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邪惡的力量

最近漸漸發現,邪惡的力量比我想像的還要大,
過去總以為所謂的黑暗不會臨到我
因為我就讓自己站在光明處
以為行得正坐得正,便不會有人來傷害
但就是會有人不顧交情的傷害你
果然,即便甜言蜜語畫大餅,
一個人會有多好就會有多壞,
翻臉跟翻書一樣快是不是一個需要從小培訓的技能,政治上就是在防這種小人防不勝防,
如果壞人從小就被教育成壞人,而且是不自知的成為了壞人(拜某些萬惡教育之賜),那麼我們根本是在光明之處拿道德限制自己的攻擊力。用自以為升高的道德高牆,升得越高越展現自己的人格高尚,但實際上到底對邪惡的人事物做了多少的有效打擊?
因為條條律例,明攤眼前,根本就是給邪惡的人找漏洞用的,這些一條條的規則,他們被訓練得更為聰明了,而我們卻認為寫出來就可以防堵一切罪惡,基本上就是我們這些想成為好人變笨的開始,這些律例只能表明你句句遵守就是善良的人,卻無法讓善良繼續無限上綱,因為我們只看到我們要遵守的,到底這法網恢恢,保護的是誰?只要表現“良好”就會是無罪的。什麼鬼!表現看起來良好還是會有可能傷人的好嗎!畢竟翻臉可以跟翻書一樣快了.
如果說人際就是政治縮影,作為群體生活的生物無人能逃人際政治這一關。
總是說沒有絕對的好跟壞,但絕對有善惡之分,根本不用條例來規範,只要起心動念是良善的,有誰會需要法律約束?
那麼我們的教育,到底要是列出條條法律還是從心開始?
對錯真的有標準嗎?
法律既然只是給想要解鎖的人看的,那能夠有別的判罪方式嗎?只有隱形的力量可以管束瀰漫於無形的罪惡。
對我來說,法律就跟錢一樣,只是工具,端看使用的人。
這些系統起初是可能為了善而設立的,卻讓邪惡更為猖狂,果然良善的人都越來越笨了…

美國人崇拜的超人真的是好人嗎?可能只是邪惡的人讓超人變成超人的,是化了妝的邪惡,披上羊皮的狼。
大家都知道榜樣跟偶像的影響力多大, 這是場攸關無數人生的遊戲,而且還沒停止。
#邪惡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愚鈍如我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