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似曾相識(18)最終回

"小文,我開始瞭解父親當年的處境。22歲的他進入這行業,他發現了一個巨大的舞台,令人著迷的舞台。然後有一扇門在那,經由那扇門,他就可以直接到舞台中央,成為這齣戲的主角。但要通過那扇門,需要先購買門票,這個門票就是婚姻和未來的幸福。"
"22歲的他渴望成功。人生哪有沒風險的路。他不知道婚姻會怎樣,但他確定,站上這個舞台,他將如魚得水,大展身手。所以他毫不猶疑地買了門票,下了賭注。"
"他當時沒想到,這樣一個賭,卻讓他背負一個惡名。世俗的人總以他貪邱家的財富,才進入這段婚姻,包括當時的我。"
"邱浩,我不同意你這看法。我認為,陳健東並沒有惡名。"
"當我問,陳健東是誰時,幾乎所有的人都告訴我,他是一個投資高手,為鼎盛帶來十倍百倍的財富。不錯,有人提及他是邱家的駙馬,但更重要的是,鼎盛今天的局面是他創造的,邱家幸虧有他,才得以壯大。"
"你父親沒有對不起邱家。婚姻失敗,也不是他一個人的責任。"
邱浩眼睛看著我,包含無限的柔情,嘴角稍帶微笑說,
"謝謝你,心理大夫。十多年來,你是我唯一開得了口,討論這問題的人。"
7/16
下班回到家,看到邱浩在門口等我,我開心的說,
"怎麼不先打個電話,等多久了?"
"你不讓我去公司,只好在這等你囉。不過是剛到,沒等多久。"
我見他語氣略帶委屈,就故意說
"大叔,若我臨時起意去逛街,你要等多久啊。"
邱浩搖搖頭,顯然對大叔這稱呼不滿意。然後嚴肅的說
"徵信社下午給我報告。我想若跟你打電話,你肯定要追問,我若不說,你又要怪我賣關子,但這事不宜在電話上討論,所以乾脆在這等你回來。"
一聽到徵信社來電,我心跳突然加快起來,開了門讓邱浩進屋。
"我們進屋內談吧!"
放下包包,我給邱浩倒了一杯水,問
"徵信社怎麼說?"
"他們終於找到了當初辦理這件土地移轉的仲介。他說,他並沒有見過買主。買主簽了委託書,整件交易由律師代理執行。但就他所知,銀行開戶時,貸款人和保證人都有親自到銀行對保。貸款人是黃秋惠,保證人是陳健東。"
我想了一下,對邱浩說,
"既然你父親當了保人,他一定會留下文件。你父親的稅務檔案你都查過了嗎?"
邱浩眼睛一亮,笑著對我說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前幾天忙,沒空碰那個箱子。今天下午,我重新回去翻查,在2012年檔案中,找到一個牛皮紙袋,裡面有所有當初土地購買的資料,包括土地謄本、貸款文件、這幾年的稅單和貸款清償證明。但最重要的是,牛皮紙袋上,父親用鉛筆寫著,"不小心刪除了秋惠的信,請浩浩幫忙找回。"
我十分驚訝,這行字代表了陳健東從一開始,就有意讓邱浩知道這件事。他把兩人相關的三封信,土地資料都放在同一個箱子裡。他早預知,如果他有任何意外,邱浩會是第一個接觸到這箱文件的人。
"所以母親還有寫一封電子郵件給你父親。"
"看來是這樣。上回,我查父親的筆電,並沒有檢查已刪除的檔案。那筆電仍在父親辦公室,我明天回去找找。"
7/17
中午午休時,邱浩傳了訊息
"電子檔在你的gmail郵箱,下班我在公司對面星巴克等你。"
我打開gmail,是媽媽寄給陳健東的信:
陳總,
離開鼎盛時,你給我這個電子信箱,讓我有需要時,可以寫信給你。今天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用他了。
你收到此信時,我應該已化成灰,樹葬金山。是的,伴女赴美是假的,其實是罹患肺腺癌末期需治療。那時我衷心盼治癒歸來,無奈命數天定。
我此生最大的幸福,從進入鼎盛,你告訴我,你仍珍藏著我寫給你的聖誕卡開始。前八年,你我僅靠問候語和眼神傳遞相互的支持。後八年,雖有短短一個鐘頭的月會報,真正言語交談也不多。
有一回談及退休計畫,我隨口提議"相伴終老",你竟欣然同意還積極準備。你讓我至銀行開戶,簽授權書,辦貸款,買地。那是我這輩子有過,最美麗的夢想。我當時不知道自己會生病,需先走,要辜負這一切,真的抱歉了。
我已簽授權書與你,土地後續依你意處理。我女丁文文,雖個性獨立,如今父母雙失,人生道路上,盼能看顧。
來生再見
黃秋惠
我走到星巴克門口,邱浩突然從身後出現,一手摟這我的肩,另一手摸摸我的臉小聲的問,
