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日更挑戰#29】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2-〈惡章–其名為女神〉2/6

【閱覽前須知】
這是2016年以超能力者為主題的故事坑,至少有7萬字以上,著作權依然為我所有,喜歡的旅行者可以至文底,按拍手給予支持。
〈惡章–其名為女神〉為第二章,還未看過《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的建議使用快捷連結:

EP0 - 規則 大綱 楔子

EP1-〈初章–DATA〉 1 2 3 4 5 6

EP2-〈惡章–其名為女神〉 1 2

日更挑戰 小說 超能力故事 黑潮 災難

攝像於GTAOnline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惡章–其名為女神〉2/6
坐在前往威爾登內斯的列車上,透看著窗外一盞盞隧道燈晃過,閒悶到困倦。
左手掌遮掩住嘴,透盡可能不要打太大的呵欠,避免顯得失禮。
「第一次出遊?」突然一道深沉的嗓音傳來。
只見穿著深褐色大衣的男子站在一旁,拿下禮帽置放在胸前微微鞠躬。烏黑的短髮有些凌亂,淡褐灰的肌膚在燈光映照下產生些許光澤。
男子突然的搭話,令透一時之間無法反應。
「我可以坐這裡嗎?」不等透回答,男子很快的二度發問。
他笑開嘴,彎起深褐色的眼睛,並露出潔白的牙齒,試圖表達善意。
透環視周遭,車廂內還空著許多位置,但因為對方沒有明顯的惡意,也就沒有過多排斥。
「請坐。」透將置放在隔壁椅子上的背包提起,放置到地上,自己小腿的後方。
沒有馬上坐下,路特鋼想起什麼似的,發出呀呀的狀聲詞。
「失禮了,我是路特鋼,可以叫我路特就好。」
路特鋼脫下右手的黑手套,伸出手表示友善。
「透,只有透。」雖然有些遲疑,但透還是回握路特鋼的手。
看著交握的手,路特鋼眼中露出狡詰的神色,但隨即收回。
透沒有忽略掉這一點,只是現在還不清楚對方的意圖。
「回到之前的話題,你是第一次出遊嗎?」
坐下後,路特鋼脫下大衣,並將它摺疊置放在腿上。
「不是,但這是初次去威爾登內斯。」
透凝視路特鋼深褐的眼瞳,細細觀察對方的神情變化。
「這樣啊……」對視似乎讓路特鋼不太自在,他微偏頭避開視線交會,但盡可能縮小動作幅度,避免太刻意而顯得可疑。
「旅遊?」為了掩飾心虛,路特鋼繼續接著話題詢問。
「只是去見一位老朋友。」向後靠上椅背,透漫不經心地回道。
「老朋友?是怎樣的人呢?」覺得掌握到話匣子的關鍵詞,路特鋼雀躍地追問,途中悄悄望向透,但依然避免眼神交會。
「我累了,還是別聊了。」然而,透卻不打算再搭理路特鋼,自行結束話題。
雖然事實上線人不是熟人,真要聊也不太可能。
透也只是隨口說說。
「我只是想聊聊,旅途還很長,就一起打發時間。」
「我對單方面的詢問膩了。」對路特鋼的勸誘語氣,透很不以為意。
「告訴我。」不是請求,不是詢問,路特鋼帶著命令式的口吻。
「說出來。」用右手一把抓起透的左手,路特鋼再次下令道。
