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似曾相識(15)

我按上電話免持鍵,讓邱浩也能聽到我們的對話。
"舅媽,我是文文,你最近好嗎?"
"好啊,文文, 發生了甚麼事?"
"我很好,沒事,只是想問你一件我小時候的事。"
"喔,沒事就好,你想問甚麼事?"
"我小時候,是不是曾掉進池塘過?"
"有啊,就你剛從台北回來不久,三歲左右吧。你阿嬤帶你去土地公廟拜拜,你跑到池塘邊玩,被其他小孩一推,就掉進去。有個男孩跳下去救你,也沒浮上來,後來有個工人經過,才把你們兩撈上來,都沒氣息了。還好,急救後都有救回來"
"為甚麼我媽從來沒有跟我說這事?"
"你媽根本不知道。那時你爸剛走不久,你媽一人在台北工作,你阿嬤怕她擔心,都不讓大家說。"
"你知道那個跳下去救我的男孩,是哪家的孩子?"
"知道啊,就是陳老爺台北回來過暑假的孫子。"
"文文啊,你為甚麼問這事?"
"我常常做噩夢,夢到掉進水裡。"
"都二十幾年了還做啊。你應該去行天宮收驚,聽說挺有效的。"
"謝謝你,舅媽,來台北我請你吃飯。"
"記得去收驚。有空到高雄玩。"
邱浩看著我搖搖頭,又裂嘴大笑。
"原來,拖我下水的是你啊。"
"應該是你自己奮不顧身吧。"
"你還記得我小時候的模樣?"
"走路搖搖晃晃,頭上紮個沖天炮,挺可愛的。"
我忍不住起身抱住他,臉貼他的胸口,閉上眼睛靜聽他的心跳。 許久後,他摸摸我的頭說,
"看來你三歲就糾纏上我了。"
"邱浩,我在立威地一次看到你,好像被雷擊中,這張臉,似曾相識,彷彿記憶封塵的門找到了鑰匙。我就想,你跟我可能有前世未了恩怨,一定得查清楚。"
"所以你一直找機會接近我?"
"應該說,我一直接受你的接近,主被動要分清楚。"
"有甚麼好計較的,我們都攜手到鬼門關走一遭了。"
回台北的路上,我問他
"差點溺斃,對你沒什麼影響?"
"當然有。回台北後,我就要求父親讓我上救生員課程。外公看我對游泳如此感興趣,還在陽明山別墅蓋了一個游泳池。我每天訓練自己游一千公尺,以前瘦小的身體才慢慢壯碩起來。"
"後來母親意外死亡,又和父親鬧翻,我開始自我懲罰。回美國後,變得自閉,不交朋友,不參加聚會,把自己禁錮在電腦前,寫程式成了我最大的救贖。還好我保持每天游泳的習慣,只有在水裡,我才能得到真正的放鬆。"
"我的結局跟你不同。除了沒間斷過的噩夢,我極端怕水。念女中時,有游泳課,我一下水就抽筋,屢試不爽,體育老師都把我放棄了。"
"哪天我教你游泳,你敢學嗎?"
"那當然,有你在我怕甚麼。"
7/10
下班了,走到一樓大廳,看到邱浩站在櫃台旁對我招手。我開心地走過去問到,
"怎麼來了,還有事沒交接清楚啊。"
"不是,我是來接你回我家,有東西給你看。"
他一把牽起我的手,往停車場方向走。這是他第一次在公開場合和我牽手。下班的人潮開始出現在大廳。有認識邱浩的同事和他打招呼,有人看到我兩手牽手,還豎起拇指對著他比讚。我想抽手,但他抓得很緊,好像在大賣場,父親牽著女兒,深怕被人潮沖散。
"打個電話說一下,我就會過去。為甚麼還自己來。"
"就想快點見到你。"
這麼露骨的話都出口,他應該找到答案了。
"是甚麼東西?"
"我在父親稅務檔案盒的下方,發現了三封信,一封是你母親寫的,兩封是我父親寫的。"
"寫些甚麼呢?"
"待會兒你自己看,我沒法轉述。"
"是好事?"
"我又開心又難過。"
他替我開車門,笑容滿面,但我和他眼神交會,卻還偵測到一絲悲傷。
我從來不認為陳健東會是我的父親,所以就沒有邱浩是我同父異母哥哥的問題。但邱浩要的是證據,我就耐心等事實浮現。
我真正擔心的是,導致他母親早逝的原因。是母親和陳健東的戀情,
陳健東珍藏母親的照片,工作上提拔母親,還有可能送給她一塊地。但這些都只能說明,他心儀母親,屬於暗戀,母親是無辜的。
但現在有書信往來的證據。母親不再是被動的了。母親進鼎盛七年後陳夫人才墜樓,如果這期間,母親真的和陳總有私情,這讓陳夫人憂鬱症加重,終於釀成最後的悲劇。
邱浩以阻斷聯繫來懲罰外遇的父親。他如此深愛他的父親,卻也能狠心築起那道牆。他能原諒小三的女兒嗎?
"想甚麼呢? 自稱聒噪的ㄚ頭。"
"我最不喜歡看懸疑片,討厭被吊胃口。"
車子到邱浩公寓的停車場,他下車幫我開門,一手扶著我下車說
"乖,我沒想吊你胃口,你馬上就可以自己看了。"
未完
#似曾相識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5月  #電視劇本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