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日更挑戰#31】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2-〈惡章–其名為女神〉4/6

【閱覽前須知】
這是2016年以超能力者為主題的故事坑,至少有7萬字以上,著作權依然為我所有,喜歡的旅行者可以至文底,按拍手給予支持。
〈惡章–其名為女神〉為第二章,還未看過《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的建議使用快捷連結:

EP0 - 規則 大綱 楔子

EP1-〈初章–DATA〉 1 2 3 4 5 6

EP2-〈惡章–其名為女神〉 1 2 3 4

日更挑戰 小說 超能力故事 黑潮 災難

攝像於GTAOnline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惡章–其名為女神〉4/6
感受拂過全身的清風,透俯瞰整座威爾登內斯。
他在高聳建築形成的陰影中快速移動,掠過一條條道路,試圖觀察任何異常。
鄰近會合地點——溫私酒吧,典型附設簡單餐點與住宿的酒店。
溫私酒吧在威爾登內斯中年代算久遠,外頭的霓虹招牌不規則閃爍,木頭的外牆被風雨侵蝕的明顯,不少處早已朽爛,座落的街區也繁盛不再,顯得荒涼。
透停止注入異病因子,在空中自然迴旋一圈後,輕盈的降落在粗厚的樹枝上。
拿出望遠鏡,透小心不要讓鏡片映出明顯的反光,觀察酒吧內外部的動向。
因為還未入夜,甚至是白天上午,酒吧內外的客人十分稀少。
進出的大多是一些醉漢與衣衫襤褸的遊民。
約定的地點是在酒吧內,線民會在桌邊畫上紅色記號,但每張桌子除了磨損的刻痕,潑濺出來的酒漬與食物殘渣外,便看不到任何記號。
透猜測線民可能換位置了。
苦惱之餘,透餘光望見一間廢棄的廠房,仔細一瞧,發現圍繞廠房的鐵絲網有一角破損,雖然有草叢遮掩,但還是能隱約看見那被剪開的痕跡。
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在確定無人跟蹤後,透快速翻進工廠。
踏過滿地碎石,穿過被棄置的大型載具,遍佈的鏽蝕與脫漆,透漏時光的流逝。
被遺留下的工具箱與雜誌,讓人不免遐想這裡原有的樣貌。
曾經的生氣到此刻的荒蕪,令人不勝唏噓。
嗒。
再走進廠房的瞬間,透的右耳聽見細微的奇怪聲響。
不多加思考,幾乎同一時間,透藉由推進器反射性旋踢,才發現是一架球型監視器。
被重重踢擊後,球型監視器的機身毀損,發出零星火花,伴隨著焦煙墜落。
機身沒有徽紋無法直接判斷源頭。
透猜測如果將殘骸帶回去給伊莉紗,或許能追蹤到操作者隸屬的組織,但同時也會帶來危害,可能導致DATA被對方反向入侵。
DATA總部本身的位置不完全是秘密,但資料庫是絕對機密,尤其在這種非常時期。
做了決定後,透一腳碾碎球型監視器剩下完好的區塊,讓它無法再被修復。
透加快搜索的速度,預想會有更多麻煩集中過來。
得避免成為籠中鳥。
或許沒有拍清楚,但他寧可想的難點,先做最壞的打算才能想最齊全的應對措施。
搜索時不經意看到遺落在地上的鐵絲,透想到一個主意。

