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日更挑戰#35】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EP3-〈戰章–錯失的時間〉1/6

【閱覽前須知】
這是2016年的坑,一樣沒完成,是完全獨立的世界觀,以超能力者為主題的故事。寫了五章,沒想完成單純是覺得這不可行,但當時寫得時候很認真。
字數至少有7萬字以上,著作權依然為我所有。
喜歡的旅行者可以至文底,按拍手給予支持。
還未看過《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的建議使用快捷連結:
【日更挑戰#1-33】快速連結
日更挑戰 小說 超能力故事 黑潮 災難

攝像於GTAOnline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戰章–錯失的時間〉1/6
那是十分遙遠的事情,遙遠的恍若虛渺的夢境。
八歲的海倫娜捉著破舊骯髒的麻衣裙擺,凝視著忙碌的修女們。
她想要一杯水。
但海倫娜不敢開口。
水龍頭流出的泥水從不止息,井內也盡是漆黑的毒水。
瞥了一眼空蕩蕩的櫥櫃,在這貧困的世界,一個小教堂要養活三十個孩子太過艱難,五位年邁的修女耗費全部心力,試圖挽救這些被遺棄的新生代。
但現實總和夢想有段距離。
五個孩子病了,六個孩子近乎步向死亡,剩下的活在虛弱飢餓之中。
小心不要驚擾到苦惱於理財的大修女——露白。她正捉著枯黃的髮絲,疲憊的記錄收支,希望能在滿滿的赤字中找到一點希望。海倫娜拉開櫥櫃下的抽屜,拿出老舊的鐵水壺,便躡手躡腳的離開廚房。
忙著照顧其他孩童的修女們無暇關注,海倫娜趁著大廳空著時,快速溜出教堂。
拿著水壺,海倫娜決定到市集碰碰運氣。
生鏽的握柄握起來有些刺,海倫娜忍不住一再換手,而手掌也染上刺鼻的鐵鏽味。
海倫娜這時才後悔,沒有拿教堂裡用剩的塑料瓶。
但在取到水以前,也不好回去一趟。
海倫娜不想這麼快被修女捉住。
教堂雖然坐落在郊區,但距離城口的市集並不遠,海倫娜曾和修女們去過幾次。
只要沿著道路不斷向前就行了。
然而瘦弱的雙腿開始發酸,和記憶不太一樣,當一個人時,海倫娜發現這段路變得漫長,彷彿無止盡的蔓延,一輩子都到達不了終點。
海倫娜開始感到氣喘吁吁,她甚至起了放棄的念頭。
所幸,走了將近二十分鐘,市集的招牌總算出現在視野中。
今天沒有出太陽,街上人口寥寥無幾,鮮少有人願意在陰天出門,天空的裂縫太過明顯,而黑水也滲漏的快速,這樣的日子外出並不安全,但海倫娜當時還不明白。
看著一個個用斗篷遮掩全身的路人,海蓮娜深感不解,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的忍不住多瞧幾眼,但斗篷下隱約露出的異色肌膚,幾乎嚇壞她。
海倫娜畏懼的與路人拉開距離,並加快瀏覽的動作。
她只想趕快拿到水回教堂。
但許多店家不是拉上鐵捲門,就是商品種類零星,就算有水也價格昂貴。
想免費拿到實在太過奢侈。
被一個個店家趕走,海倫娜感到挫敗,同時喉嚨也渴到不行。
她覺得或許喉嚨裂開了,不然為什麼這麼搔癢疼痛?
