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日更挑戰#26】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1-〈初章–DATA〉 5/6

【閱覽前須知】
〈初章–DATA〉至少兩萬五千字,所以分段發布,用於闡述世界觀與設定,要到我比較喜歡的〈戰章–錯失的時間〉,還要好一段時間。
當時壓力太大,有些苛刻,現在回頭看,寫了很多路線與梗。
這和 #不要吃人類 不同,這是完全獨立的世界觀,以超能力者為主題的故事。
字數至少有7萬字以上,著作權依然為我所有。
喜歡的旅行者可以至文底,按拍手給予支持。
日更挑戰 小說 超能力故事 黑潮 災難

攝像於GTAOnline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初章–DATA〉5/6
「肯過來了嗎……」
在研究所最深處的寬廣空間,伊莉紗坐在中央巨大的白色石雕長背椅上,等候許久。
冷冽的眼神橫視大家,平淡的語調責備著。
「那關於裝備……」見氣氛有些尷尬,亞瑟努力撐起笑容問道。
「等等。」然而伊莉紗打斷亞瑟的話。
她冷淡的視線停留在道森身上,似乎不打算在非組織成員面前談論裝備一事。
即便是舊識。
「處理完道森先生的事後,我們再來談。」
伊莉紗舉起手中銀白的注射槍,躍下長椅後便朝透走去。
用來抽取異病因子的儀器前端並非單一針狀,而是鄰近外圍的三個針頭,在圓面上形成三角形,後面連接容納液體的透明圓管。
一個就算了,一次看到三個針頭,亞瑟整個人縮了一下。
還好以前是單個針頭,他心裡怯怯地想著。
「抱歉,又得麻煩你了、」道森無奈的扯出一抹尷尬的笑容。
「不會,這是約定好的。」搖搖頭,透捲起左手臂的袖子。
當伊莉紗將注射槍刺進透的手臂時,儀器瞬間進行抽取,很快紫色的異病因子充滿整個透明管。在日光照射下,從透體內抽取出的異病因子閃著詭譎的光芒。
「怎麼有點不一樣……」亞瑟不自覺表示疑惑。
雖然記憶有些模糊,但亞瑟記得以前施打的藥劑顏色更淡。
「我改良過了,雖然還未完整解決衰退問題,但能更直接提取高純度的異病因子。」
伊莉紗一邊將高純度異病因子打入道森體內,一邊回答亞瑟的問題。
「但這是治癒藥劑對吧?為什麼不像市面的紅色。」亞瑟今天才得知小時候注射過治癒藥劑,便很快與市面上的藥劑做連接,但兩者的顏色截然不同。
「這才是治癒藥劑該有的顏色,市面上是衰退嚴重的過期品。」
伊莉紗語調毫無起伏的闡述著事實。
「雖然沒有完全喪失效用,但效果也挺有限的次等貨。」
走到清潔槽,伊莉紗將注射槍拆解後,直接扔進消毒液中。
為避免重複使用的感染風險。
「接下來每隔十六分鐘進行抽取以及施打,總計要十一次。」
伊莉紗按下手腕上的計時器,為避免效力不彰,必須遵照計算過的時間流程。
「好多次、這樣沒問題吧?」海倫娜被抽取次數嚇到,總覺得隊長的身體會吃不消。
「即便是適應者,異病因子含量過低還是會異變吧?」亞瑟也認為抽取的次數有些嚇人。
「得施打半年的量,這是經過計算的,而這也是為何要分次注射。」
伊莉紗從沒打算讓透與道森陷入險境。
但變異者的異病因子十分不穩,這樣的安排也是為了達到穩定和束縛。
就像緩慢施加保護層。
「伊莉紗長官做了很多研究喔!絕對沒問題!」蒂娜也堅定地替伊莉紗打了包票。
