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便當菜與電腦


小學四年級時,念的是永和的頂溪國小,因為我家住中和,是借親戚的戶口來永和念書,所以剛從中和國小轉到頂溪國小時,和同學蠻格格不入的。
永和的小學生裡,家境好的有一定比例,同學們會帶熱門的日本掌上型電玩來學校玩(像阿羅士和任天堂的),餐具也是日本原裝的小叮噹便當盒。而且班上的同學,家裡有錄影機和電腦的,也占了約四分之一的比例。之前我讀中和國小時,同學都比較樸實,沒有這些日本電玩,錄影機,電腦等等。
班上有個副班長蔡立群,當同學們都在排擠我們這種借戶口轉學來的小學生時,蔡卻對我們很親切。蔡在班上人緣非常好,連壞學生都對他笑嘻嘻的,不會找他麻煩。
可是蔡有一個煩惱,就是不喜歡吃肉,他的便當裡,常常有牛排,焗烤明蝦,烤魷魚等,可是一到中午,他就忙著把便當裡昂貴的肉類菜餚,推給同學們吃,但是同學們都不太敢去吃他不要的便當肉類,因為怕老師罵。
而我就很白目,常常去「接收」蔡便當裡的牛排,明蝦,烤魷魚,日本蝦排魚排等等。因為我常常吃蔡不要吃的便當肉類,所以就和他熟了起來。
後來期中考,蔡依然考了第二名,而我進步到第五名,蔡對我的進步很驚訝,然後隔了幾天,他跟我講,他媽媽邀請我到蔡他家玩,因為我功課進步很快,蔡的媽媽希望他交我這個朋友。
第二天我到了蔡的家裡,他家是電梯大樓,然後他媽媽拿出很多進口的糖果餅乾給我們吃。蔡對我展示了他的apple 2電腦,然後花了十幾分鐘,用當時美國學生最流行的程式語言-microl  basic,打了三十行的程式碼,然後他按了執行鍵,就看到一台用英文字母組成的小汽車,從電腦螢幕左邊移動到右邊。我當時很驚訝,沒想到蔡一個小學生,竟然會打電腦程式碼。
這就是我和apple 2單色電腦的第一次接觸,後來五年級小學生拆開分班,我和蔡沒有分到同一班,就比較不熟了。而現在的apple,已經由老闆賈伯斯的努力下,進化到手機iphone和平板電腦了。而其實,在三四十年前,賈伯斯的蘋果電腦公司,已經是美國和世界科技界,舉足輕重而有執牛耳的地位的。
後來考了永和國中美術班,在課業壓力下,有一陣子逃課,流連任天堂電玩店的經歷,在國二下時,遇到讀另一所永平國中的蔡,他看到我流連任天堂電玩店,身上還穿著西門町買來的流裡流氣得衣服,很生氣的訓了我一頓,臨走時還叫我要振作一點。
後來國三時,就比較用功一點,高中聯考差四分,沒考上最後一所公立高中的泰山高中,但是在五專和高職的分數就很高,後來部逃學,轉而用功,有很多原因,師長的鼓勵,隔壁女校福和國中的女同學的鼓勵(後來她去美國念高中了),還有蔡同學憤怒地叫我振作一點,而讓我比較不會逃避吧!
後來我國中畢業,上了五專電機科之後,聽說蔡立群考上成功高中,之後就沒有他的消息了。
而其實,像蔡這種優秀但正直,遇到你不對會訓你的朋友,是應該繼續聯絡的,這種朋友是很難得的好朋友,但是我還是錯過了,偶然回想起來,就寫了下來。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木村拓哉的change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