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戰慄公寓之來做個美夢吧

Netflix 小說改編 怪物 壞房東 獻祭

取自DramaQueen電視迷

Ambar是想追尋美國夢的移民,但被迫住進一間雅房後,卻陷入無法逃脫的夢魘。
以上短文取自DramaQueen電視迷:戰慄公寓






最片頭看起來像是在考古,最後在深穴中吊出一個被鐵鍊層層綑綁的箱子。
接著,鏡頭一轉,一個昏暗的屋子中有名女子語帶哽咽地在講電話,接著屋中訊號變差最終電話斷訊,女子緊盯著另一房間,最後被一雙手拖進黑暗中。
鏡頭一轉,一個貨櫃中有許多女子,女主-安珀離開貨櫃後在成衣工廠中工作,後找了一間出租公寓,公寓敗破荒蕪且除了她僅有另一名住客,入住後發現地板上有一個孔洞可以直窺樓下住戶,隔天一早上班時巧遇另一名住客-芙蕾雅,芙蕾雅表示房東-瑞德滿嘴謊言,安珀雖深感困惑但仍先去工作,此時鏡頭帶到頂樓層似乎有個人影在窺探二人。
從工廠下班後,安珀前去拜訪遠房親戚,返家後聽到走廊盡頭傳來異音,探究時發現門板下方有奇怪傷痕,這時房東忽然出現表示地下室及書房皆是私人空間,並表示押金已用盡無法退還-因為安珀堅持要德州的證件,而德州證件需要3000美金方可辦成-,正當安珀煩惱錢從何來時樓下房客傳來啜泣聲,安珀便下樓關心但房門打開後卻屋內無人。
隔天安珀欲跟工廠預支薪水,被管理狠罵了一頓後暫調包裝部,正當努力打包時,一雙手搭上了安珀的肩膀,下班後安珀朋友表示願意借錢給安珀辦理她需要的德州證件-因為安珀對表舅謊稱自己出生於德州-,回家後在地下室門口有一奇怪男子正在拍打門板,安珀連忙上樓進房,後發現那男子似乎站在自己房門外喃喃自語,接著在樓下廚房遇上另兩位女子和瑞德,瑞德表示那名男子是他哥哥-貝克,安珀趁瑞德與哪兩名女子在頂樓時溜進書房,書房內有不少昆蟲標本,桌上的錄放機正在運作,安珀拿起來聽發現正在講述獻祭儀式,桌上也擺放不少獻祭儀式類的書籍,並有一張一男一女與片頭箱子相似的物品合照,正看著入神時書房內傳出一聲尖叫嚇得安珀失手摔壞了合照。
鏡頭一轉,原先答應要幫安珀跑證件的朋友捲款烙跑,無助的安珀為了索要住址被公司炒了,當晚安珀正在洗澡時聽到排水孔中傳來求救聲,正驚恐時彷彿看到人進到浴室但掀開浴簾又無人影,驚慌跑出浴室遇到瑞德,得知芙蕾雅已搬走,瑞德也承諾要將押金還給安珀,要當睡下時被異相驚醒接著看到「幻影」,彷彿是在重播某個片段,接著樓道響起哭聲,安珀在地下室門口看到一個女人跌坐在地哭著祈求接著被拖入地下室,嚇得安珀連夜逃跑,但身無分文的她找不到夜宿的地方,只能在咖啡店耗著,枯坐的時候做了個惡夢,實在沒有辦法之下打電話給瑞德,瑞德叨叨絮絮的闡述貝克自幼的照顧相挺云云,便帶著安珀回公寓拿押金。
瑞德表示押金放在安珀本來的房間內,但安珀一陣翻找仍找不到,與瑞德對峙時貝克出現並強灌安珀酒,接著警告安珀不准離開。
終於進入主劇情...
之前在廚房遇上的兩名女子驚恐地來找安珀,安珀表示這公寓有問題,其中一名女子表示自己一直夢到家夢到兒子在夢裡非常歡喜,但也總看到一口箱子,甚至最後連清醒時都能看到,最終懷疑那口箱子就在地下室。正當三人擠在一起度過夜晚時,安珀又夢見了許多人站在屋內看著她,接著被騷動驚醒,貝克進來抓人,這時安珀的表舅來找她,瑞德原想打發走但表舅看到之前贈與的外套驚覺有異衝進去欲救人,但很快就被貝克活活打死,接著貝克帶走其中一名女子,瑞德幫安珀準備時,講述了前因後果。
原來貝克病重,兩兄弟原本想回老家住一會,卻發現了爸爸正在做的事情,甚至爸爸殺害了媽媽,兩兄弟殺了爸爸後瑞德原本想離開,但貝克認為箱子選中了自己做起了與爸爸一樣的事情,這時貝克出現帶走了安珀,安珀只能徒勞的哀求,樓道中站了許多女人看著二人,安珀被帶往地下室,裡面充滿了蠟燭看似在祭祀什麼,接著貝克拖走一具沒有頭的屍體,將安珀綁上祭壇後打開了箱子離開。
空氣中充滿了詭譎,這時早應死亡的表舅忽然跑進來拯救安珀,與表舅一起撞開門後看到早已過世的母親,躺在熟悉的安養院病床上溫柔的撫摸自己,一切就如生前,這時箱子內有雙手伸出接著一隻長相怪異的怪物爬出,原來安珀這時正在作夢,雖在美好夢境中但安珀一直揣揣不安,夢中的母親一直要求安珀留下來陪伴自己,夢外的怪物也張開血盆大口,這時的安珀開始劇烈反抗甚至殺了夢中的母親,此時夢境終於瓦解,原本開啟的箱子也重新關上,安珀還很勇敢的嘗試打開箱門。
時間到了早上,大難不死的安珀從書房中抄了一支武器來到頂樓,先解決了瑞德但被貝克反制還踩斷了腿,貝克正欲下死手時另一名女子奮力一撞想逃跑卻被扔下樓摔死,貝克想回頭殺安珀被反殺,最終安珀將尚餘一口氣的瑞德放上祭壇上,瑞德被怪物一口咬掉腦袋。
安珀正想離開公寓時,斷裂的腳及全身的傷忽然痊癒,接著安珀回眸看了地下室入口一眼。