聞言,海倫娜偷偷瞄向伊格爾,見後者沒有反對,應該就是安全的意思,也就放下心來。
「真是神清氣爽呢!」感受完流竄體內的能量後,道森轉轉手臂,一副通體暢快的模樣。
「吶、說真的,辭職和我一起去旅行吧!會很愉快的喔!」走近透,道森再次提起半年前的邀約。他一直都沒有放棄這個念頭,打從那一天被拯救開始。
而理所當然的,這次透也搖頭婉拒。
「打完藥劑就沒你的事了。」迅速介入兩人之間,伊格爾神情冷漠的盯著道森。
明顯訴說的只有一個意思:
快滾。
「道森先生,這裡得開始談正事。」伊莉紗的語氣依然平淡。
即便一如往常,但似乎也在訴說著同樣的念頭:
快滾。
「那你們慢聊,叔叔我先去會客休息室了!」不介意被趕客,道森揮舞寬大的虎臂在空中左右擺動,在蒂娜的引領下離開研究室。
「掰掰||老虎先生!」鹿理大聲的回覆。
「等下還會見面,不需要跟著道別。」伊格爾總對鹿理事事強調的行為感到頭痛。
即便這沒真的礙到誰,但他就是感到煩躁。
「要有禮貌喔!伊格爾。」鹿理插著腰指正伊格爾的說詞。
撇過頭,這次伊格爾沒搭理鹿理,但對此鹿理也沒有多計較。
伊莉紗引領大家到一旁,輸入密碼鎖打開裝備室的大門。
「裝備按照名字歸類。」伊莉紗率先走了進去。
雖然早看過裝備室內種類分明,玲瑯滿目的景象,但亞瑟還是忍不住驚呼。
「唔喔喔喔!真的是全新的!喔喔喔||」看著擺放在桌上的艷紅長柄戰斧,亞瑟心裡掀起一陣波盪,隨後興奮的在一旁又跳又叫。
「冷靜點阿,真像個傻子……」雖然這麼說,但海倫娜拿起自己的手槍,嚥下唾液,那輕盈滑順的觸感,以及冷藍色的光輝都令他癡迷。
這是海倫娜第一樣專屬武器。
不再是借用其他人的武器,而是根據自己戰鬥習慣量身打造的雙槍。
「有新增功能對吧。」揮動自己慣用的黑色長劍,伊格爾感覺到些微的差異。
「更輕?更堅固?」撫摸著純白的狙擊槍,鹿理也試圖理出答案。
「多虧了全新的材料和一些特別的幫助。」說到這,伊莉紗突然看了一眼透,才接續說道:「武器除了更輕盈與堅固外,也強化對異能的抗性。」
「海倫娜,對亞瑟的長柄戰斧使用異能。」百聞不如一見,伊莉紗決定展示實測。
「阿、好的!」聽到指令,海倫娜馬上專注,橘紅的雙馬尾也隨即飄起,但不論他怎麼嘗試,長柄戰斧都不為所動。
「怎麼會?」海倫娜不敢置信,這該是輕而易舉才對。
「你真的有認真嗎?」亞瑟見況歪著嘴調侃道。
「你……」
「海倫娜用異能把槍往亞瑟身上扔。」
原本海倫娜準備和亞瑟吵一架,伊莉紗卻突然下了第二道指令,使海倫娜頓時收嘴,但這指令正好趁海倫娜的意,現在他可求之不得。
「好輕鬆……」
海倫娜訝異的發現,桌上的槍械輕易受異能控制。
準確來說,是自己的異能。
「哼哼,接招吧,亞.瑟。」海倫娜雀躍欲試,用力將槍械往亞瑟身上投擲。
「好痛||!」
亞瑟被槍身狠狠打中腹部,在痛苦哀嚎下倒臥在地。
穿透竟然不管用。
「也就是說,武器只受原主人異能影響,並能抵禦他人的異能?」
透對剛才實測的訊息,做了簡易的推測。
「沒錯,多虧了高純度異病因子。」伊莉紗核實透的分析。
「而針對專屬武,異能消耗的異病因子量也大幅降低。」
聞言,亞瑟將手伸向長柄戰斧,而手確實能如實穿透,輕而易舉。
「亞瑟和海倫娜,後期會再針對你們的異能製作專屬服裝。」
突然被伊莉紗點名,亞瑟與海倫娜整個人震了一下,隨後才慌張的釋與感謝。
這項新技術對擁有「穿透」與「反重力」的兩人來說將是一大福音。
「怎麼做到的?」伊格爾依然喜歡直搗核心發問。
