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指尖心跳

。周棋洛
。半路剎車

生日宴會的熱鬧像是沒有盡頭,嘻嘻鬧鬧的粉絲、互相議談的片商──貫穿言語間的名字全是那三個字。
超級明星的慶生宴,四周全是暖黃色裝飾,大朵大朵的向日葵擺放在各個角落或長桌上,熱烈而張揚,就如慶生的主角一樣。

已經是宴會尾聲了,相談甚歡的賓客們似乎沒有發現,宴會的主人翁消失了好一段時間。

「棋…恩、會有人……」我試著從纏吻的空間中說著,拉扒眼前人衣擺試著阻止但毫無作用,他只是更貼近我,將牆壁與他胸膛之間的空隙縮減成負數。
「我會保護妳……」他微微退開低啞說著,手指摩娑過我脹紅的臉頰跟微腫起來的雙唇,往下捏住顎尖,熾熱的吻再次覆下。
「唔──!」柔軟的舌探入口中,刮弄過齒列與腔壁,最後勾纏住我的吸吮──彼此吐息融合在一起,酥麻的感受漫向全身。
我的雙腿不自覺發軟,只能攀著他讓自己別失態倒下,身體陣陣顫慄,被包裹在他的體溫裡。
「對不起、我知道這樣不行…但是、真的忍不住……」他咬了咬我的下唇,呼息紊亂、嗓音沙啞,另一手搭著我腰後往下滑,輕輕拂過臀線後撩起裙襬,熾熱的掌心貼上股瓣。
「……!棋、棋洛,真的不可以……!」我本能繃緊四肢,慌亂搖搖頭,離沒十幾步的距離外就是主會場,賓客喧鬧的聲音隱約斷續卻連綿不絕,不住提醒著我們這裡是公眾空間。
「一下…一下子就好、」他的吻從唇上離開,側了頭落上頸側,總是開朗的嗓音低低悶悶的,濕熱鼻息滑過細幼肌膚讓人戰慄,「薯片小姐忍不住聲音的話,咬著我。」彷彿偷情一般的危險感刺激著理智,周棋洛望著眼前泛起薄紅的肩頸,蔚藍雙眸濃重如深海,恨不得把人全吃下肚。
「唔──!」我閉起眼,只來得及用手摀住唇遮住差點衝出的呻吟驚呼,感覺在裙裡的指尖沿著下臀繞圈,從底褲邊緣滑進最私密的隱處──軟嫩的花瓣早已沾上透明滑潤的液體。
「…薯片小姐……」他的聲音有些詫異,悶笑出聲,唇舌從頸側往上,舔吻上發紅的耳朵,「已經這樣了…?妳好色……」邊說邊用指腹搔刮著濕軟媚肉,望著懷中的她顫抖嗚咽,讓人湧起一股本能的使壞慾望。
「不、不要說啦……!」我又羞又腦又委屈,使不上力的手搥了他肩膀好幾下。隨時會被發現的刺激跟他低啞的嗓音結合成最好的催情藥,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反應。
「好、不說……」發現自己有些過頭了,周棋洛連忙低聲哄著,唇瓣吻上人泛紅的眼尾,「我會很快的,忍忍……」另一手撫了撫人的後勺,把她的頭輕按在自己頸窩,他讓指尖滑進縫隙間,沾著濕漉撫弄上小小的凸起──懷裡的女孩劇烈顫抖起來,細弱如幼獸的呻吟讓他起了莫大滿足感。
「棋、啊……不行……嗚!」我努力壓著自己的聲音,眼睛蒙上水霧,只敢輕輕咬住他衣肩布料,就怕等會回到主會場讓人看出什麼端倪。
「薯片小姐……」用她最無法抗拒的聲音低喃,他的指尖沿著花核繞圈、按壓,伴隨刺激而汩汩流出的體液沾濕指節,在安靜的角落發出細微的水嘖聲。
「恩…──」一陣又一陣快感讓腦袋空白,我用盡全力忍住呻吟,閉著眼卻更感受到他修長的手指在私處靈活磨蹭與愛撫,最後輕柔進入麻癢起來的小口,微微曲起前後進出著,每一次都牽出濕熱的細流,雙腿之間黏膩不堪,全身都在叫囂著想要更多更多。
「這樣子、舒服嗎…?」更犯規的是他刻意壓低的喘息與詢問,落在耳邊讓酥麻感從尾椎一路竄上,性感的讓人窒息。
「別、別問…恩……棋洛、…棋洛……」我像溺水的人一樣攀著他,思考與理智慢慢消失,只能無助吶喊他的名字。
「……可惡、」他的呼息頓了一會,低罵了聲後再度吻上我的唇,用力的像要將我拆吞入腹,原本輕柔進出的手指也快速起來,我所有的呻吟跟嗚咽全被他吞下。
「──!」層層疊疊的官能感受讓我眼眸震顫,緊緊抱著他的肩背發出無聲吶喊,意識被拋飛,隱密花徑快速收縮擠壓著他的手指,一波又一波熱流沿著腿根留下,雙腿抖得幾乎無法站立。
「……在這等我,我很快回來。」他一手拖著我的腰,呼吸亂得彷彿也經歷了什麼,焦躁的吻了吻我的臉,滑膩的指尖從體內撤出,我都能感受到小巧入口像是仍不滿足似的收縮了好幾下──腦袋一片發茫的我只能點點頭,任憑他扶著發軟的身體坐上旁邊椅子,隨後他抽了幾張紙巾擦拭雙手,指間牽連而出的細絲讓人臊得冒煙。
周棋洛又親了親我的臉,快步走回主會場,消失在我眼前。
我的理智逐漸回籠,只能把開始發燙的臉埋進雙掌之間,內心的小人物發出尖叫。

他確實只去了一小會兒,身周的溫度和曖昧氣息還沒消失殆盡就又折返回來,身上卻已穿了外套,還拿了件披在我身上。
「……棋洛?」我本還想板著臉訓他幾句,卻被太突然的轉折弄的困惑,宴會還沒結束啊?
「我們回家吧、」他露出了燦爛的笑臉,雙手將我抱了起來,「剛剛跟遠哥打過招呼了,他說這裡後頭有通往停車場的緊急疏散口~」
「咦!咦咦!?你的生日宴會還沒完呢,怎麼可以先跑?」我驚呼一聲,蹙眉搭上他的肩膀。
「……因為我忍不住啊、」他彎起小惡魔般的笑容,在我耳邊低語,「薯片小姐該不會以為……剛剛那樣我就滿足了吧~?」
「…!說、說什麼呢!?」腦袋又轟的一聲冒煙,我忍不住扭了幾下抗議。
「剩下的,回家再討、」他咬了咬我的耳骨,啞著的嗓音裡是赤裸裸的情慾,「後續我可沒把握能控制自己,要是真引來別人圍觀……我會想掐死自己的,薯片小姐惹人憐愛的樣子只能讓我看到。」
「……大色狼!」我顫了顫,被他更緊的圈抱著,通過出口來到停車場,讓他放進了副駕駛座。
「今天壽星最大,所以妳要聽我的~」他幫我扣上安全帶,在我唇上響響親了口後才坐上駕駛座,語氣歡快的發動引擎。
「抗議無效?」握著安全帶,我嘆了口氣,眼眉間是我自己都沒發覺的笑意和期待。
「抗議無效。」他肯定的回答,踩下油門將車子駛離,「超級英雄要好好討他的生日禮物~!」

「我明明送你薯片蛋糕了!」
「不~管,妳才是我最棒的生日禮物♪!」
分類:日記

。迴夢人/鯨魚語/文章記錄地🌻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