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日更挑戰#33】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2-〈惡章–其名為女神〉6/6

【閱覽前須知】
這是2016年以超能力者為主題的故事坑,〈惡章–其名為女神〉完成,在進入我比較喜歡的〈戰章–錯失的時間〉前,我想先放些不同的日更,感謝喜歡《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的旅行者,閱讀至此,期望各位旅行者有獲得娛樂。
還未看過《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的建議使用快捷連結:
EP0 - 規則 大綱 楔子
EP1-〈初章–DATA〉 1 2 3 4 5 6
EP2-〈惡章–其名為女神〉 1 2 3 4 5 6
日更挑戰 小說 超能力故事 黑潮 災難

攝像於GTAOnline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惡章–其名為女神〉6/6
在遠方眺望著奧普雷小鎮,伊格爾窩藏在樹叢中伺機而動。
只要確定鹿理不在附近,就一鼓作氣衝進去。
距離慶典還有一段時間,還來得及。
「小——伊——格——」
突然鹿理甜膩的嗓音從上方傳來。
伊格爾來不及閃躲,便被從樹幹上躍下的鹿理制伏。
白金色的捲髮頓時掃上鼻頭,讓伊格爾忍不住打了噴嚏。
「小伊格真是可愛呢——但我們要聯絡隊長囉!」
鹿理賊賊的笑著,一把抓過伊格爾藏在口袋裡的通訊徽章。
「住、阿嚏!手、阿嚏!」
連連打著噴嚏的伊格爾奮力掙扎,但終究無法阻止高大的鹿理。
「隊長——對長——伊格爾出事了喔——」
享受勝利時刻的鹿理歡愉的進行通報。
然而,通訊一段卻是長時間的沉默。
「隊長?」
鹿理臉上的笑容迅速退去,雖然很快替心中的疑慮找了藉口。
任務完正在清洗、弄掉徽章、通訊不良……
但最擔憂的疑慮終究無法忽視——
出事了?
「隊長,聽到但沒事請敲擊章面一下,需要我支援就敲擊兩下。」
鹿理盡可能壓低聲音,若隊長現在不方便出聲的話,自己先前的舉止或許造成很大的危害,現在只希望一切安好。
令人不安的幾秒沉靜,很快在徽章一端傳來輕微敲擊聲後化解。
一聲。
鹿理這才鬆了一口氣,但伊格爾仍然覺得不對勁。
「將這次行動代碼敲出來。」
稚氣的嗓音染上嚴肅,伊格爾需要確認正在通訊的是透本人。
叩.叩叩叩.叩叩。
精準沒有遲疑的回應。
這下伊格爾也放心了,小小的身軀頓時癱軟在柔軟的草地上。
「那,隊長,請小心,我會照顧伊格爾。」
現在顯然不是好時機,鹿理只得快速輕聲的回報,便結束通訊。
「這下要怎麼辦呢?隊長很努力,我們卻搞砸了——」
坐在伊格爾旁邊的,鹿理抬頭看向逐漸邁入地平線的夕陽,語氣帶著些許鬱悶。
這些話語令伊格爾焦慮。
看著捧在手中的銀白金屬球,冰冷的觸感沿著血液貫穿心臟。
原本還自信的認為絕對沒問題,但卻變成這副德行。
什麼都辦不好。
「伊格爾,比起消沉,我們還有工作要做呢。」
看著垂著小腦袋瓜的伊格爾,鹿理決定做好代理隊長的工作。
「沒錯!比起消沉我們必須出擊!」
鹿理迅速打起精神,不只是鼓勵伊格爾,也是提醒自己。
一把抱起伊格爾,鹿理朝奧普雷小鎮奔去。
「就算縮小了,伊格爾還是伊格爾,所以就善用這個優勢吧!」
想到一個好計畫,鹿理對著懷中的伊格爾如此說道。
雖然沒有回應,但伊格爾也試圖振作。
不能總是毫無長進。
伊格爾受夠記憶中連綿的雨聲,他必須主動解決這一切。