「不會又是用隊長的異病因子吧?」亞瑟半開玩笑地問道。
「大家的都有,但雖然僅僅一成,透的適應型異病因子確實促成最後的連接。」
透對伊莉紗說的話感到些許訝異,原來異病因子運用在武器上能做到這樣。
看來無生命的應用範圍會越來越廣。
「真是太好玩了||鹿理也想嘗試!」鹿理歡愉的擁抱自己的狙擊槍。
頓時周遭陷入寂靜。
一分鐘過後,鹿理的狙擊槍一點變化也沒有。
「為什麼||?」湊近伊莉紗,鹿理不得其解的問道。
「沒有意義。」伊莉紗向後退幾步,拉回與鹿理之間的距離。
「因為鹿理的能力是『可食用』呢、」透扯出一抹苦笑,補充伊莉紗的答覆。
若鹿理的能力起作用,狙擊槍大概會瞬間變成蛋炒飯、餅乾、糖果,任何可以吃的食物,但那樣只會給伊莉紗和使用者本人帶來困擾,畢竟裝備整個不見了。
「唉||唉唉唉||」鹿理拉長嬌膩的埋怨聲,替自己抱不平。
「吃壞肚子的人沒資格抱怨。」一手塞住耳朵,伊格爾不悅的板起臉孔。
「該不會……鹿理前輩上個月……」聞言,海倫娜腦中浮現令人震驚的想法。
對於離開前線一個月的前輩||鹿理,這些日子來抱持的疑惑的解答。
「吃壞肚子了喔||」用拳頭輕敲腦袋瓜,鹿理裝可愛似的吐出舌頭。
「吃了一整團盜賊的武器……」回想起來,透不知道是該佩服還是責備。
「就叫你別吃衣服。」伊格爾可以肯定,是那些酸臭的衣物轉變成劣質食品,從而導致鹿理腸胃炎,甚至嚴重到入院治療。
「但看起來就是很正常的酸奶和糖果嘛||」鹿理鼓起臉頰替自己伸冤。
「那應該是過期的牛奶……」透對當時一口乾掉整瓶牛奶的鹿理感到恐懼。
那速度之快,旁人根本無法阻止。
「鹿理前輩……真是不可思議呢……」海倫娜忍不住遠目,她難以想像鹿理執行任務時的畫面,是一路都在吃嗎?野餐?獵食?
「應該不會把人變成食物吃掉吧、哈哈……」
亞瑟原本只是想開開玩笑,沒想到大家瞬間沉默,這突然的寧靜使他不安。
「該不會……」亞瑟轉動僵硬的頸部看向鹿理。
「當然不會啦、哈哈、哈哈哈||」
發現亞瑟不安的神情,鹿理只是搔搔後腦杓,誇張的大笑幾聲。
此刻,實驗室裡也只迴盪著她的笑聲。
伊格爾莫名看向一旁,空無一物的牆。
透則癟著嘴,似乎在思考什麼。
海倫娜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先不論本來就缺乏表情的伊莉紗,伊格爾和透的反應使她不由得揣測背後的意義。
鹿理前輩到底做過什麼事?
海倫娜內心不由得做了最恐怖的猜想。
「子彈呢?將鹿理的異能作用在子彈擊中的目標如何?」
沉默一陣子後,透忍不住提出剛想到的點子。
顯然相對鹿理之謎,他似乎對裝備改良更感興趣。
但換得的是伊格爾與伊莉莎些微瞪大的瞳孔。
「駁回。」伊莉紗快速否決這項提案。
她拒絕承擔高風險。
不等鹿理提出抗辯,伊莉紗決定介紹其他裝備,打斷鹿理異能的話題。
捧起桌上的長靴,伊莉紗將底部翻轉上來。
「每雙新鞋子都加裝了推進系統,能做短程懸浮衝刺。」
鞋子底部沒有過多反光,看來潔白平滑。
「底部的柔軟外襯能有效吸音,行走不會有聲響也不易導滑。」
聞言,亞瑟用手指輕壓鞋底,冰涼軟黏的觸感讓他忍不住多壓擠下。
「你真噁心……」海倫娜瞇起眼,斜斜看著亞瑟。
「什、什麼啊!我又沒怎樣……」收回手,亞瑟心虛地說道。
不理會一旁反覆發生的爭端。
伊格爾端詳手中黑的發亮的長靴,質地堅硬卻不沉重,大概襯裡加了輕合金補強,而外革的堅韌也增添耐用性,在各個層面都富有質感。
