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如何看待這場意外和疼痛?

受傷 疼痛 意外 被愛 安全
受傷 疼痛 意外 被愛 安全
騎著U bike要前往北海岸,為了撿飛走的帽子,我在下坡路上壓了煞車,然後——我就摔出去了!!
身上多處擦傷流血,一搓頭髮送給柏油路了,左腦撞擊後左眼視力一度模糊,路人+小黃輾轉把我送進基隆長庚急診室。台灣醫療真好,我照了X光、超音波、斷層掃描,打了破傷風和止痛針,清潔傷口、擦藥包紮,只花了$690。所幸,毫無骨折或內出血,視力也恢復正常。
話說我上一次進急診室是6歲的時候了,當時我跌倒,一根鐵釘穿過下巴,縫了三針。
晚上回到家,我覺得頭好痛、腳更痛,撞擊部位都腫成米龜了。我在痛痛痛痛痛中對神說:「求祢教導我該如何看待這場意外和疼痛。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犯這種錯?」(這種傷一般不是出現在兒童或青少年身上嗎?我怎麼會把自己摔成這樣?)
隔天,當我萬分艱難的穿上衣服準備外出去配眼鏡(因為眼鏡少了一片鏡片)還要去剪短髮(為了遮掩禿頭和方便換藥)時,神真的回答了我前一天的問題,而且就著我所提出的「意外」和「疼痛」兩方面回答。
Q:如何看待這場意外?
A:妳的體質(妳人生中最關注的事)已經改變了,所以,摔倒受傷是必然的結果。沒關係,我給妳恩典,妳會平安好起來的。
原來,長年來,我的人生信念第一條,一直都是「要安全」,意即:要努力保持自己不受傷、不生病。然而,2020年8月到2021年7月,上帝醫治我「因童年負面情緒不被理解和接納導致完全感覺不到愛也無法愛人與被愛」的問題,我根深蒂固的體質已經轉變了,我不再把「安全」視為人生第一要務,現在我的人生信念第一條是「要住在愛裡」,意即:我可以自然的去愛人與被愛。當我的潛意識不再戰戰兢兢每分每秒都想保持自己完好無損,摔車跌倒、吃壞東西拉肚子等,這些意外就是自然會遭遇的事。
幸好,有路人停下來載我去礦工醫院,礦工醫院醫護不收掛號費就幫我簡單清一清、誠懇建議我去長庚照片子、叫小黃送我去長庚,長庚急診室醫護人員忙得團團轉,還能用充滿耐心和客氣的態度對待我這種沒有性命危險的小傷患。幸好,Tz一直陪著我,在我視力不清時當我的眼,在我掰咖時當我的拐杖、借輪椅來推我,在我背痛無法背包包+手痛很難掏手機證件錢包時當我的工具人,還有,晚上回到家當我的看護幫我洗澡和換藥。幸好,認識的醫生夫妻給予實際和專業的建議,收到訊息的朋友們都關心我、為我禱告。我雖然沒有保住「安全」,但我擁有許多「愛我的人」和「向我付諸善意的人」。
Q:如何看待疼痛的感覺?
A:妳已經很久沒有受過皮肉創傷了,妳對這種感覺感到陌生和困惑。沒關係,跟心痛比起來,皮肉痛是妳可以承受的。
原來,當我6歲跌倒下巴被鐵釘刺穿時,媽媽驚嚇得不斷責罵我、驚慌得忘了安慰我,我一直聽見媽媽說:「我叫妳不要在那裡玩,妳不聽,現在活該吧!就只知道找我麻煩!哎!妳活該,哭什麼哭!找麻煩!」從被拖回家清潔到奔去急診室縫針,我完全不記得自己的下巴不斷滴血有多痛,我只記得媽媽的責罵讓我心裡好痛好痛。
原來,從那時起,我用力的對自己下了一個心理誓言:絕對不可以受傷或生病,疼痛的時候絕對不可以掉眼淚。此後,我打針不哭;手被尖銳的草葉/紙張/美工刀割流血,我會不動聲色的自己抹藥膏用ok繃包好;腳趾頭被重物砸到腫起來或踢腿時敲到硬物,我面目猙獰,自己秀秀自己;感冒發燒時假裝自己沒事;過敏打噴嚏時用力閉緊嘴巴(變成習慣以後直到現在朋友仍會笑我打噴嚏的聲音極度詭異);高中時遇到公車變態,我只會靜默不語、一動也不動,因為我不想造成別人的麻煩。我再也沒有因為受傷或生病而被罵,但也再也沒有因為疼痛或脆弱而被關心、被照顧、被安慰、被保護。
如果不是神治好我的「被愛感覺障礙」,我可能直到現在還會認為:任何愛我的人都會在我脆弱的時候傷害我,避免心痛的唯一辦法就是不要愛人,也不要讓人愛我。
現在,我還是頭痛難以咀嚼食物+腳痛難以走路,但,許多人向我付諸的愛與善意,讓我心裡暖暖的,皮肉痛就真的沒有什麼太大不了的了。
我只是正在經歷,正常人生會有的犯蠢和意外。
#受傷  #疼痛  #意外  #被愛  #安全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上帝站在哪一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