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似曾相識(17)

"7/12
今天是媽媽的生日。我特別的想念她。媽,你和陳健東在天國重逢了嗎?
以前總覺得媽媽一生坎坷,年輕就守寡,壯年得病,不到六十歲就撒手人寰,沒有一天享受過人間的榮華富貴。但自從知道陳健東的存在,讀了那三封信,又覺得,媽媽應該是幸福的。竟神往她曾擁有的,若有似無,悠長深遠的愛情。
根據母親過去的敘述,大學畢業後,她一直在中部就業,直至有一天,在火車上邂逅了當飛行員的父親丁有民。那時母親已經三十歲,在鄉下,算是拉警報的大齡,親友們都為她著急。所以當帥氣爽朗的父親向她求婚時,她毫不猶疑就答應了。那時距離他們相識,還不到四個月。
徵信社說,母親登記結婚時,已懷三個月身孕。所以母親和父親認識第一個月就懷孕了。父親交友廣闊,喜歡熱鬧,沒任務時,常跟朋友喝酒聚餐,最後終因酒駕車禍而喪命。
母親是在父親死亡後,重回職場,才意外得以和年少時曾互道好感的陳健東再度見面。 與君相識少年時,回首已過二十載。但當時,陳健東已是集團總經理,董事長的女婿。而母親只是咖啡機旁的小助理。
在我成長過程,母親總是積極樂觀,指引我尋找人間的美好。原來這十幾年的歲月中,母親擁有這樣涓涓不斷愛情的滋潤。
我心中還是有一些疑點未解,母親申請優退時,陳健東知道母親罹癌嗎? 當時母親雖積極尋求治療,但不願驚動公司同仁,刻意隱瞞此消息。後來住安寧病房,玲瑗阿姨來看她,母親也要求她,決不透漏她的病情給其他同事。我不記得有任何其他鼎盛的同事來看過她。
母親死後,我依她的意思,舉行樹葬,沒有外人參加。也沒有公祭。陳健東是如何獲知母親離世的消息?
還有那塊地的事,徵信社至今未有進一步消息。陳健東行事如此小心謹慎,為何要留下這樣一個破口?
7/14
那晚,從陽明山回來,邱浩送我到門口,我對他說,
"你不要再接送我上下班了。公司有很多人認識你,他們遲早會知道你的真實身分。"
"造成你的困擾了"
"嗯,我希望我就是我,不是靠你...."
我沒說完,他摀住了我的嘴,想了一下說
"好吧。但別忘了,我就住附近。"
他在我額頭親了 一下,道晚安後就走了。
今天,已經是第四天了。我們沒有任何聯繫。難道外公給他新的任務? 可上回,他都會告訴我他在哪。我決定發個訊息
"好嗎?  想你。"
想了一下,把"想你"刪掉了。現在不再是妹妹,還是安分點。
不到一分鐘,他回
"忙翻了,晚上去找你。"
晚上,剛過九點鐘,他果然出現在門口。見到我說,
"陪我出去吃點東西,我告訴你發生甚麼事。"
他眼眶深陷,神情疲憊,似是連續工作了幾天,沒吃也沒睡。這時候餐廳都快打烊了,怎麼辦。
"巷口的牛肉麵開得晚,如何?"
我挽著他的手臂,往巷口走去。他說,
"爸爸這幾年投資布局,著重在電動車零組件生產鏈。有一家公司掌握關鍵專利,父親已取得足夠股份,可以掌握經營權,進而完控整個生產鏈。但最近兩個月,父親過世消息走漏,對手開始在公開市場收購該公司股票。企圖爭奪經營權。"
"上個周末,鼎盛投資部副總告知我此事,問我退還是攻。但我並沒有退的選項。弄丟這公司,爸爸苦心架構的供應鏈就要崩塌。唯一的選項就是,立即加碼,成為不可動搖的多數。但這要籌龐大資金,要換股,要保密,要快。"
"這四天,我和鼎盛投資小組日以繼夜籌畫,為防行動外洩,所有成員,斷絕和外人接觸。抱歉事先無法讓你知道。"
"成了嗎?"
"那當然。" 他輕鬆的說著。
看他三兩口就把牛肉麵吃完,應是漏掉好幾餐沒吃了。
"我只知道你是寫程式的高手,甚麼時候,對資本市場操作也如此熟稔。"
"我赴美念書時,父親就再三交代,主修甚麼都行,但財務金融管理學分也一定要修夠。我二十五歲就擔任鼎盛董事。雖然都以授權書由父親代理參加董事會,但父親總會把完整的年報和會議記錄寄給我看。"
吃了點東西後,先前的疲憊似乎減輕許多。看他眼神炯炯,侃侃而談,誰說他只適合寫程式。
"這是我第一次主導這樣一個案子,很有挑戰性,有意思。"
"你外公一定很開心,你真的準備好了。"
"這幾天,我總覺得爸爸在和我並肩作戰。對於他三十多年來致力的工作,我算是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未完
#似曾相識  #5月  #小說創作  #小說連載  #電視劇本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