「懸浮衝刺的啟用與次數限制呢?」伊格爾再次提出核心問題。
「填充式,次數限制為十次。」
伊莉紗開啟原型靴後跟,將裝有紫色異病因子的試管放入,完成補充的動作。
「凝聚異病因子即可觸發,不會消耗使用者的異病因子。」
被握緊的黑鞋後跟噴出些微氣體,不用穿上也能感應到伊莉紗凝聚在手心的異病因子。
伊莉紗稱之為「感應作用」。
「這個能飛嗎?」亞瑟將長靴穿上,左右轉動足部仔細端看,十分合腳。
「不行。」伊莉紗很快地否定。
「因為能量衰退問題,只能補助衝刺,但那雙可以。」
伊莉紗指向透正在穿的兩層式銀白膝上靴。
在拿起這雙飛行靴時,透便發現,雖然外觀和先前測試的沒有太大差異,但重量減輕許多,甚至可以說十分輕盈。
「多虧道森先生送來新材料,已經脫離厚重的原型款。」不等透詢問,伊莉紗直接開口解惑。「現在就算因故失去動力也能輕鬆行動。」
透試著走動,確實十分靈活好行動。
雖然整體仍用合金建造,但關節處沒有任何負擔,新材質既堅固又柔軟。
「真好||」亞瑟羨慕的拉長語調,隨後想到什麼的振奮起來。
「吶、吶!隊長可以借我穿穿看嗎?我想飛看看!」亞瑟湊近透,一臉興奮的詢問。
「會死的。」然而伊莉紗迅速潑了冷水。
「沒這麼誇張吧……」
「為避免衰退,飛型靴不是填充式,而是由使用者自行注入異病因子啟用。」
伊莉紗接著平淡的解說:
「你的存量無法負荷它的輸出量。」
雖然很早就知道體內的異病因子量是固定的,但亞瑟還是覺得沮喪與不公平。
難道只有自己這麼糟?
伊莉紗的說法實在傷人,亞瑟有種被侮辱的感覺。
「只有一雙。」看著低著頭,默默咬著下唇的亞瑟,伊莉紗低聲說道,語調平緩冷淡。
但這沒能安慰到亞瑟,反倒讓他心裡某種不快漸漸擴大。
亞瑟開始受夠話題不斷繞向隊長。
這和材料存量沒有關係,主要的焦點一直都是異病因子,就像是天生的才華。
有人受到眷顧,有人注定平庸。
在知道區別後,亞瑟有種說不上來的憤慨。
身為適應者就能有許多用途與好處,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亞瑟不能理解。
雖然沒有表態,但伊格爾安靜地看著亞瑟,似乎知道亞瑟此時的念頭。
那是過去自己也曾有過的念頭||忌妒。
接著裝備室陷入沉默,有股不和諧的氛圍正在擴散,直到另一道嗓音響起。
「這星球自然有它的安排,那怕已經脫離原時間軌。」透喃喃自語:「我不特別。」
手指滑過護身劍銀白的表面,透忍不住陷入思慮,他能感覺到亞瑟的變化。
從災厄降臨,這將近三十多年的時光中,透看過各式各樣的人事物,但仍然不足,選擇會不斷出現,開闢各種開端與結束,然後欣喜與失望交雜。
但那就是生命,有盡頭,有著完整結束的生命。
然而現在有些人失去這樣的機會,包刮自己。
這不是值得喜悅的事,卻也被嚮往著。
透看向亞瑟,然而後者迴避視線交會。
「你才能說得這樣輕鬆……」撇過頭,亞瑟嘀咕埋怨道。
死亡的可能性帶給亞瑟太多的恐懼,他渴望變得強大,渴望活得長久,甚至永生。
所以他無法明白為何一型新規則者總是缺乏生氣,明明有那麼多未來可走。
他們又不會死。
「不,正因為是我們所以不再輕鬆面對。」突然伊莉紗發言道,替自己與透。
「亞瑟,你對我感到氣憤嗎?」
阻止伊莉紗的怒氣,透只是淡淡地問,沒有過多情緒的詢問。
簡單的問題,亞瑟可以輕鬆的回答卻也困難。
他可以氣人們生病後適應,只因為附加的永生症狀?
