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20

分享

租屋奇談(三):髒話伺候、鑰匙搞失蹤

第一次獨自出國,先被房東兼室友用髒話伺候,落地後連鑰匙都找不到。真是個美好的開始,必定永生難忘。🙃
  

租屋奇談系列上一篇:租屋奇談(二):「不要給我壓力!」

致謝

我印象中這輩子沒那麼崩潰過,事情發生的當下和之後的幾個月,非常感謝所有聽我抱怨的家人朋友們(人數太多,就不表列了QQ),沒有你們,我真的無法度過留學生活如此悲劇的開始…
9月4日。帶著忐忑不安但又有點期待的心情,踏上了旅程。第一次隻身出國,且一待就將近一年,心情很是複雜。
由於疫情的關係,航班大亂,我被迫得在法蘭克福待上七小時,等待轉機。我趁著這漫長的時間,檢查文件和下機後的行程。不只是要布置好房間而已,很多具有時效性的行政流程都得趕快辦妥。例如,我們先是以三個月有效的學生簽證入境瑞士,接著必須在抵達瑞士的14天以內至地方政府報到,申請一年有效的居留證。若14天內未完成這項手續,當事人就會收到罰單。(註:這是法律規定,實際上會先收到一封警告信,才會罰款。但當時我當然不知道實際執法和條文上的差別。)
瑞士 租屋

法蘭克福機場。

這件事情我從來沒忘記過,可是當我在等轉機時,發現申請居留證的必備文件之一竟是租約!?我蠢啊,之前怎麼就沒看到呢…事情大條了。我趕緊發訊息詢問我房東何時回蘇黎世。他雲淡風輕地說,「大概兩三週吧。哦對了,你把第一個月的租金先繳了,到這帳戶XXXXXXX來。訂金到時我們用現金面交就好。」
說好的租約呢?怎麼我就要開始繳費了?不過我顧及不了這麼多,我先答應他繳租金,接著告訴他我遇到行政流程的難題。
「那就別理他們。兩週甚至三週再去,都不會有問題的。」是我被罰款,他當然覺得沒問題??我必須確定,他是否兩週內會回來,結果…
「我不須要這麼早回來,你以為我會為你縮短我的假期嗎?哈哈哈WTF(按:What the f***的縮寫)。」
???????他大可以回答我兩週內不會回來,我們再想辦法,直接送我髒話是什麼意思??素未謀面就想開噴?
我跟他說,校方的文件再三提醒,兩週期限很重要。他直接發連串訊息嘴爆我:
「請問你今年幾歲?18歲嗎?你有自己在外面住過嗎?你難道不會自己去政府機關,說你房東不在家,或者隨便講個其他理由嗎?」
當時的我,原已心急如焚,而且很多事情不熟悉,可預見的一定會焦頭爛額一陣子,沒想到被這種訊息伺候,我真是氣到了。
「22歲。」
我當下一度想回「我三歲」,最終還是作罷,只意思意思的用22歲句點他的問題。我補充說,很多瑞士的事情我不熟,還摸不清楚國外的潛規則。他回嗆我,這跟國不國外沒關係,我必須要自己會跟人溝通,
「我不想當你的媽媽。」
我怒火中燒。誰想認你當媽媽啊🙄。作為房東的責任沒做到,一直不簽租約,房客為此遇到難題還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順便教訓別人,這是哪門子的房東????就因為蘇黎世房東爽爽當,所以我們這些房客就任人宰割???我從沒這麼火大過,氣急敗壞地發了一堆訊息給爸媽和朋友。他們看到我的文字訊息都嚇著了,趕緊撥電話給我,因為我從來沒有絕望到連髒話都得用上。
後來到了蘇黎世後,我也只能硬著頭皮去行政機關解釋,承辦人員一張狐疑的臉看著我,確認這房東真還沒和我簽約,然後用了一些替代的手續,完成的居留證的申請。事情的確得以解決,我也不是傻子,可是誰知道瑞士人怎麼做事?先向房東確認又有什麼錯誤?我以後是要怎麼和隨便就爆氣傷人的房東兼室友相處啊…(順帶一提,在我入住整整一個月之後,他才終於和我簽租約…)
場景回到轉機的當下。我心情跌落谷底,怎麼會剛出發就這麼倒楣。可是人都在歐洲了,該做的事情還是得做。我搭上飛機,很快地到了蘇黎世這陌生無比的城市。
瑞士 租屋