埃斯卡沒有想過會這樣。
當那些穿軍裝的傢伙出現,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誰背叛自己了?
在這個自己曾經生長的小鎮——威爾登內斯。
即便長年沒回來,但記憶中的親友們仍是那麼的和藹可親,彼此從未因為時間和距離疏遠,那麼是哪裡出差錯?
難道是被神背棄了嗎?
埃斯卡雖沒有特別信奉的宗教,但他深信在萬物之上,還有一股神祕的力量在支配世間的規則,細細琢磨生命之間的關係,輔佐每個人的命運聯繫。
一邊思索這起事件背後的意義,埃斯卡跑離原本住宿的酒吧,打算藏匿在廢棄的倉庫。
粗大尖銳的指甲一下就劃開鐵絲網,嬌小的身軀也毫不費力的鑽進去。
當毛毛的大腳赤裸踏在碎石上,卻一點都不刺痛,新皮膚變得厚硬顯然不是件壞事。
埃斯卡長長的大鼻子奮力吸了幾下,確定沒有其他人的氣味後,才放膽衝進廠房。
最後選擇窩據在地下一樓的輪機室。
從地上碎裂的鏡子看見自己的倒影,埃斯卡忍不住大大嘆了一口氣。
鏡子碎片拼湊出來的自己根本是隻妖魔,頭顱與四肢粗大,身材短小,有著深綠色厚硬皮膚,一小搓毛躁的白髮,除了那雙湖水綠的眼睛外,其他全然陌生。
十二個小時前還不是這樣的。
埃斯卡還記得,當時在使用異能「記憶奪取」,掌握新規則者失蹤案的情報後,準備通報DATA。那時一向有拿捏分寸,所以保持在異變臨界點。
只能說,那些士兵被洗腦的太徹底,情報竟然能被層層封鎖到這種程度。
接下來,就像對方的記憶設有防盜系統,擁有對方記憶的自己的行蹤竟然馬上暴露。
慌亂的通訊完,便趕緊逃往熟人的酒吧。
本該順利的……
埃斯卡偌大的手掌緊扒著腦袋瓜,滿是懊悔。
為了躲避追緝,埃斯卡異能使用過度。
看著破舊側背包中,一顆顆發著淡淡白光的立方體,心情更是沉到谷底。
盡是些沒用的記憶。
變形成這樣,讓其他人忘記自己的長相又有什麼用?
埃斯卡只覺得自己費了功夫卻毫無收穫。
當他忍不住想嗚嗚哀泣時,樓上傳來騷動聲。
埃斯卡小心翼翼的站起來,準備轉移到更安全的位置時,背包中一顆記憶方塊不慎掉落,隨著那方塊在空中旋轉,埃斯卡的胸口也跟著悶緊。
頓時倒抽一口氣,無法呼吸。
叮噹。
大手沒接住,清脆響亮的聲音響起。
幾乎同一時間,地板宛如地震般劇烈晃動,埃斯卡站都站不穩,整個人摔個四腳朝天。
有東西快速朝這間輪機室衝來。
不用幾秒,上鎖的鐵門便被撞碎,土石塵埃瞬間瀰漫整間房間,埃斯卡目不轉睛地望向那在白色煙霧中的死亡使者——巨大的機械黑蠍。
沒有機會閃躲。
閃著灼灼紅光的毒尾毫不猶豫的刺下。
埃斯卡閉上眼接受自己的命運。
一股清風拂上臉龐,冰涼柔和的觸感令他睜開了眼。
只見在逐漸散去的灰粉中,一位青年手持雙劍擋下毒尾,紅褐的髮絲掠過,因為衝勁過大,白色的斗篷飄起,如美麗潔白的雙翼。
天使。
埃斯卡的恐懼也隨著灰燼散去。
青年雙劍使勁一揮便將毒尾擊退,再毒尾二度襲來前,銀白的膝上靴發出紫光,隨著修長的右足向上踢,毒針的部分瞬間粉碎。
兩人的戰鬥力相差懸殊。
但擁有體型優勢的機械黑蠍並沒有就此打退堂鼓。
隨著氣體噴發的聲響傳來,黑蠍再次展開突進。
現在的時刻不適合上演相逢戲碼,透不發一語,只是迅速抱起埃斯卡,從機械黑蠍針狀的腳尖滑壘,鑽進縫隙間,隨後迅速逃離輪機室。
就如神話那般緊迫盯人,機械黑蠍一路從地下室追到地面。
這樣的情況,使透忍不住感到諷刺。
沒想到自己預先設下的陷阱會如此剛好。
在翻過最後堆的高聳的紙箱,透離開機械黑蠍的視線。
不出所料,機械黑蠍毫不猶豫的撞開眾多紙箱,整個纏入透同時通電的鐵網陷阱。
電刑,其中一個神話的結局被重現了。
看著機械黑蠍冒出濃濃黑煙,透快速帶埃斯卡撤離倉庫。
很快身後便傳來劇烈的爆炸聲,以及爆波。
「還好趕上了呢,線人先生。」
躲在堅實的樹幹後方,透望向沒有受傷的埃斯卡,總算鬆了一口氣,打從心底露出安心的笑容。他一路上設想許多慘烈的情況,所幸都並未實現。
就算是如此陰暗的現在,那笑容也能輕易照亮,如此溫暖,如此炫目……
埃斯卡的胸口再次緊悶,但和先前的感受截然不同,是充滿喜悅與暖意,一口氣堆滿的正面感受,卻不知該如何表達。
「謝……謝謝……」幾番努力後,埃斯卡這才擠出一句話。
或許是認為埃斯卡受到驚嚇,透並不介意埃斯卡吞吞吐吐的反應。
「先到安全的地方吧。」
如此喧譁的打鬥肯定會引起注意,透進行今日不知道第幾次的反省。
一把抱起埃斯卡,透藉由飛行靴快速離開了工廠。

