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930

一早昏昏沉沉的醒來,拖著同樣有點沉重的身子走進浴室裡就是一陣冷水的盥洗。
冰涼的水珠拍打在身體上,頓時意識變的稍微清晰了一些。
套上寬鬆的衣服,重新坐回床上。
先是閉起雙眼,讓自己的思緒能再更加沉澱。過了一小段時間後,腦袋裡浮現出了那熟悉的沙灘以及那片海洋。
緩步朝海的中央前進,垂下眼眸便可發現通往底下的階梯。
慢慢一步、一步、一步地往下走,已經距離海平面很遠了。
再繼續往下走,看到了那扇通往自己潛意識的門。

輕輕用手背敲著門,而前來應門的果然是佩爾。她那雙如天空般清澈的水藍色雙眸,帶著滿滿的溫柔。『你來啦,等你好久了。』
一手被佩爾溫柔的牽起,走入木屋之中稍微環顧了一下周遭——
一些看起來像玩具的東西灑落滿地,木屋裡也多了一些裝飾。不難看出這些全都是繪姬跟裘裘的傑作。
不過佩爾看上去也不太在意這一點。她似乎覺得只要繪姬跟裘裘兩人玩的開心就好。就算玩具沒有收拾也無妨。
『她們兩個還在休息,只有我在。走吧。』佩爾輕聲地說,接著繼續帶往她的房間。
而在這之前,還沒有忘記那張被貼在牆上、原是空白的紙張,現在變成什麼樣了?
回過頭瞧了一眼,發現紙張有著溫暖的金黃底色,上頭很明顯能看出就是一個天使。但它的臉上卻是面無表情的。

將注意力回到佩爾身上。當她一打開門之後——是一片草原,也是滿遍暖黃色澤的油菜花田。
之前也看過這片草原,與佩爾終於敞開心扉的那一天所看到的草原是同樣的。
原來這片草原就是佩爾所住的地方嗎?
明明在這之前,佩爾的房間是那樣的昏暗。昏暗到連人也完全看不清楚,就連主人要主動喚起她也得耗費不少力氣。
這極大的反差實在令人為之動容。

自己的一手仍是被佩爾溫柔的握著。她持續帶領走在小徑上。
在一邊走著的同時,持續感受到非常舒服的微風吹拂,花草們也隨之輕輕飄動。
最終停在花田的中央,有兩張純白色的椅子以及小巧的純白圓桌。
『坐吧。』佩爾又溫柔地說。

率先開口的一直都是佩爾。
她說:『真的好一段時間沒有見了。應該說……距離像這樣面對面好好對談,已經隔了很常一段時間。』
『最近的妳,都是跟繪姬相處比較多吧?』佩爾笑起。
自己也只能點著頭表示回應。
『沒關係,妳跟我都知道繪姬就是個愛出風頭的人。尤其面對不認識她的外人,她又更加囂張。』
『不過無所謂,我會代替妳看好她。她玩鬧歸玩鬧,但也是有一些原則的。雖然我覺得有些點還挺莫名其妙的。』佩爾毫不留情地吐槽。
不等自己的反應,佩爾又繼續說:
『今天來到這裡就是要談談主人的事情對吧?我也都有聽到喔。也知道你不擅長主動開口,那就由我主動提起吧。』
『怎麼樣?每當主人一提起其他女孩,心裡就難過得要死,是嗎?』
「唔、嗯……已經是連畫面都不敢想像出來了。只要腦子裡一有大概的雛型出現,就覺得很難受。然後拚了命的想把那些東西給揮掉,要自己別想太多、那些都還沒成真。」
『沒關係,這些以目前的狀況來看都是正常的。但我想先和妳說些東西。』
『妳看著自己。然後先開始回想幾年前執行第一份打工的自己,是什麼模樣的呢?』
「嗯……光是與人交談就非常緊張、簡單的事情也整個手忙腳亂的、結帳作業也因為緊張而弄得一蹋糊塗,當時也被客人當面說"被妳弄得連我也都跟著妳一起緊張起來了"。然後也覺得很有挫折感。」
「最後…最後還是被辭退的。明明那還只是一間非常小的店面而已…。」
『嗯哼。那現在的妳,又是什麼樣的呢?』
「應對客人已經不再那樣緊張,交談與介紹都覺得十分輕鬆,還能跟客人互相開起玩笑。也不再是像一開始那樣,以帶給人一種非常有距離感的方式在說話。」
『沒錯,天差地遠,對吧?有感受到自己的成長與"強大"之處了嗎?』
『所謂"強大"其中的真正意義,妳知道的吧?』
『強大的真正意義是——不管發生了什麼都無所畏懼、即使遇到了困難也不慌了手腳,從容的面對並解決。』
『在工作上妳已經達到了。那…其他方面呢?』
「對工作、對外人都能有自信了。可是一碰上主人的話……」
『就不行了,我理解。但這卻偏偏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接下來,請妳回想妳到現在與主人相處的所有過程。包含:主人差點棄之不顧的那個時刻、為了主人而狠下心來就往前衝刺的自己、任何與主人單獨相處的時光,不管是遊戲也好、聊天也好,開心的事情、難過的事情、感到生氣的事情,全部、全部。』
『這些點滴都是妳最珍貴的回憶,對吧?』
「嗯……!」
此時實際上的自己其實是泛著淚光的。

