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被遺忘的手指頭

2016/06/17 聯合報繽紛版刊登

小導演 菜鳥日記 血汗 聯合報

插畫 / 大裘米

前陣子流行一系列客戶激怒設計產業的搞笑影片,笑鬧之後,不免又感嘆起台灣對於藝術專業的不尊重,卻也無法可解。有人說,客戶也是需要被教育的,但要有能力教育客戶,至少得有些傲人的履歷或實績吧。對於一個設計產業界的菜鳥來說,你只能祈禱不要太常遇到壞人,或不要遇到太壞的人。
因為父親生病就近照顧,加上入伍服役,我畢業後在南部足足窩了兩年左右。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回台北發展,想說給自己一個新氣象,我狠下心租了個比較舒服的套房,還花了些錢佈置和添購家具。沒想到,原本談好的電視台工作卻無預警喊停,讓我突然陷入嚴重的經濟危機。
這時我才發現,這兩年的空窗讓我的人脈幾乎都疏遠了,卻又拉不下臉,主動去跟朋友說自己的困境。我告訴自己,只要有人願意給我機會,我什麼都可以做,錢不多也沒關係!我真的忘記是誰幫我介紹的,沒有多久,有家知名出版社主動找上我。
穿著體面的主編,嘴巴啜飲著昂貴的手沖咖啡,跟我說明他們有個企劃,想要邀請一些知名人士,介紹自己的保養秘方,希望我能夠負責動態影像的製作。我還記得他閃亮亮的深邃眼眸,跟我述說著長期合作的美好前景,說只要反應好,之後合作的機會一定很多。最後,主編貌似抱歉地跟我提起,因為這個企劃才剛開始,預算不是很高,但他承諾會繼續爭取。
他緩緩地舉起「四根手指頭」,我在心中偷偷嘆了一口氣,但我決定履行自己的承諾。於是,接下來的兩個禮拜,我備齊了攝影器材,主動確認拍攝流程,甚至還給了他們企劃內容一些具體的建議。拍攝那天,我甚至和朋友借了燈光器材,只希望能提高一些影像的質感。
交片之後,主編告訴我大家看了都非常興奮,但希望我能夠增加一些視覺效果,雖然我不是很熟悉,但還是很努力地去滿足他們的需求。終於,我看到剪輯好的影片被放在網路上播出,雖然品質相當普通,但還是有種完成工作的滿足感。當晚,我還跟女朋友去吃飯慶祝,小小慰勞自己的辛勞。
過了幾天,我收到主編的來信,他告訴我出版社對成品相當滿意,希望能和我長期合作下去,說好的「三根手指頭」款項,他會立刻匯到我的戶頭裡...... 等一下,不是說好四根的嗎?我對著電腦螢幕遲疑了一會,但心想可能是他記錯了,立刻回了封信給他,提醒他應該是四根才對。沒想到,過了幾分鐘,主編再度回信。
「啊,不好意思,因為我們作業疏失的關係,可以三根嗎,拜託拜託!」
我不記得我在電腦前發了多久的呆,我只記得我有種被徹底擊沉的感覺,完全不願意再跟這樣的人周旋下去,最後我只短短地回了幾個字:「好,我知道了。」
多年後回想起來,當時的我果然是個貨真價實的菜鳥。換成現在的我,絕對會據理力爭,即使要撕破臉,也不可能讓他做出如此離譜的行為。但換個角度來說,現在我可能也遇不到這種人了,就像這位知名出版社的主編大人,後來也沒有再找我拍過任何東西。
我想,他應該還在這個產業界裡吧,或許正在哪裡,跟剛出社會的菜鳥們,編織著不實際的美好夢想呢。
#小導演  #菜鳥日記  #血汗  #聯合報 
分類:藝文

文字與影像工作者,兩個男孩的爸爸, 喜歡聽人分享故事,然後用自己的方式說給更多人聽。 文字作品曾獲海洋文學獎、台中文學獎、電影優良劇本入圍等。 影像作品曾入圍電視金鐘獎、台北電影節、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等影展。

評論
上一篇
  • 兒子娃娃
  • 下一篇
  • 訂便當的學問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