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日更挑戰#25】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1-〈初章–DATA〉 4/6

【閱覽前須知】
〈初章–DATA〉至少兩萬五千字,所以會分段發布。
這是2016年的坑,寫了五章,沒想完成單純是覺得這不可行,但當時寫得時候很認真。
這和 #不要吃人類 不同,這是完全獨立的世界觀,以超能力者為主題的故事。
字數至少有7萬字以上,著作權依然為我所有。
喜歡的旅行者可以至文底,按拍手給予支持。
日更挑戰 小說 超能力故事 黑潮 災難

攝像於GTAOnline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初章–DATA〉4/6
前往實驗室的路上,伊格爾深鎖眉頭,臉色難看的使人胃疼。
「噁噢……」或者該說至少使亞瑟感到胃疼。
亞瑟一向不喜歡這種尖銳的氛圍。
「隊長、我們就一起行動吧。」海倫娜壓低聲音,在透的耳邊輕聲說道:「不然你看,這樣團體士氣也太低迷了。」
雖然準確來說低迷的只有亞瑟與伊格爾,鹿理倒是對要回前線充滿幹勁。
「線人提供的情報涉及生命安全,我不希望擴大危害。」
說著最主要的顧慮,透同時也提出另一邊的問題:
「而就算能在中途趕上慶典,有很大的機率失去非法活動的證據。」
「但是……」海倫娜還未在沒有透的情況下出過任務,心裡不免有些擔憂。
透不只是自己的原隊長,更是教授戰鬥的長官。
海倫娜認為某些層面自己已經產生依賴性。
「在情況不明的情況下,過度分散人力不是明智的決定。」
透雖想盡可能的安撫海倫娜,但目前的情況下,透不打算改變計畫。
「所以你認為一個人去找線人就很明智?」伊格爾介入兩人的談話,雖然走在最後頭,但他拉高音量,使人無法忽視。
「我獨自行動的次數較多,比較容易即時應對狀況。」
或許有些自以為是,但透認為自己能處裡好。
即便遭到埋伏也總會有辦法解決,他有這樣的自信。
「可能是陷阱你也要單獨去?」伊格爾語氣稍嫌埋怨。
即便透講得委婉,但伊格爾確實無法否認,透的單人行動次數遠高於他們。
然而對於他又要單獨行動,心裡就是覺得不妥。
「抱歉。」就算不正面答覆,透仍舊表明了堅決。
雖然對伊格爾感到虧欠,但透希望他能明白為何這樣安排:
「海倫娜和亞瑟的經驗仍有些生疏,而鹿理雖然和你資歷相當,但鹿理大病初癒,健康狀況還未完全穩定,所以希望你能用知識和經驗協助大家。」
伊格爾確實有資格生氣,擔任臨時隊長是很大的責任,透也不希望施予他太多壓力,但根據大家目前的狀況,伊格爾是最合適的代理隊長人選。
「我希望你們能互相照應,好嗎?」環視每個人,透帶有歉意的說道。
「伊格爾,你可以做到嗎?」
最後,透看著憤怒逐漸化解在複雜情緒下的伊格爾,語氣放軟的輕聲詢問。
「……嗯。」最後不敵透的安撫,伊格爾接受了這次的行動方案。
由伊格爾擔任總指揮,鹿理遠程監控,海倫娜與亞瑟進行實地探查。
彼此根據擅長的領域配合,小心觀察並採集證據,照理說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放心||鹿理會照顧好大家的!」
「噫!」
「放開。」
趁機偷襲反應不過來的海倫娜與伊格爾,鹿理將兩人牢牢用雙臂抱了過來。
