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等待6年,終於拋下的黑色彩帶(完)

HBL 泰山高中

本篇所有圖片來自HJ SPORTS,已獲得同意使用,請勿任意轉載照片

「會不會突然烙賽啊?」
男子組冠軍戰開打前,我問過地瓜哥,他跟我說:「難講喔!不過安啦!」
結果那個戰況讓我很難「安啦」,第一節領先南山高中2分,結果第二節得分比人家少10分,上半場打完36:44落後,第三節58:64落後,看起來差距不大,但南山就是讓泰山很難追,不愧是連續好幾年的小巨蛋常客,大場面打起來就是多了一份穩定性。
第四節一度落後到11分,我心跳很快,手居然也在抖,前一次這麼緊張,是跟在里約奧運亞洲區資格賽,當時劉威廷第一場就遇到地主菲律賓,打得一路落後,我拍照拍到手在抖。
難道注定這次泰山又是哭著回家的一方嗎?
我有無語問蒼天的感覺,但是南山就是這麼強有什麼辦法?
然後新人王、MVP的票選名單又要交了,我無奈地畫掉泰山球員的名字,填上南山球員的名字。
照當時情況,我這樣做沒有什麼問題,即便我心裡一直期待能逆轉,但我又想起那次被高國豪打到懷疑人生的一戰....
所幸這一次,逆轉的是泰山,四強能擊敗光復,除了蔡宸綱的強心臟以外,是場上五人展現出來的冷靜,南山沒有因為領先而浮動,泰山球員只有更冷靜來面對。
蔡宸綱能夠投進那顆致勝球,在最後15秒所有經手那顆球的人,只要有一個人衝動,拿了就卯起來切,或者不管三七而十一就投,我想結果可能就難說了,冠軍戰雖然不是這種一球定輸贏的戲碼,但是冷靜仍然是關鍵。
倒數1分10秒,終於把比分拉近,劉宥儇還兩罰不進,但是蔡宸綱搶下進攻籃板補進,比數77:77,到這邊開始又緊張了,依照目前情勢看來,泰山跟南山隨時都可能會有一個人跳出來當殺手,但就不知道是誰。
結果30幾秒過去,南山進攻沒有得手,球還被抄掉,劉宥儇拿球後一條龍上籃,還要到犯規,不過因為板凳席的球員衝到場內,吞了技術犯規,等於劉宥儇罰完,先給南山罰球拉近比分的機會。
張傑程、劉宥儇接著各自罰進,泰山80:78領先南山,南山暫停過後擁有球權,有14秒(進攻時間,比賽時間剩26秒)的時間,邊線球一發進來,張傑程接球,徐宏瑋上前撞掉吞了犯規,南山再度發球。
這一次順利發進來,陳力生帶球遇到防守,一個轉身選擇跳投,球彈框而出,兩邊都沒抓到球最後出了界,結果判決是泰山球,離終場只剩16秒。
老實說,戰局瞬息萬變的HBL,16秒可以改變任何事情,我早就在記者席坐不住,因為這一球是亂軍中碰出界,裁判還是謹慎起見看重播系統,最後認定吳志鍇最後碰到球,球還是回到泰山手上。
南山同樣嘗試用犯規凍結時間,被送上罰球線的是劉丞勳,以往這種場面他應該沒問題,但是他在這之前,罰球五投一中,第一罰很驚險地彈進去,來到3分領先。
第二罰劉丞勳沒進,吳志鍇抓下籃板馬上傳給邊線的陳力生,結果徐宏瑋衝過來撥掉這球,而且還有點抽筋的樣子,這樣時間就剩11秒,逼得南山就只有選擇三分球一條路,再度發球由吳志鍇操刀,結果沒進,蔡宸綱搶到球後,被陳力生犯規毀掉,計時器時間顯示為2.3秒,離冠軍越來越近了。
老實說,最後2.3秒,不管蔡宸綱有沒有罰進,只要泰山沒有離譜或過於粗暴的犯規,南山幾乎是沒機會的。
在場外試著冷靜下來的我,又選擇坐回位子上,然後蔡宸綱第一罰不中,阿彬也在場邊喊著一定要進,結果還是沒進,但是時間已經不允許南山有太多機會,球彈出去到搶下籃板,跟著再急著出手,時間已經走完。
一直到計時器歸零那一刻,我才相信泰山拿冠軍了!
計分板停在81:78,終於在110學年度這一個欄位,冠軍的空格上填上泰山高中的名字了!
HBL 泰山高中
然後我又把票選名單再度重寫,後來MVP是徐宏瑋,新人王則是劉宥儇。
「我終於為學校爭一口氣了!學長!」上前與阿彬握手致意時,他說終於等到這一刻了,還有當年爭冠失利,現在是教練的張峻庭、張立杰,他們激動的情緒越想掩飾就越藏不住。
從被松山逆轉丟冠後,等待6年終於登頂,對阿彬來說,這是10年的軌跡,從他回到學校當教練,就一直期待有帶隊殺入冠軍戰,並捧回金盃的那一天,這一刻他努力了10年。
這一次,我也不必再抱著感傷的心情離開小巨蛋
其實過了這一晚,開心也不到幾天,接著冠軍隊伍跟所有HBL參賽隊伍一樣,要開始招生、訓練接班球員,還可能要幫高三球員找學校,然後一忙完又是集訓準備下一屆開打(這也是很多酸民最喜歡拿來酸冠軍隊的理由,尤其這支球隊他們不愛時)。
但他們就是有權利享受這一刻
打完後我在IG限時動態寫著:「這緊張程度,真的媲美當年威廷逆轉菲律賓那一腳」,結果還把威廷引出來回覆
奪冠隔天,我又回學校一趟
摸了一下冠軍獎盃,還有阿彬剪下的籃網,拿冠軍後他很忙,因為學校要籌備一堆活動,還要舉行冠軍遊行,我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跟他聊著。
那一天是3月8日,6年前被松山逆轉那天,正是這個日期
看到峻庭時,我還問說:「你還記得6年前今天,發生什麼事情嗎?」
峻庭笑了一下說:「記得啊!砸球!」
當時松山完成逆轉,計時器到點時,球在峻庭手上,他失望地把球砸在地上,其實這也沒什麼,比賽都結束了,也沒有打到人。
但是鄉民怎麼會放過這個機會?
很快就在PTT撻伐他,而泰山原本就在PTT不受歡迎,原因多半是因為教練有陳志忠,鄉民本就不欣賞他的打球風格,連帶把情緒牽連到泰山。
抓到機會都不會放過狂噓狂批,峻庭這個動作,他們怎麼會放過?
即便他畢業進入台師大,只要新聞有他,鄉民一定把砸球的事情拿出來刮
「反正都過去了,冠軍也拿到了!」峻庭苦笑說,拿到冠軍其他不重要了
確實,鄉民的嘴從來就不是任何人能堵得住,這一切真的值了,反正要黑誰要捧誰,都不是他們能控制的。
HBL 泰山高中

