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似曾相識(13)

6/24
剛跨出公寓大門,就看到邱浩站在他的Toyota旁等我。
"早,你今天回總公司啊?"
"我怕你睡晚了,先送你到公司再去新竹。昨天的測試還需做點修正。"
他穿著白色polo衫和卡其褲,戴著太陽眼鏡,容光煥發,帥到閃眼。他拿給我一個紙袋,裡面有一杯咖啡和兩個三明治。
"還沒吃早點吧,昨晚睡得好嗎?"
從來沒有人如此寵我。當他妹妹也不錯。
"事情講開了,當然睡得好。你呢"
"回國後,睡得最好的一晚。"
車子開上路,我想起昨晚漏掉的事。
"我發現在鼎盛,好像沒人知道總經理過世的事。"
"那是外公的意思。"
"為甚麼"
"外公希望在我對公司的營運有相當的了解,可以接手爸爸的職位後再公布。"
"你的意願是?"
"剛回國時是零。現在經過這次稽查資安系統,發現鼎盛集團財務穩健,制度健全,投資方法科學,內控嚴謹,是個有發展的好公司,所投入的行業也很有意思。我很佩服父親的眼光和管理方式。"
"所以現在願意了。"
"應該說,有五成意願。"
"你的顧慮是甚麼?"
"外公的角色。從小,我親眼見外公如何為難父親。他是一個最難纏的董事長,我不確定能和他和平共事。"
"但你外公已經近風燭殘年,他要為難你,怕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吧。"
"這是事實,但我從小就抗拒接班,自己也有千百種理由反對回歸家族企業。要完全說服我自己,還需多一點力量。還有,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我的意見? 有沒聽錯,我嚇了一跳,差點打翻咖啡。
"這太複雜,我不知道如何給意見?"
我說的是實話,鼎盛集團年營業額少說也有幾千億,旗下投資的公司橫跨傳統產業和高科技業。員工也有上千人。邱浩才三十三歲,最擅長的是寫程式,不是創業投資或企業管理。
"小文,你的意見對我很重要,可別說你跟我不熟。"
"讓我想想。"
車子已到公司門口,我下車時,碰到劉副總,他趨前和邱浩打招呼說,
"啊,邱博士,今天在台北,中午一起吃飯。"
"改天吧,我去新竹了。"
邱浩車子走後,劉副總笑著對我說
"專程的耶,丁文文,你出乎我的意料。"
我想跟他說,等你知道邱浩的真正身分後,才真是要掉下巴了。
6/27
我翻遍媽媽的遺物,並沒有找到任何和陳健東有關的物品或文件。我同時發現,和鼎盛有關的東西,譬如,公司同仁聚餐的照片,公司送的新年禮物,離職時同仁送的琉璃擺飾等,也都不見了。應該是媽媽走前,自己清理掉的。
我幾乎可以肯定,陳健東不是我的父親。母親曾說,我開朗樂觀的個性,像極了父親丁有民。奶奶在世時也說過,我堅挺的鼻樑,簡直就是父親的翻版。但最重要的是,母親完全沒有理由瞞我。母親知道,我不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不論發生甚麼事,我都不會怪她。
但我不能肯定的說,他倆沒有私情。母親雖然年輕喪偶,但卻從不抱怨命運,也不再追求愛情。她熱愛工作,每天都精心打扮,開心上班,每逢長假,總說無聊難耐。我以前常困惑,為何上班可以帶給她那麼多幸福感。
邱浩那晚說,他們兩人的辦公室就在對面,工作時可以看到彼此。可是,他們同事了十六年,卻找不到一張只有兩人的合照。
也許辦公室戀情就是要謹慎。母親是一個低調的人,雖然在大公司當經理,卻從不送人名片。朋友往來,也不談公司事。
6/30
邱浩請我晚上到他家吃牛排,我下班就直接過去。
按了三次門鈴,還是沒有動靜,我開口喊"邱浩","邱浩"。
他穿著圍裙開門。
"這麼著急啊,我在廚房,抽油煙機太大聲,沒聽見。"
"我好幾天沒看到你了。"
我委屈的說。
他摟住我肩,一把拉我進屋內,輕聲的說
"我也很想你。"
他終於想通了,妹妹也是可以擁抱的。
客廳裡擺著一大束的黃色文心蘭,音響裡撥放著Elgar的愛的禮讚鋼琴獨奏曲。他是一個細心浪漫的大男孩,只是殘酷的童年,讓他以封閉自己的心來保護自己。
"你坐一下,晚餐馬上好。"
我在展示櫃上,看到一個銀色相框,照片裡有一對父子,父親約莫三十歲,兒子七八歲,兩人對著鏡頭開懷笑著。我很確定,上次來並沒有這個。
我仔細端詳照片中的爸爸,眉宇間和現在的邱浩有幾分相似。小邱浩則稍顯瘦弱,但天使般的笑容是無比燦爛,原來他們也有如此快樂的時光。
邱浩給我倒了紅酒,
"好牛排一定要配紅酒。在美國時,因怕喝酒開車,上餐廳很麻煩,都要坐計程車。後來,我就開始學習自己做。"
他煎了牛排,做了凱薩沙拉和南瓜湯,都十分美味。我細細品嘗。
"太好吃了,以後沒法上餐廳吃牛排了。"
我誇張地說著。上回和劉松慶夫婦來,太拘謹,沒來得及好好稱讚他。
"那以後就回家吃。想吃我就做給你吃。"
說甚麼呢,還有那麼多問題懸在天空,踩踩煞車吧,
"你甚麼時候回台北的?"
"中午就回來了。立威的案子算是結束了。"
"提早一個月,太厲害了吧。"
"我做案子不但快,而且好,立威現在資安固若金湯了。"
第一次看他講話如此自信滿滿,神采飛揚。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好像變了不少。
晚餐用畢,我們一起把碗盤放入洗碗機。
"對了,徵信社說,辦理那塊土地的仲介已離職。可能還要多一點時間,才能找到我們要的答案。"
"看來徵信社也沒那麼厲害。我媽的遺物也沒找到任何線索。她好像自己把有關陳健東的東西都銷毀了。"
"銷毀了? "
邱浩皺起眉頭,陷入深思。
" 小文,你媽是怎樣一個人?"
"她是一個特別善良的人。對別人總有同理心。有一回,在市場外,看一個少年兜售水蜜桃,成色不錯,但價錢稍貴。母親毫不猶疑,也不議價,買了一箱。沒想到回到家,發現有一半是爛的。我想回去找那少年理論,母親說,算了,他還要擔心被發現,多不容易。"
"每年聖誕節,我們會到101廣場看街頭表演。母親總準備一疊百元鈔,分給表演者。她會說,他們為大家帶來歡笑,應該受到鼓勵。"
"我們雖然不富裕,但母親教我學會知足和分享。"
想起媽媽的好,我的眼眶開始發紅,邱浩怕我哭,忙說
"有時還沒弄清楚,就答應要還土地。"
我笑了出來,氾濫的情緒總算抵擋住。他現在已經很會哄我了。
"從你身上,我可以看到那個善良。你跟你媽一定很像。"
"也不全然,我媽很文靜,我就很聒噪。"
邱浩呵呵笑了起來。
#似曾相識  #5月  #小說創作  #電視劇本  #日記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