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12

分享

忘不掉的921夜晚

那個晚上,彷彿世界末日的到來,天崩地裂的畫面在我眼前上演,我和老媽看著高層樓上的住戶們卡在陽台中求救,不斷揮動著手,怕一停止就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的存在:而我和老媽只能跪在地上痛哭邊唸著佛號祈求這一切是一場夢
地震 九二一地震 台中 回憶 故事

取自賴鵬智網圖

1999年9月20號的晚上,高職一年級。
那一個晚上,我正煩惱著會計不及格少一分打一下的這件事情害怕到有點睡不安穩,因為我只有考六分,也就是說我要面臨被打54下的這件事情。
一邊心煩害怕的我,終於在十二點多睡著了,因為從小就對音響癡迷的我,我的床頭櫃上放了兩座高達150公分的巨型喇叭(根本是可以開演唱會的那種)那天晚上的風好大,我的房間旁邊沒有任何的建物,風聲咻咻的從窗戶縫中竄入,我的夢中出現了風太大吹的整個建築搖來晃去的場景,直到晃到我整個震醒時,眼睛一張開床頭上的喇叭剛好從我的正臉傾倒而來,我嚇的趕快翻身下床,才發現是「地震」,我的雙腳完全站不穩,這個地震左右搖晃外,不時還上下拉扯,整個建築物發出了很可怕的磯咋聲響。
「地震~地震」老媽大聲的叫我,從房間跑出來,像是喝醉了一樣一邊跑一邊歪著走路。「趕快來抱哈哩,趕快來抱哈哩」爸媽抱著家中的主樑(哈哩為樑柱的日文)等地震小一點時再跑到樓下安全的地方。
「喀~喀~喀 轟轟轟」外面傳來很可怕的聲音,從聲音可以猜出,外面有恐怖的事情發生了,從陽台看過去可以看到南投方向整個天空都是紅光,真的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樣可怕:只有我家當時養的一隻呆萌博美狗QQ高興的跳來跳去,他可能以為我們是為了什麼正在興奮中。(QQ ......腦袋也很QQ)
我跟爸媽小心翼翼的拿著手電筒爬樓梯下去,因為不知道建築物損壞的程度,很害怕有樓梯斷裂的事情發生,整個區域都沒有任何的光線。
一走出路口,那個畫面我整個看傻了,隔壁大樓內的商店街三樓變成了一樓,其他樓層的外牆倒塌,建築物歪七扭八,我每天去買早餐的麵包店,和我常去整理電腦的電腦店,都消失了,許多人在建築中哭嚎,大喊救命.....
有人爬著外牆的水管下樓,全身佈滿了鮮血,說著家中的慘況。
當時餘震不停,只要一震就可以發現喊救命的人更少了,地震過了好幾個小時,我們這邊就像是被世界遺忘似的,沒有任何救難隊到現場,只有很多人拿著衣物卡在陽台的縫隙間揮動,然後嘶吼著救命,樓下的人們不斷的喊著誰來救命,拜託誰來救命。過沒一會,喊救命的聲音變少了,原本揮動的衣物一件件的掉落到一樓。
那棟大樓原本就常讓我不寒而慄,在我印象中,那棟大樓原本是一個超大河溝,是柳川的分支之一,但他的河水總是滿滿的,旁邊雜草叢生。
河溝的另一邊,則有滿滿的傳說,有人說那邊曾經是屠宰場,也有人說那邊是亂葬崗(但我調閱了史記並無此記載)但對那個河溝的另一頭我倒是充滿好奇,因為像是中元節時,都會有住戶去河溝另一頭燒金紙,連我媽也會交代要去那一頭燒,我不知道是因為那邊有空地,還是有其他寓意:但我能確定的是那棟大樓蓋好後,沒有一個本地的住戶購買。
但不管多炎熱的夏日,只要經過那棟大樓都可以感受到冷冷的風竄出,也聽聞有不少有設神壇的住家搬入後,神明就發爐指示要趕緊搬離,或許神明也知道這塊土地將會有不幸之事的降臨。
我跟老媽跪在路邊,許多人的哭泣與救命聲交雜,看著這一些在你眼前求救的人們,但你卻只能束手無策時,除了痛哭與祈禱,我們也無法做些什麼,那一個晚上,南投埔里酒廠的大火,讓整個南投天空呈現紅色的火光,一邊是哭泣的人們,一邊是紅色的天空,這一切如此的真實。
過了二十幾年,那一個夜晚的畫面還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地震  #九二一地震  #台中  #回憶  #故事 
分類:日記

同志生活|回憶|生活分享|昭和臭男子

評論
上一篇
  • 俗女養成記第二季第六集後感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