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日更挑戰#23】最糟的自我放棄

過去的好標籤限制了我的思想與存在,過度加深某些人對我的執著,那些終究不在了,我不是你們的好天使,好隊員,就連我自己都覺得,我誰也不是。
憂鬱症 崩潰 治療 心理分析 過去

那個幸運的傢伙與鬼影

腐朽的昔日資優生,名為獎狀的成疊廢紙,什麼都無法拯救,留下的是滿心瘡痍與天天瀕死的情緒。
當時試圖超齡成熟的那個我,肯定早預料現在的樣貌,但光只有假裝大人舉止,光只有日記警惕果然不行,伴隨著自己最久的,終究是創傷。
一點一點凋零,本就沒熱忱,連強迫的動力都消逝。
分崩離析的我,只能看著選項,什麼也不想做。
那個總被讚揚的我,那個總被要求出賽的我,都已經是過去式,早就死了。
曾堆滿獎金的存摺被掏空,名為親情的偷竊,未成年存下的六位數不只是數字,是忍著重度憂鬱症,替自己未來找出入留下的希望,卻一點也不剩的消失了。
當時能撐過去,但現在的我該何去何從,沒了動力,我應當開創新生活,但我無處可去,被心牢緊緊困住。
必須像以前一樣奮鬥,我知道,但真的好傷心,而滿身傷的感覺一次比一次遲鈍,漸漸肌膚上出現難堪的白疤,喪失的耐力幾乎宣判我死刑。
宇宙學能拯救我嗎?我該麻木嗎?
身為照顧者的角色該放棄嗎?
一直警惕不能給人添麻煩,安分守己的我,最終到極限,就快成為大麻煩。
無法再維持的溫柔幽默,會被什麼取代。
肯定是不堪入目的某些特質吧。
想完全放手,完全拋開,我對自我的設限。
能在死前發展真正的自己嗎?能發自內心說聲活著真是太好了嗎?
完全不信任自己也無法抱期待。
但得繼續堅持嘗試,我只剩堅持。
病情發作的我根本不可能被接受,我得一人面對直到通關。
只能這樣,康復前誰也不能再親近。
#想睡 #勞累 #精神疾病 
#憂鬱症  #崩潰  #治療  #心理分析  #過去 
分類:心靈

對創作者最好的讚賞,就是啟發閱覽者對生命有新看法。正在執行【行星星座宮位擬人】的【星系】故事。

評論
上一篇
  • 【日更挑戰#22】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1-〈初章–DATA〉 2/6
  • 下一篇
  • 【日更挑戰#24】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1-〈初章–DATA〉 3/6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