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獨佔欲

。周棋洛
。R18
本來只想寫點肉餵食自己,不知道為何字數篇幅不斷拉長、當我驚覺已寫了大半段的心理活動_(:з」∠)_
2/3的情緒描寫跟1/3的我流車,結尾很乾脆的爆炸,喜聞樂見的頭尾不呼應(#)
覺得自己有病,不喜請叉叉離開,我方已盡告知義務(捂臉)

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埋在深處的陰鬱黑暗蠢蠢欲動、暴虐而張狂,一次次試著衝破上頭層層壓褶的鎖鍊與暗扣。
伴隨刺耳噪音不斷衝撞,意圖讓平靜的心湖掀起滔天巨浪。
這種時候、都會特別希望他不在身邊;
這種時候,都會特別希望他在身邊。
不要看到我醜陋的那一面;
看看我吧、接受我的全部一切。
相反的聲音彼此拉扯,天使與惡魔各占半邊──
愛情,讓人甜蜜又痛苦。
* * *
「⋯⋯」捧著小熊馬克杯,我咬著杯緣出神看著電視上的預告片。
暗色的燈光、深紅紗帳飄蕩,隱約能見到偌大的床上有兩具交纏身軀。
下一個鏡頭朝主角拉近,從底往上——精實腹肌、窄腰寬肩、修長帶著點少年味的四肢、頰側沁著層薄汗,匯聚成珠從金色的睫毛間滾落。
最後定焦在彷彿鎖滿火焰的蔚藍雙眸,透過螢幕竄出、勾魂攝魄。
半秒後,斗大片名橫跨屏幕,下標處主演者的名字閃閃發亮。
我長吁,嚥了口茶將喉嚨滾動的焦灼與心頭躁動一併吞去。
周棋洛的新片——打著出道後首次突破形象為賣點的懸疑動作劇,預告片甫出就攻佔了各大媒體版面及影視宣傳頻道。
短片的效果很好,最後幾秒的春色與那定格的眼神似乎在宣告著大男孩要轉變成男人、宣傳平台下的留言全是激動的吶喊。
讓他已經飽和的人氣似乎又衝出一個新的高度,全城市都為這個人瘋狂。
很好、真的,總是認真敬業的他突破了自己的形象與束縛,跨向更廣的領域。
我試著彎了彎有點僵硬的唇角,垂眸啜飲著熱茶,一次又一次在腦中說著。
是的、很好的,棋洛老早就告訴過我拍片內容,甚至在接劇本前就慎重問過我的意見⋯⋯只因為片中那幾幕必要的交纏畫面,如我不願、他可以放棄這個機會。
當時的自己是板著臉斥責他如此的想法呢,從來不願意自己成為他的枷鎖或負擔、又怎可能干涉他的工作?
『我相信你。』
那時望著他仍帶點猶豫的神色,自己溫和堅定的語言迴盪在耳邊。
他還讓遠哥特別安排,那幾場床戲的拍攝讓我待在片場角落親眼見著,就是想讓我安心。
當時拗不過他的要求,我去了,看著他蛻變、氣場變得更為強大。
當銳利帶著情慾的視線掃過,場內最專業的攝影師也紅了臉,我卻漾開了笑、內心滿是驕傲。
那時明明是這樣子的。
* * *
「……姐、薯片小姐?你怎麼啦?」
「!」
等到肩上輕柔的碰觸傳來,我才驚覺自己神遊天邊。
周棋洛坐在我身旁,臉上滿是擔憂、像是耷拉著耳朵的大狗。
「啊…沒什麼,我在發呆、」牽了牽嘴角,我放下杯子望向他,金色的髮梢滴著水,沿著脖子滑進寬大衣領,在肌膚上留下蜿蜒水痕,「你…呃、頭髮趕緊擦乾……」
真要命、秀色可餐這幾個字也能放在男人身上。
我撇開視線,忍不住在內心埋怨兩句,方才影片裡的眼神浮現在眼前,讓人下腹發軟,心裡拂過絲絲慾念。
「薯片小姐幫我吧~?」他拿走我手上的馬克杯放到一旁,笑嘻嘻的湊近,把鬆軟的毛巾塞進我手裡。
──沐浴乳的香氣與熱度一併襲來,繚繞在鼻尖。
要命。
「真是…拿你沒辦法呢……」穩住蕩漾的心神,我輕咳一聲轉移注意力,拿著毛巾擦拭他的髮絲。
「只讓薯片小姐專寵嗎。」他撒嬌似的說著,雙手環抱我的腰,低下頭、毫無防備。
「…把你寵上天得了。」咋了聲,腰間手掌的溫度隔著衣物傳遞,我手上一頓,又裝作沒事的樣子亂揉一通。
「咦?是預告片呢,薯片小姐你看到了嗎~?」他笑鬧幾聲,耳邊傳來熟悉的音樂,周棋洛掀起毛巾一角,望向電視。
「……」我下意識跟著轉頭看去,再一次的,交纏身軀、輕紗飄盪、充滿慾望的成熟眼神。
啵。
心湖深處有什麼在翻騰,呼之欲出。
「…你那時候,在想什麼?」我聽見自己乾啞僵硬的聲音,手定格在他的髮上。
* * *
那麼熱的眼神、那麼渴望的眼神、應該只有我看過的眼神。
應該只屬於我的眼神、應該只屬於我的低喘、應該只會因為我…!