「太狡猾了……」亞瑟覺得自己就連生悶氣的權力也被剝奪。
「我們必須學著看中自己能做到的,然後成長。」走向亞瑟,透輕聲說道:「你心裡很清楚,就像你父母為你所做的,所以不要再渴求錯失的分支。」
「你又……」亞瑟原想怒斥透,但隨即將話吞回去,因為……
他明白。
看著透淺褐的眼瞳,亞瑟更深的感受到,最初與透相遇時的感覺。
悲傷。
「那個、十六分鐘要到了呢、老虎……阿、不,是道森先生得注射異病因子,錯過就糟了,我們一起去吧,亞瑟。」發覺氣氛有些尷尬,海倫娜支支吾吾的說著,一邊拉起亞瑟的手腕往外頭走,希望能藉由短暫分離,讓大家重新調整心情。
「對不起……」
就在亞瑟經過透身邊時,他小聲地說道,為自己的不成熟。
前往會客室的路上,只有孤獨的腳步聲。
「伊莉紗發明的鞋子真有用,真的一點聲音也沒有。」海倫娜試圖找點話題,讓一直保持緘默的亞瑟說點什麼。
然而長廊依然只有迴盪一人的腳步聲。
「唔……」失敗了,海倫娜陷入苦戰。
或許是感覺到海倫娜的關心,亞瑟突然停下腳步。
「吶、我啊,是很差勁的人吧。」
聽到後頭顫抖的聲音,海倫娜也跟著停下腳步。
「隊長他……或許我對隊長一直抱持著很不好的想法……」剛才不是突發事件,亞瑟很清楚自己心裡面從未喜歡過透。「我一直都在怪罪他……」
海倫娜只是默默聽著。
「但事實是我的錯,如果我沒有出生,爸爸和媽媽也不會……」
就在亞瑟快崩潰時,海倫娜轉過身,隨後一個跨步將亞瑟拉近自己的懷中。
突然的擁抱使亞瑟愣住。
海倫娜橘紅的雙馬尾微微擺盪。
「我不知道你父母做了什麼決定,但從你和隊長的對話中,我相信他們是愛著你的。」
耳邊傳來海倫娜溫柔的嗓音,亞瑟頓時感覺到溫暖,不只是因為擁抱。
「你不差勁,我們都在成長,隊長他們也不斷帶領著我們,所以……沒問題的。」
亞瑟接受了語言帶來的希望,他緩緩回抱海倫娜。
「謝謝……」
亞瑟疲憊的聲音傳來。
長廊寂靜無聲,只有兩個相擁的人佇立在原地。
亞瑟與海倫娜感受著對方溫暖的體溫,以及微微顫抖的身軀。
時間彷彿停止了,在這不可思議的親密接觸下。
「……你們在忙嗎?」突然蒂娜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嚇得兩人連忙將對方推開。
原來亞瑟與海倫娜早就走到會客室前。
「不、沒事、只是在……呃………」海倫娜一時之間慌的不知該如何解釋。
「我喜歡的是大胸部!」亞瑟則在情急之下喊了自己的性愛好。
#。
海倫娜頓時血液流速加快,她的憤怒讓手背出現了青筋。
很想揍亞瑟,非常想揍亞瑟,超級想揍亞瑟,但海倫娜總算是忍下了這份怒火。
「雖然不懂你們在說什麼,但道森先生已經去研究所了喔。」蒂娜道出殘酷的事實。
「所以、道森先生也……」海倫娜光想到剛才的事還被第二個人看見,便瞬間刷紅了臉。
「應該不會吧、是走別條路對吧、哈哈哈……」亞瑟越笑越乾,也開始覺得害臊。
「不是,道森先生說不想打擾年輕人,就躡手躡腳地離開了。」
不知情的蒂娜對海倫娜與亞瑟打出最後一擊。
「好丟臉||」
「阿阿阿阿||」
滿壘,全壘打。
海倫娜與亞瑟完全不行了,同時摀著臉尖叫。
「兩位還真是抱得忘我呢。」蒂娜調皮地說道。
「不要再說了!」
「呃阿阿阿||!」
無法承受的羞恥心,海倫娜與亞瑟頭也不回地跑走了。
那速度超越了極限。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 #超能力 #科幻小說 #文坑
#日更挑戰  #小說  #超能力故事  #黑潮  #災難 
分類:藝文

對創作者最好的讚賞,就是啟發閱覽者對生命有新看法。正在執行【行星星座宮位擬人】的【星系】故事。

評論
上一篇
  • 【日更挑戰#25】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1-〈初章–DATA〉 4/6
  • 下一篇
  • 【日更挑戰#27】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1-〈初章–DATA〉 6/6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