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斯卡羅

這部最近蠻火紅的公視戲劇斯卡羅,在這週進行到尾聲。之前的清朝官軍陣營,動員了閩南人與客家人的民兵,要偷襲燒山,消滅有兩千人大勢力的原住民斯卡羅部落聯盟,劇情進行到最劍拔弩張的緊張階段。
在斯卡羅族長「拔給篤」,已釋放美國駐廈門領事,李先得將軍之後,緊張的軍事衝突,出現了一道和平的曙光。李先得感於斯卡羅族長拔給篤的誠意,說動了台灣的清朝道台,道台親自到屏東,命清朝總兵解散閩客民兵,並命令清兵正規軍退兵回台南府城,解除了屏東斯卡羅部聯盟面臨的清軍與漢人進攻的軍事威脅。
於是美國李先得將軍,和斯卡羅族長拔給篤,進行了南岬之盟的和談,希望斯卡羅原住民,遇到在屏東海岸擱淺的外國船隻,能保護外國船員與旅客,將他們交給漢人及台南府城的清政府保護。
這段和談的過程,拔給篤的姪女蝶妹,因為精通閩客英語等多種語言,穿梭於清政府,閩客及原住民等多方勢力之間,費盡心思及智慧,終於使得斯卡羅部落免於滅亡,也使得屏東的漢人與原住民的戰爭被免除,恢復了和平。
蝶妹與美國李仙得將軍之間,有種惺惺相惜的微妙感情存在,但礙於蝶妹是斯卡羅原住民公主的身分,於是兩人分別了。蝶妹臨走前,對李仙得將軍唱的原住民情歌,有種相思相見知何地,此時此地難為情的淡淡傷感。
和平盟約完成之後,蝶妹脫掉漢人服裝,穿上原住民服裝,在母親墳前上香後,孤身走山路要回歸斯卡羅部落,卻在半途,被奸詐的漢番混血的社寮港頭人「水仔」,派殺手持火槍暗殺在河邊。
而蝶妹被社寮港和漢番混血頭人暗殺之後,導演很巧妙的,插進了閩南車城頭人,和保力客家頭人,兩人分別聽到蝶妹的死亡消息的表情。
社寮港頭人水仔,是個見風駛舵的奸巧小人,運用聰明與善鑽營的個性,替原住民走私火槍武器,替閩客農莊走私白米和鹽,也兼做販賣少女,逼良為娼的下流勾當。
社寮港頭人水仔曾為了自己的立場和安全,殺了蝶妹的客家人父親,把她父親的頭顱,謊稱是殺害美國船員的原住民的頭顱,交到府城,要唬弄清政府和美國的李仙得將軍。而蝶妹也曾為了阻止官軍攻擊斯卡羅部落,誣陷社寮港頭人水仔,害他被清軍吊在竹竿上示眾。
蝶妹和水仔的恩怨,可以說糾結得很複雜,在屏東恢復和平之後,水仔趁清軍和美國李仙得將軍離開屏東,蝶妹無人保護,孤身上山回斯卡羅部落,就派殺手把她槍殺了。
筆者覺得,水仔要殺蝶妹,不是因為蝶妹曾經陷害過他,而是蝶妹以閩客原住民英語多國語言,周旋於屏東的各族勢力之間,還把和平任務辦得這麼漂亮,這對原本周旋於閩客原住民之間做生意的水仔來說,蝶妹的外交能力和水仔相似,卻更勝一籌,所謂同行相忌,對水仔來說,蝶妹的存在,就表示原住民不需要靠社寮港的水仔,也能靠原住民自己人的蝶妹,來取得清政府和外國的物資,這樣社寮港就無法再替原住民走私鹽和火槍賺大錢,所以在利益和忌妒心的交加之下,水仔就派人把對屏東和平居功厥偉的蝶妹暗殺掉了。而蝶妹的死,屏東的閩南人和客家人也覺得如釋重負,他們也不希望斯卡羅原住民部落,有像蝶妹這樣優秀閃耀的外交人才,蝶妹死了,閩南人,客家人,社寮港漢番混血一族,都覺得去掉了心腹大患。
看到斯卡羅最後一集的為和平奮鬥的蝶妹之死,不知怎地,就自然聯想到武俠小說天龍八部裡的喬峰之死。兩人都有超越種族與地域的民族平等和平思想,這樣理想性的卓越人物,在種族各自的私心之下,是不見容於當世的。蝶妹與喬峰都是用自己的生命代價,完成了和平的理想。
過於人品潔白和道德善良的人,在各方權勢人物的眼中,閃耀得過於刺眼,刺眼到不見容於他們,在蝶妹被暗殺後,李仙得將軍來到斯卡羅部落,看著這個集智慧,善良,美麗於一身的原住民公主之墓,不禁感慨萬千。
在劇末,台南洋行經理必麒麟,問李仙得將軍,蝶妹的死,是閩南人,客家人,還是社寮的漢番混血一族幹的?李仙得將軍饒有深意的回答,蝶妹的死,是你和我這兩個美國人幹的,我們找蝶妹幫忙解決屏東的種族衝突和國際糾紛問題,讓蝶妹和屏東的閩客等各勢力結怨,
我們兩個美國人解決了屏東的種族和國際糾紛,期間讓閩南人和客家人死傷很多,於是就把仇恨發洩在蝶妹一個弱女子身上,所以蝶妹其實是你必麒麟和我李仙得害死的。
聽到這,必麒麟不禁苦笑,在李仙得和必麒麟的轎子離開之後,兩隻象徵原住民祖靈的梅花鹿走到山巔,饒有寓意的注視著屏東的山和海,而在兩隻祖靈梅花鹿離去之後,彷彿也讓我們看到蝶妹在雲端上,微笑地注視著屏東大地的表情‧‧‧‧‧‧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韓劇-紅天機
  • 下一篇
  • 匠心獨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