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勇者的夢土》第八章:努力不懈之心,乃勇者心之三

汪蘋訝然。「你們沒事吧?」然後四處張望,都沒發現輕飄飄的身影。
「哼!我們看起來像沒事嗎?」晨星語氣嘲諷的說。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原創小說 寫作

見晨星和平常依樣,汪蘋徹底放心下來,然後她很狀況外的舉起光腦幫她打包好的核心。「四人份的伊德海拉的核心,我們通過測驗囉!」
烏木苦笑。
被忽視的伊德海拉,臉色超臭的舉起三叉戟,一陣劈哩啪啦的雷光四射,劈在烏木三人的身上,刺骨透膚的雷擊流竄全身,使之露出痛苦的神情。
「住手!」汪蘋大喊。
胸口墜珍珠的伊德海拉猙笑著收手,露出鯊魚般的尖牙。「若不想你們的同伴也遭受同樣的酷刑,乖乖束手就擒。」
「伊德海拉的領頭者,我們已經獵取足夠的核心,試煉的時間也即將截止,我們將會離開,何不就此收手。」光腦語氣單調的說。
「想走?你們是我等伊德海拉的神,烏波˙薩斯拉期盼已久的的祭物。」領頭的伊德海拉燦笑,仰頸望著祭壇的上空,汪蘋沿著她的目光看去,赫然發現尖錐狀塔頂的一顆六角星,現正閃閃發亮。
「我們是勇者,純以靈魂來此。沒有血肉,無法獻祭。」
光腦的話勾起汪蘋的記憶,使她回想起圖書館中有關遺民獻祭的紀錄中,都指名招喚舊神或舊神的遺念,所需物有三樣:信仰之力、血肉和遺物。
她轉動溜低低的雙眸。
信仰之力無疑正是烏波˙薩斯拉的遺民伊德海拉們。
血肉的來源自然是他們這群勇者了,但伊德海拉們不知道來此的勇者們是魂穿,身穿容器,這樣的血肉足以奉獻嗎?
她認為夢土的導師們不會冒著成功招喚舊神的危險,讓他們來此試煉。
至於遺物……汪蘋的目光停在祭壇上的白紗,上面沾染著方才被光腦攻擊的遺民們的深藍色血液,斑斑點點,弄得髒兮兮的。
汪蘋回憶起古籍中的舊神畫像,幾乎都是很原始醜惡的,型態唯一團暗色不規則狀黏液,長滿發出螢光綠光芒的眼睛的烏波˙薩斯拉也不惶多讓。
或許烏波˙薩斯拉喜歡打扮吧!汪蘋狀況外的推測著。
「放棄吧,伊德海拉們,祭典不會成功。」光腦說。
「我們離成功只剩一步了。」
伊德海拉的領頭者手中的三叉戟忽然斷裂,變成一把短必,其餘的遺民們手中的三叉戟也出現同樣的變化。
然後她們一同高舉,咆嘯著攻來。
「阻止她們!」烏木大喊。
汪蘋和光腦等勇者立刻花招百出的使出各自的本領,一一擊殺高舉必手,做出攻擊姿態的伊德海拉們。
一時之間,諾大的大廳內流光閃爍,激光四射,各種攻擊夾雜一氣,瞬間擊殺伊德海拉們,內臟斷肢連同深藍色的血花,如雨點般噴飛灑落,玫瑰色的大廳只在一剎那內就變成髒汙不堪的血腥屠殺場。
汪蘋見無須自己出力,便操控變化成絲帶的避水劍,割開綁縛烏木三人的繩索。
總是笑瞇瞇的烏木,緩緩睜大眼。
「你、你們做了什麼……」他戒慎恐懼的垂首望著被藍血深染的白紗。
「烏木,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你的語氣中沒有勝利等正面的情緒?」光腦問。
烏木來不及回答便被朝他衝過去的猛給撞開,使他腳步不穩的跌至汪蘋身前,她連忙出手扶住烏木。
「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猛舉拳打著自己厚實胸膛,發出碰碰碰的聲響。「遺物是我的了!」他一把抓起染血的白紗,歡欣鼓舞的仰頸大笑。