幾乎是下一秒的事,透迅速反擰過路特鋼的手腕,他微仰著臉,淡褐色的眼瞳帶有絲絲寒意,銳利的凝視一臉吃痛的路特鋼。
「別讓我在這裡出手。」透的嗓音變得低沉,缺乏起伏。
路特鋼感覺到腹部被尖銳物抵著,在透的右手腕下藏有一把劍。
「怎麼可能……」路特鋼嚥下緊張的唾液。
不是因為透的反擊,而是對方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
路特鋼擁有「精神控制」的異能,只要接觸過皮膚,就能隨時下達指令,若對方抗拒,只要二度接觸就可以,然而事情出了差錯。
「放開。」望向仍被對方緊捉住的手,路特鋼再次下令。
「省下用異能的異病因子吧。」甩開路特鋼的手,透從背包中拿出濕紙巾擦拭雙手。
從見面那刻,透便察覺到路特鋼是二型新規則者。
雖然還不清楚確切異能,但區域性的抵禦恰巧足夠。
透一直將路特鋼侵入式的異病因子阻擋在外。
「阿阿、失禮了,但攜帶尖銳物上運輸工具可是違法的喔……」
路特鋼撫摸自己疼痛的手腕,語氣微弱地說道。
「破滅日前的事了。」對路特鋼打哈哈的語氣,透並不捧場。
破滅日發生後,就算有軍人和義勇團協助維護治安,生活環境仍舊潛藏危機,很快大家私藏器械維護安危成了常態,逐漸槍械管制放寬到如此。
人類的文明因此到退回野蠻?
並沒有。
只要用途正確,不將刀槍作為力量濫用,一切根本沒有差別。
「那麼,你原本想做什麼?」
既然對方有過行動,透乾脆背靠在窗邊,整個人面向路特鋼。
眼前的人究竟和失蹤案有否關聯,透想好好理出頭緒。
辨別謊言的基礎能力還是有的。
「呀阿……」
搔搔臉頰,見那淺褐的瞳孔凝視著自己,路特鋼更深的感到不自在。
這就是審問吧?
路特鋼了解沒問到答案,眼前的人是不會放過自己的。
「栽了呢……」
雖然路特鋼對自己的體能還挺有自信的,但這次就速度上自己趨於弱勢,經驗上……
不看還好,一對上那副冷邃的眼瞳,路特鋼心裡涼了半截。
「你年紀很大了吧?」不自覺問出口,路特鋼認為眼前的青年,實際年齡遠超過外表的年齡,很可能和自己一樣是發病的新規則者。
然而對方沉默的凝視。
現在自己沒有發問權阿……
見情勢不利,路特鋼嘆了口氣。
「閒聊是確認異能是否作用,主要是偷竊呢……哈哈、陋習難改嘛……」
無法為敵就順從,路特鋼也就全招了。
根據眼神反應,右撇子的路特鋼確實有所回憶,眼球下意識往左上方飄動,但忽略主體的說話方式,與抓饒手腕的小動作,讓透懷疑有所內情。
路特鋼不只是個列車賊,或著該說偷竊不是他的主要目的。
透沒有現場揭發的打算,他感覺那是件路特鋼的「私事」。
「不過讓人主動交出財物,也不算偷對吧。」眨巴著眼睛,確認自己已經作為慣竊的路特鋼,試圖替過去的行為脫罪。
說到底,也都是雙手奉獻上來供品,自己不過是順勢接受罷了。
路特鋼僥倖地想。
「形式和平依然是竊盜,但違背對方意願,致使無法抗拒應該視為強盜罪。」
透平淡的說道,看著路特鋼的神情不帶一絲情緒。
「哎呀、哎呀,罪更重了呢。」拍拍胸口,路特鋼盡可能輕鬆帶過。
言詞輕挑散漫是最後的反抗,這點任性,路特鋼不打算放過。
「那現在要怎麼做,逮捕我嗎?警官大人。」路特鋼半開玩笑的接著說。
但看到透露出歪斜的笑容,路特鋼後悔自己說了這句話。
在失去意識前,路特鋼只記得透白皙的手掌與修長的五指。