……真的嗎?真的只會因為我嗎?
在群芳綻放的影視圈、輕易就能被掩蓋、普通的我。
在眾星雲集中、最耀眼的、持續成長的你。
不行、不可以、不要去想!
只要能台下擁有他、就足夠了。
一直都是這麼告訴自己的、一直都是。
* * *
「薯片小姐?」他語帶詫異,手覆上我的拉下放上大腿,蔚藍的眸子困惑而擔憂,小心翼翼的神情,「…怎麼啦?你不開心?」
不是的、這樣的表情…不該出現在你臉上。
我在內心發過誓,讓你跟我在一起的每時每刻,都是自由而快樂的。
「沒、沒有……我只是、……」喉嚨乾啞的厲害,湧上的莫名思緒讓我微微發顫,眼角酸澀不堪,「……我只是好奇、拍攝的時候,你在想什麼……」
「……你終於主動問我了。」他放柔了聲音,輕輕擁著我,垂額抵上我的額間,「我、在想你啊,除了你、我能想誰?」
周棋洛的臉那麼近,雙眸裡是柔軟的海。
「……可、可是……那是當紅女星呢,身材火辣又……!」咬著唇,我不想讓自己說出太過酸澀的話語。
「笨吶、」他用額頭輕撞,半瞇起眼眸,「漂亮又如何?我喜歡的是你,薯片小姐要對自己有信心點。」嘆了口氣,周棋洛抬手捏了捏我的臉頰。
「我……」一時語塞,我抿緊唇凝視著他,滿腹說不出的委屈感。
討厭、真討厭,平常的自己不會這樣子的。
這禮拜特別容易焦躁疲倦,想了下生理日曆,大概是進入了經前症候群的時間。
總是控制很好的理智在這段日子特別薄弱。
很討厭,討厭想要任性耍脾氣的自己、討厭升起獨占慾望的自己。
……討厭,想要壓著他放肆親吻、留下繁多印記的自己。
「薯片小姐在想什麼?告訴我,好嗎?」他的指腹溫柔摩娑上我的眼尾,細碎的吻跟著落在頰邊。
「我、我不知道……」嗚咽一聲,脆化的堅強裂出細縫,「對、對不起……我可能是快生理期了,不太能控制情緒……對不起……」我抬手覆上他的手背,讓臉頰貼蹭溫暖的手心,「一、一下就好了,我沒有想嫉妒、沒有想干預……我、我一直相信你的、一直……唔!」
他的唇瓣貼了上來,止住我的話語。
那是非常輕柔短暫的接觸,微溫的瓣如蝶,溫和在唇上留下輕淺痕跡。
周棋洛的雙眸含著笑意,邊喟嘆著邊將我擁入懷中,手揉了揉我的後勺。
「我啊、終於放心了呢……」他迸出了句我聽不懂的字句,另一手拍了拍我的背脊。
「薯片小姐也是會有這些小心思的呢,真好、」他語氣歡快,似乎期待了很久,「我啊,知道薯片小姐對我總是那麼溫柔、把自己放在了好低的位置……」頓了一下,他故意嘆了很大一口氣,「為了保護我、為了不影響我,堅決隱匿這段戀情,戒慎的不留下自己的一點痕跡。」
那是當然的,能得了你已是我畢生所願、哪能讓你因為我而毀去?
