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等待6年,終於拋下的黑色彩帶(二)

HBL 泰山高中

隊史第二次進冠軍斯賽被能仁慘電,彭柏樺是唯一哭的球員,因為主力只有他高三,他賽後也沒好氣地說:「他們還有一年,我畢業了啊!」

「學長!很久沒有回學校,菩提樹都砍光了!」
那是107學年度的高雄複賽,泰山高中外卡輸給南湖高中,無緣該屆八強,我在高雄巨蛋場外,和同業甫爺找阿彬聊一下狀況。
其實那一場真的是宿命的巧合,那天輸給南湖,是12月29日,5年前同一天,也是在高雄,同樣的日期,同樣在外卡,輸給南湖被淘汰。
最妙的是,泰山一樣是只打一場贏就晉級,南湖一樣是一日兩戰,唯一沒有相同的是,5年前的場地在雄中體育館。
阿彬不是很驚訝,因為他不論是在泰山當球員還是教練,只要打外卡從沒有晉級過,他高中三年都在外卡止步。
閒聊結束後,阿彬就開玩笑說,菩提樹被砍光了,記得回母校走走。
HBL 泰山高中

泰山的莊敬樓,以前不是長這個樣子,門前的樹就是菩提樹,當然也不是以前那幾顆樹了

菩提樹是跆拳隊教練發明的梗,教練會在我們上課時去巡堂,看我們有沒有打嗑睡還是不專心,抓到的話就是被叫出教室,在室外罰站。
教練就會說:「你就到菩提樹下去懺悔,思考為什麼把你的人生浪費在睡覺上面!」
不過阿彬沒有被罰過,但是他常用這個來跟我哈拉!
以阿彬的個性,加上他見過風浪,球隊打得好壞,他都不會有太明顯的情緒反應,就算有,在見到記者之前,他大概也都罵完了,出來面對我們就開始幹話模式。
其實是,阿彬對他的陣容很有信心,他說有幾隻不錯,也許高三是最有機會的一次,也就是109學年度,而108學年度,也可能有不錯的成績。
HBL 泰山高中

從國中看到高中畢業的蔡宸綱

108學年度,從開季就預估,能仁奪冠的呼聲最高,他們的戰力也沒辜負大家的預測,就算複賽打得有點跌跌撞撞,但還足以讓他們撐回台北的八強賽。
果然最後爭冠戲碼,就是能仁對泰山,不過能仁的球員前一年都有冠軍賽經驗,又更加成熟,加上新秀的戰力也相當可觀,都由能仁掌控全局。
這一次和上次不同,阿彬沒有躲回休息室,還很開心跟大家聊天、鬼扯,因為他很清楚,真正的機會在109學年度,所以心境上大不同。
「上一次我真的很想要(冠軍),所以挫折才這麼大,這一次晉級真的是意外,而且一開始就打這樣...
阿彬說,接班的那一批真的不錯,他也很清楚,最有機會的一次,就在109學年度,加上108學年度的12人大概畢業一半,只要磨合得好,戰力確實值得期待。
不過經過103學年度被逆轉丟掉冠軍後,不只是看戲的我,連阿彬自己都不敢太大意,再有信心也不敢輕忽,畢竟莫名其妙翻船,在學生籃球可是屢見不鮮。
#HBL  #泰山高中 
分類:運動

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與一些糟糕事,我在2020年結束在報社的體育記者工作,雖然未完全脫離,但已經不是我的主頁,一些沒有發表的專題,我想用回憶的形式紀錄下來,為那些與我有良好互動的選手們,為我們一起經歷過的賽會點點滴滴做一個紀錄。

評論
上一篇
  • 等待6年,終於拋下的黑色彩帶(一)
  • 下一篇
  • 等待6年,終於拋下的黑色彩帶(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