奪冠隔天回到學校,阿彬電話接不完,事情一堆

我就讀泰山高中第一年,是體育班跆拳隊的成員,當時籃球隊是恢復招生的第二屆,我們球隊只有7人,其餘都是跆拳道項目,全班也不過26人。
那時算是HBL新軍,處在繳學費階段,連學校同學都看不起球隊,就跟鄉民一樣,連成績一樣好不哪去的棒球社,都可以對他們品頭論足,一樣被是慘電丟一句我們不是體育班,就可以繼續罵了。
同時學生在學校,誰不會去把女同學,但是籃球隊出手,就會被謾罵個沒完,偏偏球隊出手把妹的成功率又高,自然就讓他們更黑。
當然,隨著成績的進步,加上HBL品牌已經深入人心,球隊的地位早就不能跟以前相比,不可能完全沒有雜音,至少情況比以前好很多。
我也不知道,下一次泰山奪冠,我還是不是記者,甚至可能也不在現場,但很幸運,在我還是記者時,我能親眼見證隊史首冠。
對我來說,這不是什麼與有榮焉,除了自己是這所學校畢業的之外,就是阿彬的親和力,加上很多事情都有共同回憶,自然會想要支持他們拿冠軍。
加上我也了解這支球隊的特性,以及身在大台北地區,與一票老牌勁旅競爭有多麽不容易。
阿彬不喜歡用資源不如名門球隊當理由,他覺得不管是成軍不久還是傳統強權,資源沒有人在嫌多,所以資源最多最好不是重點,而是有沒有適合自己的。
「冠軍之後,泰山還是泰山,廖文彬還是廖文彬,招生還是要跑透透,不會改變什麼!」
所以他很務實地跟我說,當然想再拿冠軍,這感覺會上癮的,但是下一座冠軍什麼時候?也許隔年就拿到,也許又是一個10年!
所以,對一個喜歡泰山這支球隊的人來說,就能明白,見證這一冠是有多興奮,有多幸運了!
#HBL  #泰山高中 
分類:運動

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與一些糟糕事,我在2020年結束在報社的體育記者工作,雖然未完全脫離,但已經不是我的主頁,一些沒有發表的專題,我想用回憶的形式紀錄下來,為那些與我有良好互動的選手們,為我們一起經歷過的賽會點點滴滴做一個紀錄。

評論
上一篇
  • 等待6年,終於拋下的黑色彩帶(五)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