「我有突發行程、要拍親密寫真、被人炒作緋聞,你也從未生氣或使性子過,總是那麼平和聽我說明。」
因為我了解啊,了解娛樂圈子的生態。
而且,我相信你
「非常、非常的理智,」他又笑了一聲,把我抱得更緊,「理智的像是……把自己放在懸崖邊緣,如果判定自己會對我有所不利,就會轉身將自己毀去、什麼也不留。」
……是的,我願意。
「可這不是我要的、」他語氣堅定,頭顱埋進我的頸窩間,「我想要和你一起前進、想要向世人大聲宣告我的戀情、想要你光明正大的站在我身邊!但如果你不想,我不會勉強你。」溫熱的鼻息伴著細疼,周棋洛張嘴輕咬我的肩頭,「只不過面對我的時候,薯片小姐不用那麼小心翼翼的……你當然可以任性、可以撒嬌、可以使性子。」他再度抬頭,吻去我頰邊不知何時滑落的淚,「不要忘記,我先是你的男朋友、才是大明星周棋洛……」
他護著我的後勺,動作輕緩卻流暢的把我壓倒在沙發上,天頂的燈暈在他身後,彷彿整著人都在發亮。
「千萬人的喜歡、都不及你一個人重要。」
明明不是第一次聽見,我仍如初次般整顆心化成水,哭著環抱上他的肩頸,自己吻上那好看的薄唇。
你就是我的光。
* * *
原本只是溫柔的唇瓣廝磨,我微張口探出舌尖舔舐過他的唇線,感覺他呼吸沉了一些,依著我的邀請探入我口中掠奪與搔刮、屬於他的氣息佔據一切。
「棋、恩……棋洛……」呢喃著他的名字,我手滑過結實背肌,拉起衣襬下緣觸碰上腰間,順服的啟唇讓他侵略更深。
「恩、我在。」平日開朗的嗓音啞了點,他微退開頭讓我呼吸,唇舌間一絲銀唾,曖昧而煽情。
「……抱我。」迷離望向他的雙眸,細弱如蚊的單音流蕩在兩人之間。
「恩。」他露出了滿足的笑容,落下更熱烈的深吻,邊撩起我寬大的上衣,掌心貼著腹部往上撫滑覆住胸前揉捏──沐浴過後我不喜內衣束縛,敏感的頂端早已挺立,等著他垂憐。
「嗚……!」本能躬起腰肢,衝出的呻吟被他吞去,他又重重吻了一口才放過微腫的唇瓣轉移陣地,濕熱唇舌沿著臉頰、耳側、頸線、鎖骨慢慢往下,最後含住被兩指夾捻的紅果,故意發出嘖嘖聲響。
「哈啊──」湧上的刺激讓人目眩神迷,我手按上他後勺不知該施力還是推開,耳朵與前胸是我全身最敏感的兩處,單是被如此親吻舔舐,就足以讓下身麻軟,隱密私處泌出濕潤。
「每次這樣做……」他低啞開口,用齒間輕咬脆弱乳首,我無法克制的發出驚喘,「薯片小姐都會發抖呢、很可愛……」
「周棋洛……!」我羞惱的叫了聲,抬起手想敲打他表示抗議,卻讓他低笑著輕易抓住,貼上他腹肌往游移,肌膚相貼、熱得嚇人。
「好好好、不說就是了~」望來的眸子滿是不遮掩的慾望,原本湛藍的顏色濃郁許多,倒映著我嫣紅動情的臉,「你也摸摸我嗎?」
喔、誰能抗拒他這樣的撒嬌方式。
至少我沒辦法。
我咬了咬唇,閉著眼讓他帶著我的手去往胯間,隔著兩層布料都能感受到他的硬挺與興奮,周棋洛抬起上身,臉靠在我耳邊溢出低喘。
「你……恩、別在耳旁……」氣息拂過處彷彿要燃燒一樣,我艱難開口,聲音都在顫抖。
「……那可不行、」他的嗓音繚繞,像是蠱惑人的小惡魔,「我知道你喜歡的,像這樣……」非常刻意的用了氣音,酥癢從頭蔓延向尾椎,意識都變成糨糊。
「……你真的、壞心……」在他面前只能兵敗如山倒,應該說、連城牆都未能架起,我呢喃著收攏掌心,上下滑弄。
「也只有在這種時候,對你使壞。」他舔咬上我發紅的耳骨,口手並用著挑逗與愛撫,兩個人的喘息交融在一起,滿室旖旎。
