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不應該輕易地把它變成你書裡面的一部分」

9/28(二)
  教師節,清大有放假。
  我想了想,跟向老師傳了句「教師節快樂」,順便告訴他我考上清大的事。
  前幾週去辦退學手續時,程序很複雜,因為找不到系上老師還跑了兩次。心裡只想著趕快逃出這個地方。分手說得倉促。難以想像五月的最後一次練球,平凡地不能再平凡,卻是最後一次與大家的道別了。
  也許帶著一點遺憾,或是一點依戀,在校園中看到相似的臉孔,都不是同一個熟悉的人,總感到有些落寞。
  出於好奇,在估狗上搜尋向老師的名字,找到了今年初的廣播採訪。他談到,師母問他,為什麼對學生這麼好,回到家,對自己的孩子卻很嚴厲。我從來沒想過,向老師是這樣的人,他總是很客氣。
  在採訪的最後,談到了「教學」這件事對於寫作的影響:
  

  以前常常聽到有人說,「不要跟小說家交朋友,因為他會把你寫到故事裡。」


  其實這是寫作能力的問題,就是我們可不可以做這件事情,所以其實我也很小心這件事。我覺得學生跟你說,他可能相信你,那你可能不應該輕易地把它變成你書裡面的一部分。


  所以我其實非常小心這個界限。


  但我說真的,我覺得在教學的過程當中,的確,年輕的心靈給我很多的啟發。


  因為我好像覺得我自己年輕的時候,沒有這麼多的機會,檢視自己的這些事情,可是透過他們的一些表現、跟我說的事情,我才會想到,「我以前有這樣子嗎?」如果有,我怎麼度過的?如果沒有,我為什麼沒有?


  那我就會去,透過這個教學反思我自己的、調整我自己的教學也好、或是我自己的一些生命的狀態。


  所以其實它是一個,教學跟生活,互相回饋、互相發揮的一個狀況。


  所以我很喜歡這樣子的一個工作。


  「所以我很喜歡這樣子的一個工作。」
  也許我平常都是個膚淺的人,因為貼近了一點點,好像多了些善感的心。我想這就是我很喜歡他的課的原因,多數時候我都不認為我是溫柔的人,好像因為感受了他人的熱誠,所以自己也變得閃亮了起來。
  有時候待在一個狀態久了,我好像就只能是那個樣子了。對清大的新同學依舊沒有放下心防,會不會是我戴了有色眼鏡,所以世界變成偏色的樣子?
  我重考後就一直關注dcard的重考/考試版,裡面有一半的文章,話題都會導向哪所學校比較好、哪所學校是學店的戰校言論。我在中原時,對學校很多事情失望;到清大後,反而在思考,成績之於人的差距是否不如我想像?
  大家似乎都為了衝gpa選涼課、給分越甜越好,這好像是大學生的慣性,只是中原學生比較不在乎成績。
  這就是社會的現實嗎?功利主義才是生活的全貌嗎?連我都變成了一樣的人。

(跟內容沒有關係的)下午吃圖書館下的露易莎

去打疫苗了,目前只有手臂微酸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也許...沒有什麼不一樣
  • 下一篇
  • 退了課(決定只是一瞬間)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