蠻大一段都在鋪陳不幸,安珀先是非法入境,為了省錢住進敗破的公寓,接著遇上壞人被騙光了錢,又被辭退,原本要救她的表舅也慘死,基本上就是有誰比我更衰的意思。
因為非法身分,無法在合法的汽車旅館久住,而貝克與瑞德兄弟用低廉租金吸引誘惑這樣的女子入住,也因為這些女子的身分所以去向及生死都乏人問津,更好成為祭品。
有所求必有所失,只是在這失的是別人的性命,因為自己的不幸所以找上比自己更不幸的來鋪墊,最終終是自食惡果。而安珀無意之舉也等同向怪物獻上祭品,而怪物治癒了安珀,嘗到甜果的安珀最後回眸,或許正在交戰是否要走上貝克之路,向怪物獻祭換取自己的心願,畢竟那時的安珀早已走投無路。



這是小說改編,或許要去追下小說才能補足其中的細節。
其中幾個困惑,劇中並沒有詳細交代怪物的身分,只能說怪物的外型設定挺特別的,有著相似人類的上半身,但下半身是巨大的兩隻手,怪物只吃沉浸美夢中的祭品腦袋,但最後瑞德是在清醒且驚恐的狀態下被吃。且安珀從夢境中驚醒後已掙脫了層層鐵鍊也是個bug。
撇除細究,整體來說尚可,不過Netflix的畫面似乎都偏暗,暗到快看不到畫面,或許該接上電腦或電視觀看?!
#Netflix  #小說改編  #怪物  #壞房東  #獻祭 
分類:影劇

愛看電影、愛看書、愛玩遊戲、愛吃美食、育有雙毛的懶宅。

評論
上一篇
  • 薩滿之因信仰產生了神或反之
  • 下一篇
  • 書蟲-凶宅怪談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