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唯一的玫瑰〈Une rose seule〉

法國女子玫瑰從未見過父親,她那有嚴重憂鬱症的母親穆德偶爾會提起她父親的事,她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很富有。
外婆寶蘿則是絕口不提,她看著鏡中自己紅髮綠眼,覺得父親,不過是母親捏造出的虛幻人物,從不存在。
玫瑰二十歲生日時,外婆發現她早讀過署名「上野陽」的人,寫給穆德的信,表示會尊重她的心願,不會試圖和女兒見面。
外婆問:妳早知道了?就這樣沉默十年?玫瑰點頭,繼續默不作聲十五年。
十五年後,六月,母親在口袋裝滿石頭,投河自盡。
外婆對她說:妳現在可以去見妳父親了。
玫瑰憤怒回答:要去,我早就去了,那封信又不是寫給我的。
兩年後,外婆離世。玫瑰感受到無比挫敗,無望的等待已經太久了,她不再祈求幸福,再也不交男朋友,不再和朋友見面,麻木的過了三年。
直到有一天,她接到一通來自日本的電話:她父親過世了,她必須親身前往日本聽取遺囑。然後,她搭上一班往京都的飛機。
四十歲的玫瑰幾乎未曾活過,青春歲月鬱鬱寡歡,儘管有過幾位男友,從未愛過他們,他們都是穿過她生命的幽影。
來到京都,住進父親的宅第,打理父親生前起居的管家佐世子對玫瑰呵護備至,滿足她的一切需求。
寡言的司機寬渡負責載她參觀京都,雖然他總是保持著距離,卻總能容感受到他的善意與關懷。
父親的助理兼好友人保羅陪伴她展開一週的旅程。參觀寺院,去餐廳吃燒烤,吃生魚片、喝啤酒,茶屋喝茶。
透過保羅,玫瑰知道父親是現代藝術經紀人,財富驚人。
保羅與她聊著關於她父親的種種,帶她認識父親的舊識,兩人在朝夕相處之下,逐漸生出情愫。
在銀閣寺遇到英國老太太蓓詩.史考特,對玫瑰說著禪意十足的話:日本庭園造景之美,是因為他們受了許多苦難,無動於衷,他們得到的褒賞就是眾神會來飲茶的庭園。
未能準備好承受苦難之人,亦未準好去活。這些話讓玫瑰憤怒也困惑。
寬渡告訴佐世子,玫瑰遇到蓓詩老太太的事,佐世子告訴她,那是個壞神靈。
玫瑰問蓓詩老太太,保羅為什麼腳會跛?老太太不說人隱私,要她問保羅。
保羅先說山難受傷,待兩人有親密關係才說出,他的妻子克拉拉病逝兩年後,心情仍十分痛苦,和在311大地震中失去家人的陶藝家惠輔喝醉一起跳河,
惠輔沒事,他摔在大石頭上摔斷腳。
他認為這是懲罰他背棄女兒安娜的代價。
保羅帶玫瑰逛大德寺、真如堂、南禪寺、龍安寺、西芳寺、東大谷,她覺得自己像一包待洗衣物,在一間又一間洗衣店中拖來曳去洗滌去渾身的尖刺,
拋卻遭過往禁錮的自我,重新感受到愛與生命的喜悅,蛻變、綻放。
《唯一的玫瑰》藉由芍藥、鳶尾花、楓樹、丁香花、櫻花枝的花朵盛開,日本寺院庭園美景,讓女主角玫瑰在一朵花之間看見世界的美好,透過一棵樹感受生命氣息,並從中重新體味人生,療癒心靈。


 唯一的玫瑰〈Une rose seule〉
作者: 妙莉葉.芭貝里
原文作者: Muriel Barbery
譯者: 周桂音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21/03/04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地雷超多的星座
  • 下一篇
  • 我在台北放框框:陳尚平的台北街頭影像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