「為什麼就是不抱我?」亞瑟這次依然在一旁乾瞪眼。
看著重新恢復生機的團體,透的心情稍微好點,他希望自己不會是個糟糕的隊長。
隊長獨自行動不是好典範,但線人致電時的焦慮令人顧慮,雖然這個行動方案不是上策,但在人力資源有限的情況,仍然是透的最終決定。
「來了來了!」
談話的過程中,透一行人已經到達實驗室前的走廊。
這時,一位女性揮舞著雙手熱情招呼,褐色的俏麗短髮在空氣中躍動,健康的淡奶油色肌膚與臉頰上淡淡的雀斑,使她整個人更顯得陽光朝氣。
「嗨||蒂娜!」
「鹿理!」
鹿理很快的衝過去擁抱自己的好友,蒂娜也十分欣喜的回以擁抱。
「真好||」亞瑟飄飄然的說道。
兩位高挑美麗的女性在面前相擁,豐滿的胸圍與圓潤小巧的胸擠壓成美好的三明治。
亞瑟感覺到幸福指數高漲,失神陶醉在這番景致中。
「早早把事情解決吧。」伊格爾不想煞風景,但現在只想趕快把前置作業完成。
「對對對!伊莉紗長官製作了很||棒的裝備喔!」蒂娜一說起伊莉紗,黑色的眼瞳便灼灼有神,語調無法控制的雀躍高亢。
「我們快進去看吧!可不能讓伊莉紗長官久等!」
自個說完,蒂娜便牽著鹿理率先衝進實驗室。
一進到實驗室,與三個小時前不同,本來就堆滿器械的房間變得更加擁擠,大大小小的木箱幾乎擋住整個出入口。
「呦!好久不見啦!透!伊格爾!」一道豪邁低沉的嗓音傳來。
「老、老虎?」海倫娜與亞瑟看到聲音主人的瞬間忍不住驚呼。
穿著粗獷服飾的老虎向人一般站立,舉起偌大的手掌打招呼,並露出爽朗的笑容。
雖然樣子十分友善,但銳利的牙齒還是使海倫娜起了寒顫。
「晚上好,道森先生。」透微微點頭示意。
「……好久不見。」伊格爾些微遲疑後才回以招呼。
「隊長,這個人究竟是?」海倫娜扯了扯透的衣袖,怯怯地問道。
「這位是道森先生,是我和伊格爾以及伊莉紗的舊識,以前受了他很多照顧。現在也常替我們運送各種貨物。」透向海倫娜輕聲說道,希望她放輕鬆,不用擔心。
道森的出現也解釋為何研究所內有這麼多木箱。
大概全是伊莉紗訂的零件與器材。
「太謙虛了,是我受你照顧才對,看看我,如果沒有你,我早就爬行到山上去了!」
道森一邊說著,一邊用雙掌出爬行的動作,隨後便自個大笑起來。
當然,現場也只有他覺得這是笑話。
「這是……什麼意思啊?」亞瑟聽的一頭霧水,看向海倫娜,後者也滿臉困惑。
「異病因子。」突然伊格爾語氣低沉的說道。
「你們還記得以前被收留時,那幾年打的針嗎?」回頭看向兩人,伊格爾繼續說道。
「阿||那個阿,還記得!」亞瑟右拳擊掌,頓時過去的記憶浮現。
「每天都要打超麻煩的,而且每隔兩小時就要打一次。」
還曾因為厭煩跑著給護士追。
亞瑟想起這滑稽的片段,忍不住露出尷尬的笑容。
「我也不喜歡那個,每次注射都有種奇怪的感覺……」
跟著回想起來的海倫娜,回憶那令人不適的感受,忍不住吐出舌頭一臉埋怨。
「哈哈哈哈!原來他們還不知道阿!」道森就像聽了個笑話般,誇張的笑出聲。
「因為沒有特別提起……」聞言,透只是露出苦笑,依然不打算多談。
見道森和透沒有要解釋的意思,伊格爾便自行說下去:
「那是較高純度的異病因子,能用來減緩裂縫病的異變程度,甚至達到不變異。」
說完,伊格爾直盯著亞瑟與海倫娜看,他們便是經由密集施打達到不變異的案例。
常理上,體內異病因子含量稀少的人,發病後都難逃變異。
伊格爾認為,亞瑟與海倫娜有知道真相的權利。
「哎?哎哎哎哎哎||!」亞瑟這才明白道森先前的意思。