等到彼此衣物都散落在地,褪去了最後的遮掩與防備,他咬著保險套撕開包裝時,眼神已與電視中如出一輒。
銳利、強悍、充滿勢在必得的自信與赤裸裸的情慾。
──像是要撲向獵物的美洲豹,美麗、危險、讓人無法逃離。
屬於少年的氣息去得乾乾淨淨。
以前怎麼都沒發現呢?我有些恍惚的想著。
他確實、一直只用這樣的表情,面對我。
當他抱住我的腰伏身進入,一開始在腦海叫囂的那些不安與癲狂全都離我遠去。
滿滿的、只剩下他。
* * *
周棋洛凝視著身下的她,雪白膚色泛出嬌嫩的紅、五官微蹙,抿著唇像在忍耐什麼。
非常誘人而可口,足以使自己喪失理智,狠狠對她使壞、讓她哭出聲音,什麼都想不了只能攀附自己。
一直都很想大聲向全世界宣告──這是他的薯片小姐、生人勿進。
趕走她身邊全部異性,就像這世界上所有情侶一樣,恨不得讓大家知道他們相愛。
可是他不能。
因為他的薯片小姐,把他看得比自己重要千千萬萬倍。
因為他是周棋洛,家喻戶曉的超級大明星。
周棋洛在內心嘆息,抱著嬌軟發燙的軀體,一次次讓自己進入深處,聽她發出甜膩斷續的呻吟,顫抖著更為濕漉,在他身下綻放所有女人的媚態。
只有這樣,才能讓他知道,她是屬於他的、眼下這一刻,完完全全只屬於他──屬於周棋洛。
「為了你,我可以與全世界為敵……」拉開她試圖合攏的雙腿纏上腰際,俯身在耳邊低喃,頂撞著讓她發出婉轉哼聲,感受最柔軟濕熱的地方包裹著自己。
非常舒服、讓人想溺死在這種快感中。
以她的身軀為泥,虔誠種下一朵一朵的紅花,密集的散落在衣服能遮掩的地方。
其實很想印在一眼就會被看見的頸子、鎖骨或手腕。
也不止一次誘哄她能在自己身上留下印記。
但他可愛的薯片小姐,已經讓情慾擄獲、哭泣呻吟的薯片小姐,還是能搖頭拒絕,杜絕萬分之一會被發現的可能性。
讓他對自己這個偶像的身分抱持最複雜的情感。
有了這個身分、才讓她在更多地方看見他。
但有了這個身分、也讓她把自己藏到最深的地方。
為了不被發現、幾乎都躲在租屋處的約會。
為了不被發現、只能當擺飾的情侶對戒。
那些她眼底一閃而逝的落寞,每次都讓他心臟泛起不捨與疼痛。
但她總是、笑著看他,溫柔接受他所有撒嬌與要求,以為他不會發現。
笨吶。
「棋洛、嗚……棋洛……」身下的她啜泣出聲,軟綿而催情,和著肉體拍擊的節奏淫靡誘人,讓他不自主的用力更深,想把她嵌進自己的身體。
「恩、我在……我在這裡。」沙啞回應著,他緊緊抱住快要無法負荷的她,力道跟著失去掌控,低頭親吻去她止不住的鹹澀淚水,「……我會在這裡、一直在這裡……只屬於你。」他像在說著什麼誓詞,感受柔軟的通道不住抽搐震顫起來,汗水滑落額際。
「你是……啊、……你是我的、周棋洛。」急促的喘息中,她細弱斷續的說了這麼一句,讓他蔚藍的瞳孔收縮,湧起莫大的滿足。
「恩、」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壓著她深深進出,把兩人推向絕頂的高峰,「我是只想著你的、周棋洛。」
也許他的薯片小姐還沒辦法那麼快轉變、
也許要說服她到公開一切還需要點時間、
但沒關係,只要兩個人在一起。
他相信,不管是怎麼樣的明天。
他們都能露出笑容共同面對。
分類:日記

。迴夢人/鯨魚語/文章記錄地🌻

評論
上一篇
  • 暖陽
  • 下一篇
  • 鵲橋仙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