在空中飛行時,埃斯卡無法自制的偷瞄透的臉龐,在日光映照下,原本就很白皙的肌膚如鑽石般透亮。說來誇張,但埃斯卡認為那淡褐色的眼眸完全治癒了他。
但這樣靜謐的兩人時光並沒有持續太久。
「總算找到你了!」
一道深沉的嗓音從後方傳來。
「我們……我們能先去那嗎……那裡很安全……」
指著小鎮外鄰近山區的鐘塔,路特鋼氣喘吁吁地說道。
「阿、好的。」透顯然對路特鋼的出現也很意外。
但急於找安全的位置,透也就接受了路特鋼的提議。
還不清楚兩人關係的埃斯卡,不知為何心裡對這鳥人產生絲絲敵意。
路特鋼只是瞄了一眼被透抱著的埃斯卡,似乎也在揣測兩人的關係。
「這就是你說的那位老朋友嗎?」
抵達鐘塔隱密的一角,路特鋼想起透在列車上說過的話。
但看埃斯卡與透彼此生疏的模樣,怎麼也不像舊識,反倒像初次見面。
「老朋友?」聞言,埃斯卡又驚又喜的抬頭看向透。
自己怎麼可能會忘記這樣的朋友呢?
埃斯卡頓時急著在腦內搜索,任何與透長相有關的記憶。
說來諷刺,埃斯卡對自己的記憶力其實沒什麼信心。
「阿……關於這個嘛……」透忍不住眼神飄移,而後緩緩道出實情。
那正是為何埃斯卡對透沒有印象。
兩人過去壓根沒見過面。
要不是跟著那隻形跡可疑的機械蠍子,透也不會找到線人埃斯卡。
「線人?」
路特鋼這下搞懂,關於小心失蹤案以及暗殺事件之間的關聯。
這些人根本就是犯罪者的眼中釘。
「DATA的工作在於保衛與救援,同時也有管制非法行為的職責。」
說到後半部,透瞇起眼,笑著直盯著路特鋼。
看著那凝視自己的淺褐色瞳孔,路特鋼又是一陣胃疼。
他可不想再回去當隻烏鴉。
「那麼,是誰給你們這樣的權利呢?」但路特鋼也沒有停止耍嘴皮子的打算。
「沒人。」沒有過多解釋,透露出苦笑坦然承認。
沒想過對方會不做任何說明,太過直白的坦誠讓路特鋼頓時語塞。
「你們這樣也算是犯罪吧,擅自主張的管起秩序。」
遲了幾分,路特鋼反應過來後,決定阿諛嘲弄透看看。
「失禮!在這樣的亂世,就是需要他們的奉獻精神!」近乎接著話,埃斯卡反應劇烈。
自破滅日發生,世界各地的情勢便每況愈下,政權動盪,民間動亂,導致政府瓦解,而後出現的教國也未起到抑制犯罪的效用。某種層面來說,埃斯卡認為教國與帝國之間差異不大,都是殘酷統治下的和平。
所以埃斯卡與許多人民選擇支持DATA,一個不要求絕對歸順,不過度牽制思想的獨立救援組織,他們自願成為DATA的眼耳,做為聯絡的訊息網——線民。
「我們很感激你們的付出。」透彎下身平視埃斯卡致與感謝。
這些線民付出的犧牲比想像中的多太多。
有時候,透認為自己讓他們失望。
「不……這是我的榮幸……」埃斯卡搔搔臉頰,有些不好意思地別開眼神。
但同時也驚覺自己活像個狂熱粉絲,而感到羞恥,恨不得挖個洞躲起來。
「其實我更期望我們都能自律,那麼災厄就能大幅減輕,但就破滅日後來看,這樣的發展是必然,會有人管起秩序,方法各異。」說到這裡,透沉默一陣子才繼續說道:「最初,DATA也著重在救援,幫助那些被魔物侵襲的人,漸漸犯罪者增加,我想對許多人來說他們就跟魔物沒兩樣,所以我們也干涉了。」
