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3

分享

夜夜夜夜

一朝別後,二地相懸。
只說是三四月,又誰知五六年?
七弦琴無心彈,八行書無可傳。
九連環從中折斷,十里長亭望眼欲穿。
百思想,千繫念,萬般無奈把郎怨。
萬語千言說不完,百無聊賴,十依欄桿。
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圓人不圓。
七月半,秉燭燒香問蒼天,
六月三伏天,人人搖扇我心寒。
五月石榴紅似火,偏遇陣陣冷雨澆花端。
四月枇杷未黃,我欲對鏡心意亂。
忽匆匆,三月桃花隨水轉。
飄零零,二月風箏線兒斷。
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為女來我做男。(怨郎詩-西漢/卓文君)

清‧赫達資《麗珠萃秀冊‧漢卓文君》局部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要過多久 人才會死心(卓文君的怨郎詩 兩千一百多年過去了 女人還是一樣的處境不是嗎)
要經歷多少次等待落空的失望 才會看清 永遠不會有了 不回來了 
感覺已漸漸的麻木
隨著時間的流逝  人長成了  又沒有成長
等著等著等到最後
才發現一開始就不是公平的 不是珍貴的 不是獨一無二的唯一

即使我放棄了我自己和全部的所有
也喚不回一顆真誠對待的心
從小彆扭 
放逐青春
到老又回頭彆扭
但我已不恨 不是不想恨 是不願浪費力氣和時間去恨
我已不是過去軟弱無力的孩子了
即便帶著傷 我也一路匱乏困窘顛簸敏感的長大了
有了疤痕但不忘了痛  從傷口開出了花朵結成新的果實 又會是另一番風景境地
旅人繼續負重前行
花繼續往天空長去 
在夜裡 繼續唱著 夜夜夜夜


我問天問大地 
也迷信問問宿命
不恨你
但我怨你............不愛我 何必有我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