵探。以後有類似的事,我的徵信社可以借你用,我買單。"
"對喔,那你可以幫我查那塊土地的事嗎? 我就想知道,我媽到底知不知情。雖然我已經決定把地還給你了。"
"你母親的土地,我憑甚麼跟你要,傻ㄚ頭。"
房間的燈光變得柔和,空氣也清新起來。今晚最困難的部分已經過去了。
"就像你說的,這事的真相還是得弄個明白。至於你跟我的關係,大不了去驗DNA。"
邱浩張嘴笑開了。這次連牙齒都看得見。
"一切都聽你指揮,柯南小姐。"
我們討論了下一步要做的事,包括讓徵信社查訪當初土地交易的相關人員。邱浩和我分別從父母親的遺物中找尋他們交往的蛛絲馬跡。
夜深了,送邱浩到門口,我給了他一個大擁抱。我的頭靠著他的胸膛,輕輕地說
"不論我們有沒有血緣關係,你都是我最重要的親人。"
一開始,他似乎對突然的肢體接觸有點失措,全身僵硬。然後,慢慢的,他的緊繃解除了。他緊緊的回抱我,在我的額頭輕輕的一吻,說
"你也是。"
#似曾相識  #小說創作  #5月  #日記  #商場記實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