火車站Bahnhof Hardbrücke。

人要有多衰,就有多衰

從機場到租屋處的過程還算順利。一個人拖著兩個行李箱,上下火車,穿越陸橋,走過綠意盎然、愜意的人行道,到了租屋處樓下的烘焙坊。
一走進店裡,我找了個店員和他解釋我的身分、我房東的名字,也拿出裝著鑰匙的信封袋的照片想給他看,但是店員急忙用德語打岔,「不好意思,我不會說英語,我幫你找個會英語的店員過來」。我再從頭解釋了一次,結果對方滿頭問號。「這裡沒有類似鑰匙或信封袋的東西耶…」他轉頭問了在場所有店員,沒人看過這信封。
冏了。我到底哪裡做錯了?難道不是這家店?
同個廣場上有另一間烘焙坊,我拖著兩個行李箱穿梭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結果無功而返。我陷入了無底的絕望。還好那時,有位台灣人比我早到蘇黎世,他說我如果這邊沒找到鑰匙,那去他那裡借住一晚沒有問題。他還特地幫我借了睡袋。不過在此之前,他當然建議我要先聯絡我的房東。
我不知道該從何向他解釋。遇到鑰匙消失這種問題,當然找房東,可是幾小時前在法蘭克福機場那場爆氣對話,讓我根本不想再面對我房東。可是靜下心來想想,我也別無他法,況且還得跟他分租公寓這麼久,躲著他也不是辦法。我心理上先武裝自己,練習無視他的情緒語言,把重心擺在實際問題上。我發了手機簡訊、社交軟體Whatsapp的訊息,都沒有回應。於是我撥打了手機和Whatsapp的電話,結果聽到的是令我絕望的聲音…「目前無法聯繫這支手機。」「此用戶目前拒絕接聽電話。」
要不是他收錢收的這麼不積極,其他事情哪樣不像是詐騙?我無奈地只好放棄,第一天晚上就先欠人情,去借住一晚好了。離開前,我再次走進樓下的烘焙坊,給了店員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的姓名和電話,並向他們解釋,若他們有幸發現那信封袋,請立刻聯繫我。店員再次一臉狐疑地看著我,用德語問我是不是鑰匙不見,要失物招領,還熱心地招來其他店員,要我填寫失物招領的單子。我破破的德語越講越沒用,最終是找上了一位英語尚可的熟客幫忙翻譯。一位和藹可親的阿嬤店員從廚房走了出來,像是聽八卦一般的湊上來。一提到我房東的名字,阿嬤店員整張臉揪在一起,整個人就快跳了起來,「啊啊你就是那位房客呀」,阿嬤跑到了櫃檯底下某個上鎖的抽屜,取出了信封袋。所有店員看著那信封袋,說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有這回事。天啊…這位阿嬤,這種事不能私藏啊QQ不過幸好我最後進去遞了紙條,才有機會遇到這位阿嬤店員,也才得到了鑰匙。
我向那位台灣同學道謝,他那時為了要接我,都已經出門了。我還沒拿鑰匙開門上樓,就先趕緊發訊息給我房東,讓他知道事情圓滿解決,也概括地說整件事只是我和店家的誤會。今天的衰事總該結束了吧,這出國第一天就讓我嘗盡苦頭…

凶巴巴

沒過多久,房東劈哩趴啦的訊息到了。
「我現在被你搞的非常煩躁…所以請你自己處理你的鳥事,不要事事煩人(get your shit together without bothering everyone around you)。」
沒救了。這一年,不好過了。我低聲下氣地回應,我很抱歉打擾他的假期,我不會再煩他了。
瑞士 租屋

抵達蘇黎世那天,乘客主動上前幫忙我抬行李,倍感溫馨…

從台灣出發時,我的心情是既緊張又期待,只消一天多的時間,就變成了既緊張又絕望。不過,不知該說幸還是不幸,第一天是我出國以來最慘烈的一天。(雖然這不表示日後就有好日子過😅)第一天夜裡回想整日的經歷,我腦袋浮現出電信行裡面熱心助人的店員、火車上主動上前幫我抬行李上火車的乘客、烘焙店裡急切想幫我解決問題的店員們、超市裡每個面帶微笑的服務員…是啊,這是個好地方,我只不過是遇到了一個不友善的房東兼室友。😐
致謝

感謝當時已經在蘇黎世的台灣同學鄭恩有,願意無償提供臨時住宿,幸虧最後鑰匙現身了。

續集預告!

蒼蠅之亂與公衛危機
四五十隻成群結隊的蒼蠅,足以使人抓狂!
  

租屋奇談系列下一篇:租屋奇談(四):蒼蠅之亂與公衛危機


歡迎大家留言討論、提問回饋及指正補充唷!😃
謝謝大家,我們下次見!Danke vielmals und bis bald!


日常亂亂聊系列|麻糬的異鄉日記所有文章

#瑞士  #租屋 
分類:日記

ETH物理/瑞士日常/歐洲旅行/心情札記

評論
上一篇
  • 租屋奇談(二):「不要給我壓力!」
  • 下一篇
  • 租屋奇談(四):蒼蠅之亂與公衛危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