昏暗的地下室內,路特鋼與埃斯卡凝視桌上陷入沉默的徽章。
情急之下就這麼做了。
路特鋼下意識敲了一下,對方只要求敲擊真是幫了大忙。
路特鋼對自己模仿聲音的技術可沒把握。
雖然追加要求行動代碼,讓掩飾的難度瞬間飆漲,但在「記憶奪取」的協助下,問題解決是輕鬆的嚇人。
「我們真是合作無間,埃埃。」路特鋼就像完成一件大工程,高舉雙手伸展身子。
接著走到一旁的收藏架拿出威士忌灌了起來。
「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這是犯罪!」埃斯卡瘋狂的騷亂白髮。
雖然是自己主動竊取記憶的,但那也是因為慌張。
犯罪者。
就算事後把記憶還回去,埃斯卡依然覺得自己成了竊盜犯。
這真的是一件壞事,很壞。
「別想過頭,我們這樣做很正確,他們過來了才危險,不只解釋麻煩,好不容易甩掉的飛行器也會過來。」嗅著瓶口散發的淡淡柑橘味,威斯卡平靜的接著說道:「說到底,你是不是有點雙重標準啊?你不是一直都在這麼做嗎,竊取記憶。」
再次大口灌下,路特鋼喜歡口中充滿著擅香與金桔,濃濃的燻甜味。
「我……」
路特鋼說的沒錯,埃斯卡確實一直都用這種方式獲得情報,是什麼不一樣?
這一直都是犯罪。
埃斯卡本身就不是什麼聖人君子,即便打著正義的名號,即便從不想傷害任何人。
十足的灰色地帶。
「欸……也是呢。」
埃斯卡總算平靜下來,坐向一旁的灰色單人沙發。
「但我也不討厭弄髒自己捍衛秩序的舉動。」路特鋼的聲音有些沙啞。
說來矛盾,但路特鋼也無法忘記,過去那一個個捨身的保衛者。
膽小的自己為生活墮落,苟且偷生。
然而終究會輪到自己,不得不站出來的時機。
「你喜歡喝酒?」
看路特鋼一口接一口灌著威士忌,埃斯卡忍不住嚥下唾液。
喉嚨是說不出的乾澀。
「喏。」
見埃斯卡渴求的樣子,路特鋼拿出第二瓶威士忌,沒有多說就拋了過去。
「唔喔、阿……謝謝。」
差一點沒接穩,埃斯卡緊緊握住幾乎倒過來的瓶身,怯怯的致謝。
「好好享受這濃烈的生命之水。」
路特鋼扯出一抹邪魅的笑容,他很高興多了一位酒友。
埃斯卡小口酌飲,享受初口的榛果味,鼻道瀰漫著花香,清淡的甜再第二口後很快變得震撼,豐富濃郁的口感令他忍不住皺眉,卻也上癮。
真是瓶好酒。
埃斯卡這才了解到,自己一直都在喝劣等酒。
「不錯吧,這得來不易喔。」路特鋼若有所指的說道。
當然,他並不想說明是如何到手的。
將視線從酌飲威士忌的埃斯卡身上移開,路特鋼看向房間一角,躺在淡綠床鋪上的透。
平穩的呼吸,寧靜而安詳。
透睡的很沉。
路特鋼有種感覺,透很久沒好好休息,這下不睡上一天是不會起床吧?
雖然對不起通訊器一端的傢伙們,但路特鋼也無法蓋過已經下達的指令。
經驗法則告訴他,說過的話是很難收回的,傷害也是。
再次大口灌下威士忌,路特鋼中止回憶,現在只想沉溺在美酒中。
一次又一次的墜入半清醒的夢。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路特鋼的視線再次飄向透。
只是少一個人不會有大礙的。
他僥倖的想。