淚水奪眶而出。
海倫娜很訝異就算如此乾渴,眼睛還是會分泌淚水。
忍不住用手指沾附淚水,海倫娜吸吮手指上略鹹的淚珠。
這個舉動毫無意義,但海倫娜多麼希望愛哭的特性能為自己止渴。
蹲坐在巷尾的矮牆前,海倫娜決定休息一陣在回教堂。
「哥哥真是蠢蛋呢。」
突然矮牆後頭傳來少女平淡的嗓音。
海倫娜忍不住抬起身子,隔著牆偷窺。
矮牆後頭野叢遍佈,但還是能清楚看見兩個人影正在交談。是一位高個子的男性,和嬌小纖瘦的少女。這對兄妹皆有著一頭烏黑的秀髮,和健康的麥色肌膚。
被妹妹責難的青年似乎低聲說了什麼,有一段距離的海倫娜聽不清楚,但就兩人的臉色來看,似乎也與爭執相差不遠。
「是嗎,所以我才說哥哥是蠢蛋。」少女語調平淡得宛如機械。
面對這樣的妹妹,青年只是皺起眉移開視線。
接著,不等青年多做回應,少女直接轉身離去,身影消失在樹林中。
搔亂自己烏黑的短髮,青年也氣急敗壞的跟上。
待周遭平靜之後,海倫娜才走出來。
她有種預感,只要沿著那對兄妹的行徑方向,一定可以找到水源。
因為,他們的衣著與肌膚十分乾淨。
看著自己卡有沙土汙泥的毛細孔與指縫,海倫娜記不得上一次洗淨雙手是什麼時候。
所以她開始幻想,在這森林小徑前方,會有一棟大大的豪宅,在那裡會有享用不盡的食物和水,甚至有新衣服和玩具,那些自己從沒機會享受的事物。
做著天馬行空的幻想,沿著泥地上的腳印,海倫娜踏上小小的歷險。

冰涼的水珠滴落在額頭,沿著臉部曲線滑落。
突然的肌膚觸感使意識漸漸清晰。
海倫娜緩緩睜開眼,雖然頭部不再昏沉,卻疼痛難耐。
艱難的坐起身,海倫娜環視周遭,發覺自己身處在一間陰暗的牢房,除了鐵欄外,皆由石磚組成,空氣中瀰漫著溼氣與霉味,石面還有些微的青苔。
這裡若不是古老建築的地下室,就是位於野外的穴型牢房。
海倫娜對自己的輕忽大意感到氣惱。
「海倫娜,海倫娜,妳醒了嗎?」從石壁另一端傳來亞瑟的呼喚聲。
「……嗯,我沒事,你呢?」劇烈的頭疼使海倫娜眉頭深鎖,忍不住扭動頸子,沒有束起的長髮便披落至胸前,甚至幾根髮絲黏附在鼻頭。
雙手被銬在身後,海倫娜無法移開那幾根煩人的髮絲。
就算試圖將它們吹落也是徒勞。
一氣之下,海倫娜忍不住想用念動力移開,但才剛發動,頂上便掉落細微的碎石,嚇的海倫娜連忙停止。
這次直接快速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頭很痛……」沉默一段時間後,亞瑟虛弱的聲音傳來。
因為在隔壁牢房,海倫娜無法看見亞瑟的表情,但大概和自己相差不遠。
很糟,很煩。
這不是他們期望的結果,不是這樣。
海倫娜屈起膝,將頭枕上去,思考著解脫的方法。
(如果是隊長會怎麼做?)