站起身,透再次回望路特鋼。
「當那些人無視他人的生命安全時,也同等默認自己的生命安全是可被輕視的。」
緩步走近路特鋼,透扯起一抹苦笑。
「我是這樣想的。」
相對那抹苦笑,清澈的淺褐眼瞳讓路特鋼不免有些分神。
路特鋼察覺到自己為何在意眼前的青年。
悲傷的堅毅。
究竟他們對付過多少如魔物的罪犯,路特鋼是不會知道的。
透對這些行為的正確深信不疑,路特鋼卻也看出眼神中同等含量的悲傷。
如果能有別條路,如果那些人能自律,一切都會不同吧。
「我明白了,這話題就到這吧,抱歉。」
路特鋼不想再深究這個議題,決定換話題,順便換換氛圍。
「是說,小矮子,你究竟找到什麼樣的機密?為了守這個密,有人可急瘋了。」
彎下腰,路特鋼揚起嘴角,笑著向埃斯卡問道。
「蛤?矮子?我原本比你還高!」
一聽到路特鋼對自己嘲諷的稱呼,埃斯卡氣得跳腳。
「你變異多久了?」不等兩人繼續對話,透頓時驚訝的追問。
「呃、快十二小時。」見透緊張的樣子,埃斯卡愣住後才緩緩回答。
聞言,透快速從背包中拿出注射器,二話不說就往自己的手臂刺去。
看著瞬間充滿試管的紫色異病因子,路特鋼與埃斯卡忍不住倒吸口氣。
紫色異病因子在太陽光下映照出虛幻的光彩。
液體中點綴細碎的白光,宛如紫色銀河。
「變異十二小時的話有點勉強,恢復程度可能無法百分之百。」一邊這麼說著,透拉起埃斯卡的手臂將高純度異境因子注射進去,心裡忍不住慶幸還好有預先準備。
伴隨著刺涼的觸感,埃斯卡感覺到一股柔和的能量傳遍全身,但很快身體便感覺到異樣,感覺有什麼要從體內併發出來。
「好怪……」埃斯卡環抱身軀,整個人屈膝跪下。
漸漸埃斯卡的身軀拉長,頭顱手腳也恢復成原來的比例,頭髮長回略長及肩,但依舊是白色,肌膚也依然深綠厚硬。
變異的後遺症將讓埃斯卡深深記住。
「這、這真是太棒了!」埃斯卡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腳,站起身來轉了幾圈。
但就算無法完全恢復,埃斯卡還是很高興能恢復到一般身形。
他從未準備好接受完全變異的自己。
「別轉了,真嚇人……」路特鋼掩著眼,無奈的說道。
埃斯卡這才想起來,原本的衣服早跟著身體變化成為一塊破布,現在完全赤裸。
尷尬的遮掩重要部位,埃斯卡羞的抬不起頭。
「就送你吧……」路特鋼將自己的大衣脫下,扔向埃斯卡,將他整個人罩住。
「拿給我不就好了……但、謝謝啦……」
雖然不滿意路特鋼幫助的方式,但此刻埃斯卡真的需要一件衣物,才不會成為暴露狂。
「原來你還能做到這種事啊。」
不理會一旁嘀咕穿衣的埃斯卡,路特鋼轉向透,想多了解治療的部分。
然而,只見透扶著額,彷彿站不住般靠著石柱。
「喂!你還好嗎?」路特鋼趕緊攙扶隨時都會倒下的透。
「不……有點用多了……異病因子……」透的聲音十分虛渺。
很久沒密集消耗異病因子,透有些吃不消,疲憊的累積多過預期。