列車的速度漸趨緩慢,已抵達目的地——威爾登內斯。
為數不多的乘客緩步下車。
威爾登內斯是個偏遠的小鎮,到這裡的多半只有在地人與少數遊客。
透將白斗篷的兜帽戴上,調整好背包肩帶,便朝市區前進。
「Ka——」一隻渡鴉飛落在石牆上,轉動頸部端詳著透。
沒有停下腳步,透只是望了一眼,便從渡鴉前方走過。
「KaKa!」
渡鴉準備再次飛行,卻倉促的絆到纖細的鳥足,似乎很不習慣。
頓時慌張地叫了幾聲,彷彿希望透放慢腳步。
但透依然沒有慢下,只是半轉過身,開朗的說道:
「因為在趕時間,就委屈下吧,路特先生。」
那笑容理應友善陽光,但在路特鋼眼中卻比天空的裂縫還令人心寒。
更不用說兜帽形成強烈的陰影,還真是恰到好處……
不敢再讓透回頭呼喚,恐懼之下路特鋼再次展翅飛翔,緊跟上前。
在高空中觀察著透,路特鋼不知道對方是怎麼讓自己露出原形的。
從發病後,路特鋼自人類變成一隻漆黑的渡鴉,但很快便掌握幻化回人形的方式,這才漸漸了解到,自己不過是換了個種族。
然而現在呢?
路特鋼卻卡在鳥類型態,甚至說不出人話。
巫師。
對透的存在,路特鋼只能這樣做結。
隨後繼續在上空緊隨著透前往市集。
停放在市集入口的小拖車上擺滿新鮮的麵包,濃郁的麥香與水果的甜味飄來。
「要來點剛出爐的甜麵包嗎?」
對於路邊小販的招呼,透只是擺擺手婉拒。
雖然感到飢餓,但透對直接暴露在空氣中的食物仍有些抗拒,尤其是人來人往的街頭。
縱使破滅日曾讓他的飲食失衡許久,仍舊改不了三十年前的習慣。
一進入城鎮,鮮紅的旗幟印入眼簾。
威爾登內斯並沒有舉辦女神慶典,在這裡反而高掛帝國的旗幟,忙碌的商人與市民來回穿梭,正為明天艾麗卡女皇登基十周年做準備。
豐盛的水果推滿手推車,微沾著露水的模樣顯得可口。
艷麗的花朵被仔細分類,集結成一束束芬芳華美的花束,那香氣令人心醉神迷。
入夜時將舉辦前夜祭。
透端詳接過的節目單,除了舞蹈、歌曲、戲劇外,沒有特別耳目一新的節目。
但如果可以的話,透還是希望能抽出時間觀賞,畢竟已經很久沒參與慶典。
上一次參與好像是……
「Ka——Ka——」
突然路特鋼在透的上方盤旋,似乎在提醒什麼。
思緒瞬間中斷,透還來不及了解,餘光便看到那致命的反光。
連忙向後蹬,死亡的痕跡便深深穿入地板。
子彈。
看向狙擊位置,兇手早已逃逸,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路上的行人都未察覺到這起突發事件,依然忙碌於女皇的登基周年慶。
「Ka!Ka!」
路特鋼飛落在一旁的花台上,來回左右,氣急敗壞的跳著叫著。
對路特鋼來說,透並不是自己重要的夥伴,但要是他死了,天知道自己是不是永遠都得當隻渡鴉,路特鋼可想念女人和酒水的日子。
「這可糟了呢,路特先生……」
沒有正式告知這起襲擊事件的始由,透的計畫完全亂套。
意外遇上竊盜犯路特鋼,透原先打算買個鳥籠,將路特鋼留在旅館內再去見線人,避免線人曝光,但現在看來,線人早就曝光了,包括來見他的自己。
但是怎麼曝光的?
雖然腦中迅速冒出待釐清的疑惑,但透明白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一把抱起路特鋼,透快速穿梭在人群中,拐了許多彎,確定沒被跟蹤後才停下。
「因為無法確定犯行,所以自由囉,路特先生。」
透將路特鋼放到地上的同時,渡鴉的身軀也慢慢恢復成人型。
當然,透也將路特鋼裝袋的衣物還給了他。
「Ka、蛤?」
路特鋼一時反應不過來,確實恢復成人型是他希望的,但這樣好像不合流程。
自己是現行犯吧?
「下不為例喔。」
雖然就現行犯的範疇上,路特鋼有犯罪意圖也自首,透便有義務將路特鋼管制,調查他過去是否真有犯行,但目前時間並不充裕。
一方面線民可能已經遭遇危險,另一方面路特鋼的渡鴉型態可能被視為同夥。
不能擴大傷害。
「差點忘了,感謝你剛才的出手相助,看來我欠你一個人情……還是該說鳥情?」
透用手指在自己的頭顱旁做出射擊的動作,示意剛才可能會重傷,甚至死去,若路特鋼沒有警示自己。
雖然也可能在最後一刻發現,驚險躲過,但這件事仍舊讓透反省自己是不是太過大意。
「還有一件事,最近要小心捕捉新規則者的集團。」
透告械完路特鋼後,便藉由飛行靴,蹬了幾次牆壁,改道離開暗巷。
「等等!」
路特鋼忍不住脫口喊道,但他不明白為何自己試圖留住對方。
是因為感覺到那不想連累自己的想法?
還是死亡的氣息……
頓時一位少女的身影在腦中浮現。
在路特鋼的追憶下,少女與透的身影重疊。
即便知道只是移情作用,但這仍對路特鋼產生影響。
「阿阿——我究竟在做什麼啊——」路特鋼不耐煩的碎念,慌亂的穿好衣物。
望向透離開的方向,路特鋼做了決定。
「就當我多管閒事啦!」
從衣服背後的裂口伸展出漆黑的羽翼,部分肌膚長出羽毛,路特鋼轉換成鳥人形態。
前後拍動翅膀暖身。
路特鋼直線衝刺後,右腳一蹬,快速飛上空,試圖追上早已失去蹤跡的透。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 #超能力 #科幻小說 #文坑
#日更挑戰  #小說  #超能力故事  #黑潮  #災難 
分類:藝文

對創作者最好的讚賞,就是啟發閱覽者對生命有新看法。正在執行【行星星座宮位擬人】的【星系】故事。

評論
上一篇
  • 【日更挑戰#28】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2-〈惡章–其名為女神〉1/6
  • 下一篇
  • 【日更挑戰#30】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2-〈惡章–其名為女神〉3/6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