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等待6年,終於拋下的黑色彩帶(五)

HBL 泰山高中

跟地瓜哥拿到授權了,從此文開始,所有的照片都是經過HJ SPORTS同意使用,請勿隨意轉載

冠軍賽當天,其實是一個熟悉不過的作業場合,畢竟從103學年度起,每年3月初就要在小巨蛋工作兩天,這一次不同的是,泰山高中又回來了!
前一年對上能仁家商,老實說一面倒的戰況,加上早有預期,沒有太多感受,而且那時我還沒離開老東家,事情也做不完。
在前東家工作,就是要求即時、稿量大,有個什麼風吹草動就是寫一篇,明明有些東西,就是要等比賽結束、訪問完,然後詳細、簡潔地寫出稿子,但在追求流量與即時速度的今日,這些作法都是屁!
加上有時候主管心血來潮,又給你來個行前教育下指導棋,從中午踏進小巨蛋前,就要低頭一直發稿,我記得有一年,光冠軍賽當天,我一個人就寫了18條稿子,坦白說有些稿子都是垃圾,但是長官要這些垃圾我也沒辦法。
後來我離職,到地瓜哥那支援,老實說一度不適應這種節奏慢的工作需求,明明是我追求的,但我卻搞得很吃力,還被地瓜哥虧說:「奴性太重!」,一天只要兩則甚至一則,我還有點應付不過來。
沒辦法,以前就是只要抓到任何零碎的訊息,哪怕只有100字,也要發出去,然在再自己湊上300字的廢話,更氣人的是,有時候主管還會提出說,還要有些有深度的稿子,常常讓我有想打人的衝動。
我慶幸的是,剛好泰山爭冠這一年,我離開了,不然我會面臨一個情況,寫太多主管會來酸我泰山校友就是有愛,寫太少他會來靠北說,你母校還寫這麼一點。
記得有一次主管的母校也要打四強,記者會上8支球隊,我出了大概4則稿子(其實正常就一則),結果沒為他母校單獨寫一則,隔天早上來跟我吵個不停,好像我殺他全家一樣,這就是為什麼我要收斂的原因,因為我如果不爽他這樣子,我自己又整天在那邊泰山長泰山短,那就跟他沒什麼兩樣了。
HBL 泰山高中
回到冠軍賽當天,女子組冠軍戰開打後,我跑到小巨蛋外面透個氣,剛好看到泰山在集合,我跑去找阿彬喇賽。
剛打完季軍戰的杰哥也在場外,他跑去跟阿彬加油打氣,「因為你絕殺我!你一定要拿冠軍!」
其實有點後悔沒有帶相機出來,又錯過個新聞點,但想說還是放慢節奏吧!
後來跟阿彬扯個沒完,進場前,還在門口留下搞笑的照片
HBL 泰山高中
時間真的過好快,我沒想到我還可以連續兩年,在小巨蛋看見泰山打四強,那時我一直想起6年前被逆轉那夜的隔日早上。
我在睡夢中聽到手機訊息聲響,起身觀看後是阿彬的訊息,他說感謝我對球隊的支持,但泰山一定會從頭來過,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他晚上回去痛哭,隔天心情難以平復,並沒有參與練球,沒想到過了5年,就迎來兩次挑戰冠軍的機會。
「到底有沒有機會,在歷經冠軍榜單中,寫上我們泰山高中的名字?」是我在腦海裡一直想的事情。
還在當泰山的學生時,泰山是一直在資格賽、預賽徘徊的隊伍,在我高中第四年(體育班念一年,電子科三年)時,終於打進八強,但第一場輸給有吳岱豪坐鎮的再興中學。
剛當記者時,泰山有周儀翔,成為一支只要球員成熟,陣容整齊,就有能力問鼎四強的隊伍,但也有跨不過八強門檻的時候。
阿彬在我畢業後入學,他當球員那三年,連八強都沒打過
最早最早,泰山在HBL繳學費的階段,成績差到被自己學校的學生看不起,我記得在學校友誼賽,還有班級敢喝倒采,而且還是我們班。
也要歸功HBL這幾年發展得成功,透過轉播熱度,加上商業包裝與媒體報導,球迷也被「教育」了,了解光是要闖進八強,就是多艱難的考驗,我也聽說,其實在我畢業後幾年,球隊的地位就逐漸改觀了,雖然偶而有雜音,但還曾在四維堂辦直播。
這些阿彬都心有戚戚焉,畢竟他經歷的比我多很多,甚至認為,學生從瞧不起轉為支持,是這幾年的事情,比我認為的時間來得晚。
 但不論如何,又走到這一刻,只剩下最後一場了
#HBL  #泰山高中 
分類:運動

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與一些糟糕事,我在2020年結束在報社的體育記者工作,雖然未完全脫離,但已經不是我的主頁,一些沒有發表的專題,我想用回憶的形式紀錄下來,為那些與我有良好互動的選手們,為我們一起經歷過的賽會點點滴滴做一個紀錄。

評論
上一篇
  • 等待6年,終於拋下的黑色彩帶(四)
  • 下一篇
  • 等待6年,終於拋下的黑色彩帶(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