被詛咒的命運,審判的黃昏降臨。
「讓我走!讓我走!」
賽薇亞無法掙脫束縛,無數的指甲陷入肌膚,疼痛四起。
看著一雙雙凝視自己的眼睛,那些期待,那些渴望都令賽薇亞作嘔。
但不論怎麼呼喚,終究沒有人會良心發現。
當背部緊緊貼在冰冷的祭壇上時,賽薇亞的心也凍結了。
她無法再感受到親情,友情,以及生命的熱情。
「讓我們呼喚女神降臨!賜福予我們!」穿著白袍的年老女性高舉雙手呼喊道。
曾經的黑髮早已蒼白,灰色的眼睛混濁不清。
但不論婦女面容如何衰老,皺紋如何遍佈,賽薇亞都認得他。
母親。
奧普雷小鎮的女祭師。
「賜福予我們!」
鎮民跟著女祭師呼喊道。
「賜福予我們!」
一聲聲高昂的呼喚都刺痛賽薇亞。
這是多麼的愚蠢與悲哀,不論多麼絕望,四肢被緊縛,賽薇亞都期望一絲一毫變化,等待故事裡的天外救星登場。
打破命運的英雄。
「現在,女神降臨。」
然而,當母親粗糙的手掌貼上額頭,賽薇亞的期待破滅。
「不要、不要——阿——阿!」
賽薇亞感覺到強烈的異樣自額心傳遍全身。
就像將全身的骨頭折斷重接一樣,不論是臉部還是身體,伴隨著劇烈的痛楚逐漸變形。
賽薇亞原本的身形被強迫縮窄,健康的麥色自肌膚上消失,只剩下病弱的蒼白,夕陽般艷紅的長髮逐漸被銀月的色調染去,髮絲細柔如流水般散開,澄黃的眼瞳失去熱度,被灰色的靜謐狠心的蓋過,連同「賽薇亞」的存在。
曾經的女神,他的姿態再次回歸。
應和眾人的呼喚與幻想。
「最後,女神的意志將重回大地!」
提米的父親——提森,拄著金色的權杖緩步上前。
隨著他大聲宣示,鎮民們更是躁動。
「拜託……放過我吧……」賽薇亞虛弱的聲音無法傳達,只能眼睜睜看著儀式進行。
最後一個步驟「記憶編造」。
清空凡人的雜念,消除「賽薇亞」,重建「女神」。
即便僅僅是妄想下的產物,但信徒們將深信不疑。
隨著那雙枯瘦的死亡之手逐步逼近,賽薇亞終究閉上眼,放棄掙扎。
如果這就是她的命運。
「嗶——」
突兀的哨音響起,刺耳的高音阻礙了儀式進行。
「違規事項,發現。」接著稚氣的嗓音傳來。
賽薇亞馬上睜開眼,想看看這位天外救星的模樣。
然而那站在屋簷上背著光的身影,卻同時扔下數顆手榴彈,高塔上更竄出另外兩個人影,他們拿起槍械不斷掃射,很快奧普雷小鎮化作真正的煉獄。
這不是賽薇亞期望的救贖。
當雙耳嚴重耳鳴,視線被白光壟罩,賽薇亞掙脫損壞的祭壇,狼狽地爬起。
蹣跚走了幾步,不習慣的身形讓賽薇亞只得磕磕絆絆,勉強前行。
漸漸視野恢復,賽薇亞忍不住屏住氣息。
鮮紅的血液如噴漆般潑濺各處,殘破的內臟散亂各地。
那位「天外救星」輕盈的躍下屋簷,毫不在意的踏過血水。
就像在看自己創建的藝術品般,少年露出歡愉的笑容。
「真不錯,還有一口氣在呢——」
穿著灰黑色軍裝的少年一把將提森拎起,故意左右劇烈搖晃,讓提森痛的哀鳴。
提森越是痛苦,少年就笑得越開心,動作也更粗魯。
「住手……拜託……住手……」諷刺的,提森正在求饒。
「蛤?你說什麼,你想當隻小豬?」不理會提森的請求,少年故意誇張的大喊。
「我可不能拒絕垂死之人的願望呢。」少年語氣中顯露惡意的興奮。
他玩心大起,毫不收斂的使用異能「動物變形」。
「呃阿阿!」
提森的軀體大幅度的壓縮扭曲,轉變的過程痛的他大聲哀號,淚水與鼻涕縱橫,完全無法自制,只能不斷的哀鳴抽搐,直到完全變化成不同的物種||黑豬。
「還真是奇怪的中年危機願望呢!」面對自己的作為,少年只是放聲大笑。
看到這一幕,許多負傷的鎮民也顧不得痛楚,努力爬行,試圖躲避少年。
「不要著急,每個人都有機會喔!這可是免費美容喔!」
少年扯開嘴角,發出格格笑聲。
接著用力踐踏試圖逃跑的鎮民,在那些傷患哀鳴的同時,也難逃變形的命運。
痛苦的人聲逐漸扭曲成各種生物的哀鳴。
賽薇亞無法思考,也不再花時間釐清。
現在必須逃跑。
逃亡的念頭一進駐腦袋,賽薇亞便頭也不回地奔向鎮外。
三百公尺的距離,此刻遙遠的可怕。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惡章–其名為女神〉完。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 #超能力 #科幻小說 #文坑
#日更挑戰  #小說  #超能力故事  #黑潮  #災難 
分類:藝文

對創作者最好的讚賞,就是啟發閱覽者對生命有新看法。正在執行【行星星座宮位擬人】的【星系】故事。

評論
上一篇
  • 【日更挑戰#32】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2-〈惡章–其名為女神〉5/6
  • 下一篇
  • 【日更挑戰#34】輕鬆談人龍星 Pholus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