「快、快走。」烏木拉住汪蘋的手,緩緩朝後退,彷彿想拉開和猛之間的距離。
「烏木?」汪蘋一頭霧水,完全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情。
「接下來才是真正的試煉。」
  「什麼意思?」
汪蘋不及深思,便看見眾勇者忽然朝猛衝了過去,爭相搶奪他手中的白紗,就這樣打成一團,方才同心合力殺出重圍的團結,短短一瞬間已蕩然無存,反而像是反目成仇的敵人般彼此攻擊,貪婪的醜惡盡現。
站在原地的僅剩汪蘋和烏木,光腦和水母,就連高冷的晨星都加入了。
「晨星,住手!儀式已經開始了,我們得馬上離開。」烏木大吼,但殺紅眼的晨星根本聽不進去。
「烏木,儀式開始是什麼意思?」偵測到不明壓力的光腦追問。
「伊德海拉們已藉我們的攻擊奉獻他們的血肉……」烏木嚴肅到近乎膽顫的逼視光腦。「獻祭的血肉本來就不是我們,而是伊德海拉們。舊神遺念如果應召而來,我們的靈魂便能滋養舊神,我們的確是祭物,卻非獻祭時的祭物,而是讓肚腹空虛已久的舊神大餐一頓的祭物。就我推測,現在的我們根本沒有足夠的力量對抗舊神遺念!」
光腦的長條狀顯示器發出一陣劇烈起伏的光流。
「現在馬上離開。」他大喊:「晨星,輕飄飄,放棄遺物,我們快走!」
「來不及了。」汪蘋恐懼不已地望向擊敗眾勇者,成功搶到白紗的黑暗精靈。
他高舉白紗,站在祭壇上,發出喪心病狂地大笑。
忽然,螢光綠的光芒忽然自白紗上透出,如雷射般穿出,刺眼的光芒射向四面八方,眾勇者紛紛舉手或是類似遮擋視線的動作,此時,一團瀝青色的黏稠液體,彷彿一滴水般從白紗內側滴下,落在黑暗精靈的頭上,然後往上一彈,就這樣將他抓入白紗中,直至整個人消失不見。
重獲自由的白紗,緩緩飄落在空無一人的祭壇上。
眾勇者駭然不已。
不知道是誰發出第一聲尖叫,等汪蘋反應過來時,她已經被烏木扛在肩上,眾勇者也跟著往外衝。
因她面對的方向是祭壇,所以能看見搶遺物時傷的最重的猛,終於醒悟過來,現在也奮力跟在他們後面,最後就是從白紗下正蔓延出瀝青色黑水,宛若海潮般陣陣翻湧蔓延,朝眾人襲來。
「沒有出路。」領頭的光腦平板的聲音變得極快。「掃描不到出路。」
「怎麼可能沒有路!」烏木大吼。
「你記得你們是怎麼上來的嗎?」光腦說:「我們都是醒來後就在這裡了。」
「我們也是,醒來後就被捆到祭壇了。」
「剛進來塔內時也沒有找到路,母神啊,祝福我們。」半獸人高聲。
「一定有路,不然那些伊德海拉怎麼帶我們過來的?」烏木推測。
「可能被封起來了。那些伊德海拉不僅沒放過自己,更不打算讓我們離開。」晨星冷冷地說。「要是我就會這麼做。」
眾勇者心下一涼,腦中盡是黑暗精靈被黏液吸走吞沒的畫面。
就在這時,大廳內忽然射入一道碗口大的光柱。
「哇哈哈!我來了!」輕飄飄的聲音忽然響起。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原創小說  #寫作 
分類:日記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水晶礦石與邀情者的日常之四:共鳴夢》
  • 下一篇
  • 《水晶礦石與邀情者的日常之五:配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