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愛的你

。R18

「所以你想吃甜粽子、還是鹹粽子?」
「唔……薯片小姐保證不打開電視?」
「我不會打開的,就專心準備粽子,嗯?」
「真的不打開?會等我回來?」
「真-的-!你要吃什麼口味?」
「誰傳訊息給你都不看?」
「都不看,就等你回來、如果甜粽子的話,單包豆沙好吧?」
「恩……可是……」
「周棋洛!」我哭笑不得地放下手中洗到一半的碗,轉頭看向那滿臉焦慮的大明星,故意板起臉孔,「我保證、絕對、不會去看你划龍舟的樣子,讓你保持最英勇的形象。」一字一句說著,見他動動嘴皮還想抗議,我挑了挑眉頭,「再不相信我,就不包粽子給你吃啦!」
「那不行!我要吃!怎麼可以錯過薯片小姐親手包的粽子!」周棋洛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從後頭環抱住我,將腦袋垂靠進肩窩蹭了蹭,「好嗎好嗎、我相信你……不就是擔心讓你看到我出糗的模樣嗎?」委屈巴巴的語氣像是受了什麼天大的愁苦一樣。
「笨蛋、」輕敲他腦袋瓜一下,我繼續進行手上的清洗作業,「不管你什麼模樣,都是我最喜歡、最親愛的周棋洛。」輕快說著有些肉麻的話語,卻感受到腰間環抱的力道緊了緊,細小的氣息吹拂過我的頸。
「……真的?」他發出遲疑的問句。
「真的。」我用堅定的聲音回應,知道背後的大男孩內心深處總覺得自己付出不夠,害怕表現出任何不完美的自己、擔心會失去別人的喜愛──自收到要做划龍舟的直播後,對於這未曾接觸過的領域,他更顯得焦慮。從下午的簡訊到歸家共進晚餐,不斷地希望我別去看明日的直播、不要看到他可能會出糗的一面。
「而且,我答應你不看、就不會看。」把手上的碗瀝乾放上層架,再拿了乾淨的抹布拭去槽邊水漬,「所以,與其糾結這個、還不如回答我你想吃哪種口味的粽子,滑完龍舟回來、好好補個體力吧?」我輕笑一聲,哄著越抱越緊的他。
「鹹的甜的、我都要、」擱在頸邊的腦袋蹭了好幾下,讓人發癢,「但還要吃另一種。」
「嗯?還想吃什麼?」他的語氣帶了笑意,我安下心,把抹布晾起後洗淨雙手。
「我還想吃……我最愛的小粽子。」伴隨刻意壓低的嗓音是頸窩濕熱的觸感與細微的疼痛。
「啊?周棋洛你幹嘛咬……!」我倒吸一口氣,某個人的手掌從腰間往上滑,隔著衣料覆上前胸,很刻意的揉捏兩下。
「這個、小粽子。」字句之間停頓幾秒,氛圍立刻曖昧起來,他往前一步讓兩人身體更貼合,把我困在洗水槽和他之間,一點轉身的空間都沒有。
「……你不要拐彎笑我是太平公主!」雙頰熱燙起來,我試著抓住他作亂的大掌,努力忽略吹拂在耳邊的氣息。
「我沒有啊,這樣的大小很好、」周棋洛笑嘻嘻地,濕熱的吻沿著頸線來到耳邊,薄軟唇瓣納入耳墜叼咬,手上的揉弄不停,能被掌心完全包覆的柔軟讓人捨不得放手,「是我最喜歡的呢。」
「你、唔……你怎麼突然……?」發現完全阻擋不了他的手,甚至兩個弱點都被他掌握,身體因為酥麻感而微顫著──我放棄抵抗,感受到有硬物貼在下臀。
「啊、因為薯片小姐說了可愛的話呢。」他另一手捏上我下顎輕施力,側著頭,唇舌離了我的耳,蔚藍的雙眸因為愉悅半彎,「所以,現在就想吃掉你。」好看的唇貼上我的,伴著舌尖描繪搔刮、原本隔著外衣使壞的手也從下擺探入,撥開胸衣直接貼上肌膚。
「恩……說、說什麼呢……」輕輕肘擊作為抗議,只得到他的低笑跟變得更熱切的吻,彼此津液交纏、乳首在靈巧雙指間突起硬挺,腰間一片麻軟,我本能繃緊身體,手撐著流理台。
「我要開動了。」他嚙咬過我的唇瓣,眸色沉了下來,捏住顎尖的掌心貼著肩頭、腰側一路游移點火,最後落在居家寬鬆短褲上扯拉,攻向想扭動逃開的臀肉。
「啊…、等……」帶著薄繭的指腹摩娑過底褲的蕾絲邊緣,輕輕按上已泛濕潤的縫隙間,我抿唇忍住呻吟,「在、就在這……?」
「恩、就在這。」他露出燦爛炫目的笑容,再次吻上我的唇。
* * *
「啊…哈、慢、慢一點……棋洛……」我踮著腳尖,雙手得緊緊撐著檯緣才不讓自己整個上身軟在冰冷的檯面上。
「沒辦法、薯片小姐太甜了。」他低啞的喘息落在我耳邊,雙手握緊腰側讓每一次的侵入都進到最深的地方,黏膩淫糜的水聲和著拍擊迴盪在不大的廚房。
「恩──」從喉頭溢出媚人呻吟,第一次在床以外的地方做這種事,讓我的身體更緊繃敏感,濕熱密口隨著進出磨蹭不住吐出花液,沿著腿跟慢慢滑下。
「是不是比平常反應還要好……?」他發出問句,灼熱緩緩往後似要離開,又深深沒入,撞擊出婉轉的驚呼。
「沒、啊…!沒有的事……!」我終究是讓快感折磨的發軟,上身貼著冰涼的流理台、下身卻被熱度侵略,相反的溫差讓腦袋一片空白。
「薯片小姐說謊呢、」周棋洛低笑兩聲,在我的後頸、耳朵與肩線印下無數溫柔的吻,進出侵略的速度卻越發頻繁密集,「要懲罰。」
「唔!」硬挺的尖端不住蹭弄體內微凸的那點,快慰如電流竄向四肢百骸,我哭叫出聲,意識被情慾淹沒,「棋、啊…!棋洛、不行──唔啊……!」繃緊的雙腿抖的快站不穩,耳邊只剩下他低啞混亂的喘息及愛語。
「不管你是什麼模樣,都是我最喜歡、最親愛的薯片小姐。」原封不動地返還我說過的字詞,周棋洛摟緊我,貼合的軀體一起去往天堂。
* * *
「……我以後要怎麼面對廚房?」泡在浴缸裡,我摀臉呻吟。
「會不會失手把鹽放成糖?」罪魁禍首滿臉輕鬆,掬起水淋過我肩頭。
「周棋洛!」忍不住一陣羞惱,我朝他潑水。
「不然、還有一個辦法~」他笑著捉住我的手,湊近我耳邊,「……多嘗試幾次,就習慣啦。」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明天只能吃又甜又鹹的粽子了!」
「哇啊!我錯了──薯片小姐原諒我吧~!」
分類:日記

。迴夢人/鯨魚語/文章記錄地🌻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德芙巧克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