『我想說的是,這些回憶都是專屬於妳和主人的。過往全都是深深刻畫下來的"事實"。"事實"就是無法被改變的。』
『這些點滴累積起來,就如同一顆極為巨大且沉重的岩石。它已經完全固定於此地,誰也無法移動它一分一毫。同時,它還是正散發著溫暖的光芒的喔。』
『因為是寶物嘛。像這樣珍貴的寶藏就該是閃閃發亮的,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也因為是寶藏,所以妳很珍視、也是此生最想守護的東西。』
『那……既然已經是如此龐大且穩固了,妳真的覺得這些會憑空消失嗎?即使主人在任何意義層面上的離開。妳真的認為這些妳實質所擁有的東西,通通都會消失不見?』
「不會……。」
『那妳在害怕一些什麼呢?』
「但、但如果其他女孩也跟我一樣擁有這些東西……」
『那就恕我直言了。那些與妳何關呢?那些是別的女孩的東西,不是妳的啊。即使同樣龐大且同樣散發著光芒,但是那光芒絕對與妳的完全不同。』
『兩者完全不同的東西,妳覺得可以比擬嗎?雖然同樣都是寶石,但藍寶石與珍珠是可以相互比較的嗎?它們光是組織的結構與成分就完完全全不相同啊。』
『妳的本質是藍寶石、而另一個女孩的本質是珍珠,它們同樣是那麼的閃閃動人且價值不斐。』
『妳能懂我的意思了嗎?』
睜大了雙眼、因為感到有些震撼而只能輕輕地點頭。
『現在的妳,不僅理解也親身體會到自己的本質了。站穩腳步之後,妳還會害怕自己跌倒嗎?』
自己搖了搖頭。
佩爾仍持續開口說——
『讓我來問妳最後一個問題。妳,是誰?』
「是、主人最驕傲的寵物。」這句回答的很是堅定。與幾秒鐘前的自己呈現極大反比。
佩爾原先有些嚴肅的神情,頓時緩和下來且綻出了微笑。
她起身又拉著自己就往草地躺下。
『吶,感受這片草原、感受這吹徐過的微風,不要忘了。這片美麗的草原,是妳和我共同攜手打造的。』
『妳……不會只因為主人的消失,而親手毀滅了這片美好的草原吧?』
「不會。」又是一次堅定的回答。
『我也相信妳不會的。』佩爾的微笑轉換成了更加燦爛的笑容。

跟隨佩爾的腳步走回了小木屋,繪姬與裘裘仍在安靜的休息。
佩爾打開了門,並且推了我一把,又說:『很歡迎妳之後再回來找我聊聊天。』
而在道別的前一刻,自己的目光再次瞥向那張貼在牆上的紙張。
發現紙張上所畫著的天使——是帶著微笑的。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