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谁才是真正的加速王者?

1990年代,英国哲学家尼克·兰德认为政治已经过时,应当抛弃反抗性的斗争策略,而在资本主义逻辑中加速前进,直至人类成为这个星球上智能发展的阻力。更糟糕的是,从一开始,资本主义的速度一方面在解域化,另一方面也在再结域化。进步被限制在剩余价值,劳动力储备大军,自由流动的资本框架之下。
    美国的加速,是死亡,是种族歧视,加速师还得继续加速推进美国疫情的发展。各种退群树敌转移,导致美国新冠状病情如此严重,是不是加速主义过快,不懂得平衡,自己坑了自己,最终走向衰亡。病毒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而滋生于美国一些政客身上的“政治病毒”同样可抗拒,它危害全球抗疫大局,祸害人类社会长远发展进步,其危害与自然界的病毒危害,有过之而无不及。
    美国总加速师逐渐成为首席加速器,试图利用自己的霸权威胁全世界,川普的加速主义让中国的民意舆论煽动政治决策并促进经济衰退,以期加快经济模式崩溃的时间点。结果川普在疫情期间的演讲,变成了对美国人的下毒和诅咒。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