這麼想的同時,腦中浮現那高挑結實的身影,雖然與伊格爾相比要來的嬌小,但透總是讓海倫娜感到可靠,尤其當他揚起淺淺的笑容,從容的談吐……
甩甩頭,海倫娜重新集中精神思考逃脫的方法。
等一下……
「亞瑟……」海倫娜總算想起來,有更簡單的路可以走。
「什麼?」聽到海倫娜的呼喚,亞瑟快速的回應。
「你的異能是什麼?」語氣中微醞著怒氣,海倫娜提示著亞瑟。
「穿透阿……喔!」回答後,亞瑟這才想起來這點程度的牢房根本關不住自己。
大概是藥物的作用讓腦袋變得遲緩,兩人在心裡如此做結。
使用穿透後,手銬與腳銬很快地脫落。
撫摸手腕,亞瑟緩了口氣。
他對這些鎮民沒有使用限制異能的束縛具感到慶幸。
確認牢房外頭沒有獄警,亞瑟小心翼翼地穿過鐵欄杆。
但還未穿過去,上頭便傳來爆炸聲,整個空間也跟著劇烈晃動。
亞瑟磕磕絆絆的摔了出去。
雙手恐慌的檢查身體各處,亞瑟擔心沒有穿透完全,導致軀體出毛病,所幸沒有大礙。
「亞瑟!快一點!」海倫娜忍不住催促。
她有預感,現在奧普雷小鎮發生大事了,很糟很糟的事情。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啊!」
亞瑟四處搜尋牢房的鑰匙,但這裡除了五間簡陋的牢房,便是一條陰暗的長廊。
得去樓上。
一個人。
「難道不能用念動力嗎?」現在這種情況分開行動並不理想,亞瑟半懇求式的問道。
他多麼希望海倫娜能用念動力破壞牢具,然後一股作氣的帶著他衝上地面。
「這裡結構不完整,要是施力過度會崩塌,我們可能會被壓死。」
搖搖頭,從剛才爆炸造成的晃動,以及石屑崩落的情況,海倫娜很清楚自己的念動力將會造成的災害,恐怕這個空間承受不起。
在不清楚兩人確切位置的情況下,這並非上策。
「好吧……」亞瑟焦慮的騷亂金色的短髮,只能暫且分開行動。
「妳要小心安全喔。」臨走前,亞瑟不忘回頭囑咐海倫娜。
「傻子,我還能去哪?」聞言,海倫娜忍不住翻了白眼。
她現在被關在牢房裡,四肢被束縛,要怎麼把自己弄傷?
「你才給我小心一點。」但清楚亞瑟的擔憂來自外人,海倫娜很快地露出一抹笑容,反過來囑咐亞瑟。
「嗯……」不同以往,亞瑟並沒有耍嘴皮子,反而憂慮的應聲,接連幾次回頭後,才快速跑向通往樓上的階梯。
「這不是更叫人擔心了嗎……」再次將頭枕上膝蓋,海倫娜內心的恐懼不斷滋生。
任務失敗,兩人不只輕忽大意被捕獲,裝備也被扣押,這下要怎麼面對其他人?
海倫娜不知道自己當初在想什麼,為什麼獨斷獨行的執意要兩人執行任務。
這不也拖亞瑟攬下這場爛攤子嗎?
「我真是個笨蛋……」喃喃自語,海倫娜斥責自己。
內心太過急切想證明自己的實力,反倒本末倒置,凸顯更多的不足之處。
太丟人了。
將額頭往屈起的膝蓋輕微撞擊,海倫娜藏起那張喪氣的面容。
「我該怎麼做……隊長……」
海倫娜忍不住喃喃自語,任由回憶浮現。

年幼的海倫娜懷抱美好的幻想,跟隨那對兄妹留下的足跡前進,希望能獲得一頓溫飽。
她緊握著鏽蝕的水壺,快步跑入寧靜的樹林。
但不知道是那對兄妹走的太快,還是海倫娜小小的步伐跟不上,在森林小徑的路上,海倫娜完全看不見兩人的身影。
漸漸海倫娜體認到危險。
沒有明顯的光線從樹縫間透出,陰天的森林顯得詭譎,孤身一人的海倫娜頻頻張望周遭,深怕會有什麼從樹叢間跳出來。
那些吃人的怪物。
海倫娜還清楚記得五歲時,伊莎納修女們向她說的床邊故事:
曾經這世界很安全很富裕,雖然還是有惡人,但大家仍然互助合作,以大眾福祉為依歸。
然而人們漸漸地忘記這星球的美好與愛,開始崇尚一己私慾,大肆破壞環境,卑劣苟活,滿載的惡意將蔚藍的天空劃破,從那裂縫中降下的漆黑水流,是對我們罪過的懲罰。
漆黑的潮水審判淹沒的一切,帶來死亡與轉變,它將顯露事物的本質,很多人變成了自己心中的怪物,他們被扯下人類的皮囊,不再擁有穿戴的資格。
