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第一次當好人就下水2

農曆新年的前兩天,冷空氣灌進裝修的工地,昏暗的早晨,我們三個人在工地旁的茶館聚會
「我這個過年前,沒有多少錢可以過年了,過年前還要發一筆工資,甲方那邊要到年後才會放款」我沈重的跟其他兩個夥伴說了這個事實,因為太多工種趕在過年前做,導致金流上出了狀況。
「我這邊有六萬元,有需要的話跟我說」Z很小聲地說出了這句話,但始末至今他沒有拿出一塊錢過,反倒是另一個夥伴X在晚上馬上匯了五萬元讓我湊工資。
工作快二十年的我,以前在家中的公司工作,有大人保護,加上傳產工作其實就是無聊了點,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勾心鬥角的事情發生,最多就是三姑六婆多話了一點,但都無傷大雅。
從工廠到進辦公室,到做業務,跨產業跨領域,我見過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有講話字正腔圓,西裝鼻挺的人卻是酒店的管理者,也有滿口髒話開著bmw大7的大老闆,也有表面上為人和善但私底下做些狗屁倒灶的人都有,這二十年來我不敢說自己人面有多廣,但我想各種奇人異士應該也看了不少,但像是Z的這樣厚顏無恥的人倒是第一次見到。
不要以為你幫別人,別人就會幫你,你有可能換來的只是背後一堆壞名聲
我把Z和我前老闆P介紹認識後,兩個人相談甚歡(想一想應該是磁場相近)就馬上把兩個案子交給了Z處理,Z在丈量跟工作態度上都蠻積極的,我覺得Z是一個不錯的設計師,應該只是因為大環境使然沒了案子。
沒幾個月後,我和前老闆P鬧翻了,先別說他的工程品質和工作態度,我會想離開是他推卸責任的態度及辱罵客人的嘴臉,表面上又說自己去上心靈成長課程後受益良多,如沐春風似的,但轉頭只要遇到自己不想面對的事情就會變成「我不知道,沒跟我說」「我忘記了」「都是誰誰誰的問題」,在P的眼中我是一個神經病,我就用了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方式讓他徹底的覺得我是個神經病,也如他所願的把我這個神經病送走,嘴上說著「我是那種在團體裡面都會站出來幫助反霸凌的人」結果私下帶著大家一起霸凌別人;但由於這是另一個故事,我也不在Z的個人專輯中多提了。
在經歷了兩個案子後,我覺得Z的工作態度及專業度都還蠻不錯的,也因為這樣開始和Z更進一步的認識。
「你要做什麼,我都支持你」這是那時我要離開前公司時,Z對我說的話,剛好那時也有接到了兩個非常小的輕裝案,想說剛剛好可以小試試看配合度。
也因為這樣,開始了先是兩個人的簡單創業之路(對我來說是啦)對Z來說他已經自己工作十幾年了,但我想既然沒有錢了,至少先有收入比較重要吧,所以也坦承的跟Z說這個案子發包的金額真的不高,所以在控管上要非常小心才會賺錢。
分類:日記

同志生活|回憶|生活分享|昭和臭男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