"丫頭,沒哭吧。我信發過去才後悔,怕你在辦公室嚎啕大哭。"
"我很少哭的。但不知為何,我的淚腺控制機制,在你面前就失靈。"
他怕我又控制不住,就說
"我們到101大樓走走吧。"
101大樓就在立威公司對面,馬路上有大量下班的人潮。邱浩牽著我的手,我們步行過去。這是第二次他在人群中這樣握著我。我默默著讓他帶著走,感受他厚實的手掌,享受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我們走到了連接101大樓和新微風百貨的天橋。倚著欄杆,邱浩看著我說
"你的疑惑都解開了吧。你媽沒有造成我媽的不幸,也沒有和我爸有任何不倫。至於那塊地,你媽不但知情,有參與,也許也有出資。最重要的是,你媽最愛的還是你。她無意瞞你,只是希望我爸親自把一切告訴你,並看在故人的份上,日後照顧你。"
我看著那雙眼,讓我初見就想一探究竟的電眼,微笑地說
"邱浩,你是不是有甚麼神力,能讀我的心思。"
邱浩模仿我說話的語氣說,
"這不都寫在你臉上,哪需要甚麼神力。"
世上真有這樣一個人,和我心意如此相通。媽媽,我現在能感受到你曾擁有的幸福。
"你父親真是一個好人。只可惜我沒機會認識他了。"
"今天早上,在他的辦公室,瀏覽他的筆電檔案時,我在想,父親應該是故意留下這些線索,讓我知道,他沒有對不起我母親。是你母親助他度過人生的低點。也讓我認識你。"
"邱浩,我不懂的是,在你母親過世後,倆個單身的人在一起,應該不會有人非議,為甚麼他們還是要如此低調,保持距離。"
"我覺得這就他們愛情最特別的地方。他們已達到一個境界,是精神上的依存,世俗的互動模式是不適用的。但別忘了,他們也為未來築了一個夢,只可惜沒走到那一步。"
"所以他們的愛情是精神上的。那和精神相對的是甚麼呢?"
邱浩哈哈笑了起來,輕拍著我的臉頰說
"這姑娘問起話挺大膽的。大叔告訴你,精神相對就是肉體了。舉個例子,我想到你就非常的開心,那是精神戀愛,但我看到你就想擁抱你,那是肉體愛情了。"
我害羞的用手掩住臉說
"大叔,我肚子餓了。"
"這是肉體需求,走,去吃晚餐。"
8/1
今天鼎盛在文華酒店舉行交誼酒會,正式介紹新任總經理邱浩。邀請的對象包括鼎盛集團所有相關企業的一級主管、供應商和主要客戶的老闆。
昨晚,邱浩親自拿邀請函來,要我盛裝出席。他說
"我會下這個決定,全是你的幫忙。是妳讓我說出心中的秘密,卸下那個原罪的桎梏。這麼重要的場合,怎麼可以沒有你。"
我仍是萬分猶豫說,
"我只是立威一個資淺的員工,用甚麼身分去參加。"
"當然是總經理女朋友。"
這是第一次,從他口中說出"女朋友"。
"你甚麼時候要我當你女朋友了?"
我撒嬌的說著,藏不住心中的喜悅。
"現在啊,答應我去,就是答應我當女朋友囉。"
"但我要低調。不能介紹,以公司員工出席。"
"好吧,都依你,我就是要你在場。"
大廳人頭鑽動。邱浩說,送出了約兩百張邀請函,但最後來的人肯定更多。邱浩和幾位副總站在門口迎賓。劉松慶已被邱浩任命為總經理特助,站在邱浩旁幫忙講場面話。
我站在不顯眼的角落,手拿一杯香檳酒。邱浩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用眼睛找我。彷彿怕我隨時會消失。至今,當我們眼神交會,我還是會有觸電的感覺。
趙叔也來了。他從側門近來。鼎盛年長的主管們看到他,都立刻起身致意。他今天穿了 一身高檔西裝。邱浩說,他曾經是鼎盛僅次於邱董,最有權力的人。
趙叔趨前和邱浩握手,又和高階主管寒暄後,用眼光搜尋找到了我。他逕自向我走來,和我握手
"丁小姐,很高興看到你。"
"趙叔好,外公好嗎? 他今天沒來?"
"董事長很好,但老人家抵抗力差,不宜出現公眾場合,所以沒來。"
"不過,他邀請你今天晚上到陽明山吃晚飯。"
"邱浩他去嗎?"
"老爺子說,只要你答應,邱浩一定也會來。"
"好的,我晚上一定到。"
>>>>>>>>>>>>>>>>>>>>
三個月後,邱浩和我決定把淡水的那塊地賣給祥和公司。所得的款項,全數以陳健東和黃秋惠的名義捐給三個單身老人安養院。相信這兩個特別善良的人,一定會同意我們的做法。
全文完
#似曾相識  #5月  #小說創作  #小說連載  #電視劇本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