那些失去資格的人悲鳴、憤怒,不願面對自我真正的樣貌所以發狂,成為真正的怪物。
「那些怪物會吃人嗎?」海倫娜還記得自己當時怯怯地詢問。
而伊莎納修女無奈的神情仍然記憶猶新。
「不知道是出於忌妒、憤怒,還是對回到過往的渴望,或著都有吧。那些變成怪物的人們總是襲擊其他人類,甚至進食曾經的摯愛,好像這樣就能改變事實。」
伊莎納修女佈滿皺紋的手掌撫上海倫娜細柔的髮絲,眼中帶著憐愛與同情。
「但不要緊的,我們會保護好你們這些小天使,很快世界就會恢復成原本的樣貌。」
海倫娜分不出這是承諾還是謊言,但她感覺到伊莎納修女在害怕,自己也是。
所以海倫娜抱住伊莎納枯瘦的身軀。
「我也會盡力幫上修女的忙,所以不要擔心,怪物不會來……」海倫娜淡淡地說道,她只覺得現在該這麼做,只要從善世界就會恢復,對吧?
伊莎納修女忍不住掩住臉哭了起來,她想起了自己的女兒,慘死變成怪物的丈夫手中的女兒。曾經女兒也是這樣的……堅強……
走在森林泥路上的海倫娜不明白為何伊莎納修女當時會哭,是因為害怕還是感動?
大家都害怕怪物,卻又必須愛著世界才能化解罪惡,所以才會成為考驗對吧?海倫娜試圖理清其中的涵義,但她總是有哪裡過不去。
世界真的會恢復原狀嗎?
海倫娜抬起頭,看著葉縫間的天空,那道巨大的裂痕幾乎橫遍天際,不斷汩汩流下的漆黑液體,看起來如此不祥。
怪物真的不會來嗎?
剎時這個想法浮上心頭,海倫娜的身軀頓時僵硬,她感到恐慌。
在這裡不會有任何人保護自己。
這樣的事實,令海倫娜開始對獨自偷溜出來感到後悔。
「你還好嗎?」
就在海倫娜害怕得不知所措時,一道沉靜的嗓音從右上方傳來。
海倫娜小小的頭顱向上看,只見一位樣貌清秀的青年淺淺微笑,隨後向她揮揮手打招呼。微風輕撫過青年不對襯的紅褐短髮,略長的右側隨風擺盪,而那雙清澈的淡褐色眼瞳凝視著,似乎在等待海倫娜的回應。
「你、你好!我叫海倫娜!今年八歲!」反應過來的海倫娜趕緊鞠躬自我介紹。
見眼前的女孩反應變化的如此劇烈,跳下樹幹,青年忍不住輕笑出聲。
雖然不清楚是不是嘲笑,但海倫娜感覺自己緊張的面紅耳赤。
「你好,我叫透。」
面對海倫娜拘謹的態度,透也回以相同的禮節,筆直站立後,九十度鞠躬。
「今年……幾歲來著?」
忘了自己歲數的透,左手食指抵住下巴,陷入沉思。
「大哥哥忘記了嗎?」海倫娜擔憂的問。
她曾聽修女們說過,在災難發生後,人們會逐漸忘卻以前的日子,甚至不再去計算歲月,因為他們已經放棄希望,不再對未來抱有期待,然而那樣的人更容易變成怪物。
雖然眼前的青年完全不像放棄未來的樣子,但海倫娜還是忍不住感到憂心。
「上一次記得好像是二十一年前的事了……抱歉,我有點記憶缺失。」對自己無法給予相同的資料量感到無奈,透忍不住露出苦笑。
「修女說大家可能都有點創、創……創傷症?」海倫娜記得聽過修女們談論,什麼跟失去記憶有關的病症,但一時之間想不起來那繞口的稱呼。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透猜測可能是這個,但海倫娜似乎也不能確認。
只見女孩一臉困惑,聳聳瘦弱的肩頭。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是一種身心歷經重大變化後產生的失調症,主要症狀除了失憶,還包含性情劇變、惡夢等,發病時間不一定是及時,也可能延遲數年後,經由特定情境觸發,但……
「算了,我的事不要緊,倒是妳怎麼會一個人到這裡,修女在附近嗎?」透不是很介意自己失憶的問題,反倒關注海倫娜為何一個人在樹林中走動,而不見她口中的修女。
被透這麼一問,海倫娜先是身子一震,隨後左手便捉著衣裙下擺,微微左右搖晃身子,低垂著小腦袋瓜,陷入沉默。
看著尷尬的海倫娜,透發覺她下意識將右手的水壺藏到身後,那大概是主要目的。
(是來找乾淨的水源阿……)
(但需要多少?)
