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藥師經淺說12

經文:
爾時,世尊讚曼殊室利童子言:「善哉!善哉!曼殊室利!汝以大悲,勸請我說諸佛名號,本願功德,為拔業障所纏有情,利益安樂像法轉時諸有情故。汝今諦聽,極善思惟,當為汝說。」
前面曼殊室利菩薩勸請世尊開示,其他世界相類似的諸佛名號,以及其本願功德,此一段文即為釋尊慈允。
爾時,即為曼殊菩薩代表大眾請法之時。釋尊讚嘆曼殊室利菩薩,「善哉善哉」是重複讚嘆之詞,用白話來說就是太好了太好了,好極了好極了。亦即讚許曼殊菩薩的悲心勸請,這個時機點非常好,契合眾生的需要,符合佛陀悲憫眾生的本懷,因此稱讚之。
前文說曼殊室利法王子,現在則稱菩薩為童子,童子的有二種涵義:
1.依世俗而言,菩薩是隨機應現,沒有固定的形相,眾生應以何身得度者,菩薩即現何身而教化之,一切皆以利益眾生為優先考量。而曼殊菩薩多示現為童子相居多,觀世音菩薩多現為女人身,地藏菩薩則現出家聲聞相。
2.以勝義來說,菩薩的修行分為五十二位階,登地已然是不可思議境界,其中第九善慧地,又名童子地。童子代表純真良好的德性,一切都是那麼的天真無邪,純淨沒有染污,那麼的積極和樂,可以輕鬆自在的和人交朋友,不會記仇抱怨,就像小孩子很快就玩在一起。
我們常說童真、赤子之心,來稱許人的自然不造作,有著純潔善良的心地。相反的,大人的世界複雜許多,很多人長大之後,話變少了,就算聊天也是很客套,能不接觸人就不接觸。一出家門便戴著面具,因為吃過虧、吃盡苦頭,因為世界是現實的,因此認為人的城府深沉,算盡心機,虛偽、冷漠、無情、不留情面等,讓人不得不防範之,甚至是防不慎防。
菩薩修到童子地這個層次,心中純淨無染,充滿活力,信心十足,柔軟和善,高尚喜悅,洋溢著慈悲與智慧,行菩薩道,便需要這種強大的衝勁,不畏艱難,遇到挫折不氣餒,因此以童子形容菩薩。
釋尊讚許曼殊室利菩薩問得正是時候,說:「太好了!你以大悲心勸請我說諸佛的名號,以及本願功德,目的是為了救拔受到業障牽纏不休的有情,還有為了利益安樂像法轉時的一切眾生。」
這原本是曼殊菩薩所提問的問題,佛陀再複述一遍,亦即誇讚他、認同他,於此之際,是非常合乎時宜的。
「纏」,如同繩索繫縛綑綁,業障就像是繩索一樣的纏繞著我們,無法掙脫,失去了自由。又有攪擾、糾結不清之意,業障生生世世以來,糾纏著吾人,讓我們難以掙脫,苦不堪言,真的是不堪其擾。
「拔」,是救拔、拯救之意。
曼殊菩薩以慈悲心,為了在生死苦海之中,受業障牽纏的眾生,自己無法脫離苦惱,因此請求釋尊開示諸佛名號,以及其根本大願殊勝功德的救苦法門,令眾生聽聞受持,依教奉行,掙脫業障的鐐銬,得到自在的安樂。
佛陀讚許曼殊菩薩之後,就囑咐道:「汝當諦聽,極善思惟」,才為你等大眾開示講說。
「諦聽」的意思是仔細的聽,也就是要集中精神、專心一意的聆聽,假若心不在焉,當作耳邊風,那麼不管講什麼,都聽不進去。
「極善思惟」,只是聽聞還不夠,還要能夠善巧的思惟、思考,聽到的佛法道理,以智慧去抉擇、思辨、審察,這樣子才能對所聽聞的法,完全明瞭,增長智慧。
在此,佛陀告訴我們,在聽經聞法的時候,要做到這兩件事:
1.第一個是聚精會神的聽聞。(諦聽)
2.第二個是聽完之後,要認真的思惟,才會有更深刻的理解與體悟。(極善思惟)
《中庸》(第二十章)云:「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儒家說要廣博的學習,要詳細的求教,要慎重的思考,要明白的辨别,要切實的力行,儒家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學佛呢?
有些人覺得佛法沒有趣味,便意興闌珊;有些人雖然喜歡聽經,卻不用心,左耳進右耳出;有些人雖然記得住內容,卻不思惟審察,這樣子都不會得到真正的法益。
因此釋尊每次講經之前,都提醒我們要「諦聽諦聽,善思念之」,不是沒有道理的,佛陀真的是殷勤叮嚀,用心良苦啊!

經文:
曼殊室利言:「唯然願說,我等樂聞。」
曼殊室利菩薩聽了佛陀的叮嚀讚許之後,便欣然的回覆釋尊:「是的,我們一定遵照世尊的教導,但願您說法開示,我等大眾悉皆好樂聽聞。」
「唯」是謙恭的應答聲,「然」亦有應答之意,唯然有加強肯定的語氣,亦即為好的、是的。世尊說的話,當然歡喜受持奉行,滿心期待。
「樂」是喜好、愛好的意思。我們喜歡聽經聞法的程度,應該要像肚子餓到不行,飢腸轆轆的亟欲想要得到食物一般,應該要如同口渴時,亟欲想要喝水的渴望那般。
我們對於聞法要有如此這般的殷切渴望,試想生生世世以來,不知經過多少的生死輪迴,一下子地獄餓鬼受苦受難,一下子天上人間安享福樂,然而這個遊戲,毫無意義,一點趣味也沒有,今日幸得人身,值遇佛法,能聽經聞法,能受持讀誦,要具足多大的善根福德因緣啊!不能再虛擲光陰,浪費生命了!因此要好樂聽聞佛法!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藥師經淺說11
  • 下一篇
  • 藥師經淺說1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