除了飛行靴外,還使用大量的異病因子做快速攻擊,臨近底線的存量,在抽取後便所剩無幾。透雖然對此有些懊惱,但情勢上也沒時間等待它恢復。
「你必須休息。」路特鋼鄭重地說道。
雖然明白透有任務在身,但這種情況不休息不行。
「還不行……」透總有不好的預感,他想趕快解決這邊的事,趕去隊友的身邊。
不是不信任,而是預感。
「睡個好覺吧,之後我可以陪你去。」路特鋼忍不住伸出手輕撫透的臉龐,語氣輕柔。
此刻透雖沒有與記憶中少女的身影疊合,但兩人總有一樣的氣息。
路特鋼對這種責任感過重的類型一向沒則。
「我……好的。」
原本透還有抗拒,但眼神突然失焦,語氣僵硬的答覆後,便沉沉睡去。
彷彿被控制。
「你做了什麼?」穿好大衣的埃斯卡湊過來,發現透的異狀忍不住追問。
「我?我沒有、阿……」
路特鋼注意到自己忘記戴手套,「壞習慣」意外下了指令。
異病因子量低迷的透迅速被控制,不先完成「睡個好覺」指令前是不會醒來的。
「我的天啊!」埃斯卡咬起手指甲。
自己連眼前這鳥人的名字都還不知道,對方就闖了大禍,這下要怎麼傳達訊息?
DATA的人都被他弄昏了。
「先別煩這個,我們得換地方。」
驚覺到遠方有奇怪的飛行機械接近,路特鋼一把攬起兩人滑翔至地面,因為翅膀無法承擔三人的重量,這樣已經是極限了。
「去我的老巢吧。」收起翅膀,路特鋼抱起透,對埃斯卡說道。
既然是線人也就不能丟下他飛走。
路特鋼打算就這樣帶領埃斯卡徒步前往居所。
「快走吧,矮子。」擔心飛行機械發現他們在樹林裡,路特鋼催促遲疑的埃斯卡。
「誰是矮子!我叫埃斯卡!」趕緊動身追上去,埃斯卡實在不喜歡路特鋼。
但現在除了跟著他,也沒別的辦法。
埃斯卡頓時對自己的沒用感到氣憤。
「哈,你在身高上的謊報可多了。」路特鋼忍不住笑出聲。
埃斯卡的身高足足矮路特鋼十公分,很容易就能看出差異。
這明顯與埃斯卡先前的說詞有落差。
「……我當時以為不能恢復阿……就自娛自樂一下……」埃斯卡再次嘀咕其詞。
他怎麼料想的到謊言會如此迅速的破解。
當然,在這點小事上撒謊,讓現在的埃斯卡感到羞恥。
彷彿其他方面也低人一等。
「算了,是說,叫我路特就好。」
沒有繼續欺負埃斯卡的打算,路特鋼報上名號後便安靜的趕路。
只希望能盡快平安抵達「家」。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 #超能力 #科幻小說 #文坑
#日更挑戰  #小說  #超能力故事  #黑潮  #災難 
分類:藝文

對創作者最好的讚賞,就是啟發閱覽者對生命有新看法。正在執行【行星星座宮位擬人】的【星系】故事。

評論
上一篇
  • 【日更挑戰#1-35】快速連結
  • 下一篇
  • 【日更挑戰#32】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2-〈惡章–其名為女神〉5/6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