透從海倫娜口中聽到修女這個詞,能聯想到教堂或孤兒院,而女孩的麻裙邊寫有小名做記號,可以判斷需要照料的人或許不少。看女孩身上沒明顯傷痕,透認為他們照料的不錯,至少近期都沒遭受攻擊,但之後就不確定了,畢竟開始有孩子擅自外出。
(逐漸無暇管轄,需要援助。)
(可是直接詢問會不會嚇到她?)
透想起海倫娜最初的拘謹,太直白的詢問可能會引來反效果,對方可能會礙於禮節,不想添麻煩而婉拒,就算年紀尚小還是有可能這麼做。
得讓她自然的接受幫助。
「對了,聽說前方有個魔法城堡,裡面有取之不盡的乾淨水源和食物,但有一對魔法兄妹在看守,我一個人不太敢去,不知道有沒有一個勇敢的人可以陪我去。」
幾秒內,透的腦子只能想到如此糟糕的藉口,但他還是毫不羞恥的講出來了。
「真的?」透的話才剛說完,海倫娜便快速仰起頭,眼中彷彿散發出炯炯光輝。
童話風的效果比想像中來的顯著。
「我、我可以一起去喔!」海倫娜努力伸直自己的右手,自告奮勇。
看著這樣的海倫娜,透不知道對方是真的相信還是不忍心拆穿自己的謊言,但對於她如此捧場的態度,還是被逗樂的仰起笑容。
陰霾散去,日光從雲後透出,微微的光線灑落在樹林間,透的臉龐染上朦朧的光暈,幾分的祥和與溫暖流入海倫娜的心房。
「我們走吧……」看著透爽朗的笑容,海倫突然感覺到一股灼熱湧上臉龐,她忍不住再次垂下腦袋瓜,牽起那比自己要大許多的手掌,逕自要求往前。
透不清楚海倫娜的心思,但他想,等下拜託伊格爾一起搬物資到海倫娜的居住地,應該就沒問題了。所以他保持愉快的心情,與海倫娜並排行走,前往DATA。
好冰。
海倫娜一邊感受透手掌不自然的低溫,一邊悄悄瞄向透的側臉,想多看看那醉人的笑顏。
「嗯?」但透卻馬上發覺到視線看過來,嚇的海倫娜趕緊又將頭撇開。
她感覺到羞澀和緊張,不過不討厭,大概是好的那種吧?
海倫娜希望拿到資源後能帶透回教堂,大家一定會很開心的。
至少海倫娜是這麼想的。

#裂縫之下無盡的時間 #超能力 #科幻小說 #文坑
#日更挑戰  #小說  #超能力故事  #黑潮  #災難 
分類:藝文

對創作者最好的讚賞,就是啟發閱覽者對生命有新看法。正在執行【行星星座宮位擬人】的【星系】故事。

評論
上一篇
  • 【日更挑戰#34】輕鬆談人龍星 Pholus
  • 下一篇
  • 【搬遷公告#1】開始告別探路客。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