「所以說我們……竟然……」
海倫娜則看看道森再看看亞瑟,接著看看自己的手腳,陷入了混亂。
「晚的話就變成叔叔這樣啦!哈哈哈哈哈!」道森很早就對自己的變異看開,只要還能保有理性思維,那麼就沒什麼好感傷的。
「我以為變成魔物都會很嚇人,原來也可能變成動物阿……」海倫娜低聲呢喃。
腦中瞬間浮現自己變成小動物的模樣,不經慌張的搖晃頭部,試圖揮去那怪異的念頭。
「等等、阻止變異不就是治癒藥劑嗎?很貴很稀少的那種!我們怎麼會有?」亞瑟原以為治癒藥劑只有在裂縫病症發作時才需要施打,沒想到自己竟然從小就開始施打。
雖然破滅日發生後,全人類罹患裂縫病,但相關的病症只有在發病後會出現,而那便稱作裂縫病症,根據一型或二型的患者體現的症狀也有所差異。
「所以才要說多虧他啦!」大大的虎掌搭在透的肩上,道森先生再次豪邁的笑出聲。
對此,透只是揉揉頸子,有些尷尬,而伊格爾一如往常顯露出不悅的神色。
「隊長是『適應者』?」驚呼聲響遍整間研究室。
同時擁有一型與二型能力,原名為裂縫病穩定發作者,雖然因為數量稀少,尚不清楚未來是否會同時包含兩者的惡性病症,但現階段仍被視為「幸運」。
完全是第一次聽說,亞瑟和海倫娜難以置信的向後仰,眼睛眨也不眨,直盯著透瞧,從上到下看了整整五遍,從外觀上完全看不出來。
「你們夠了。」伊格爾開始覺得,讓這兩人知道透是適應者完全是錯誤的決定。
「可是……」
「隊長||」亞瑟話還來不及說,鹿理嬌滴滴的嗓音便從後方傳來。
「伊莉紗說你們再不來就要把裝備都摧毀了喔||」
從高聳的箱子堆後探出頭,鹿理調皮的吐著舌頭。
「好啦好啦,讓伊莉紗妹妹久等,叔叔我也過意不去。」道森拍拍後腦勺懊惱的說道,接著便張開大大的虎臂推著所有人的背,準備往研究室內部前進。
然而,伊格爾在被碰觸到前迴避,自行加快腳步拉開與其他人的距離。
或著該說是不想被道森碰觸。
「伊格爾還是很討厭我的異能呢、」一臉苦哈哈,道森知道伊格爾是在躲避「接觸感應」,只要碰觸對象便能讀取對方的記憶,十分侵犯隱私的異能。
「但道森先生已經不再使用了,對吧?」抬起頭看向道森,透露出溫和的笑容。
「是阿。」道森也回以爽朗的笑容。
為了避免變異,道森早已不再使用這項異能,這是過往的教訓。
回想過往道森仍心有餘悸,要是沒有眼前這位青年,自己不只是變成老虎,可能會更加扭曲,甚至失去文化、理智,以及曾經身為人的證明,而淪為野獸,化為真正的怪物。
方便的代價太大,那可真是得不償失。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 #超能力 #科幻小說 #文坑
#日更挑戰  #小說  #超能力故事  #黑潮  #災難 
分類:藝文

對創作者最好的讚賞,就是啟發閱覽者對生命有新看法。正在執行【行星星座宮位擬人】的【星系】故事。

評論
上一篇
  • 【日更挑戰#24】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1-〈初章–DATA〉 3/6
  • 下一篇
  • 【日更挑戰#26】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1-〈初章–DATA〉 5/6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