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二十七章利夫坦的嫉妒心(二)

第一百二十七章利夫坦的嫉妒心(二)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尽管麦希这样说,其实她的内心还是受到了诱惑。希伯伦没有真的把她想的那么差吧?在麦希沉思时突然听见了开门声。她朝着门的方向转过身,看见利夫坦大步走进图书馆,连盔甲都没来得换。
“这时候了你在这里干嘛呢?”
麦希对他问的问题感到有些惊讶。
“你来图书馆干嘛?”鲁斯直截了当的回答着他的问题,旁敲侧击的试探着利夫坦是否还在气头上。
利夫坦皱了皱眉,环视了一圈桌子,在凌乱的书堆旁放着午餐时清空的盘子和茶托。他扶额,好似头脑不清醒般的摇了摇头。
“我听女仆们说你一整天都窝在这儿,你看了一整天书?”
“就像卡吕普斯阁下一整天都在挥刀弄枪一样,也有人一整天都在看书。”
这种浮夸都语气令利夫坦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悦。麦希匆忙地收拾好她的书,这种陌生的气氛令她很紧张。
“我……我正打算要回去呢。”麦希说。
利夫坦迅速的抽出她夹在胳膊下的书,
“走吧,我跟她们说把餐桌摆放在卧室了。”
“你不去餐厅吃饭吗?”鲁斯问道。
利夫坦回头斜视了一眼鲁斯,
“每一位骑士都应该骑士区用餐,我让仆人把晚餐送去卧室是因为我很忙。”
“你到底做了什么?骑士们连去餐厅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鲁斯颤抖的问道。
“难道你还想叽歪我妻子喝醉的事情吗?”
麦希抬头惊讶地看着利夫坦,‘是不是因为那天晚上他看到的事情所以骑士们进行了严厉的批评?’麦希摇了摇头,为那些因她而被责骂的骑士而感到抱歉。但利夫坦只是轻哼了一声。
“在我看见他一杯接着一杯喝下肚的时候,我觉得他已经忘记了我们的纪律性,所以训练的时候我给了他点苦头。”
“是吗?”鲁斯叹了口气讽刺地说。
利夫坦牵着麦希的手走出图书馆,假装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回答。麦希跟鲁斯打了个招呼就赶紧跟着男人一起沿着寒冷的走廊匆匆离开。
“还……”
利夫坦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着,麦希几乎小跑着追赶着,但过了会儿,他停下来回头看着她。麦希抓住机会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你、你还在生、生气吗?”
“现、现在……我再也不、不那样喝酒了……我、我从现在起再也不喝那么多了。我、我不知道我会醉成那样,我、我真的不知道。”
“我还没生气呢。”
利夫坦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麦希默默地跟着他,时不时偷偷瞄一眼他的脸。与他的话相反,利夫坦的嘴抿成一条线,默默地走在走廊上,在进入楼梯间时,他张口问道,
“你每次去图书馆都跟他在一起?”
“什么?”麦希抬起头好奇地看着她,但很快她又慢慢地点了点头。
“鲁、鲁斯……他大部分时、时间都在图书馆度、度过的。我们总是能碰见对方。”
麦希绝口不提鲁斯离开塔楼把图书光当成固定住所的事。她认为最起码这种事还是能为他保密的。
利夫坦眉头微皱问道,
“你总想当个老好人,是吗?鲁斯是个不怎么听话的孩子,经常给别人带来麻烦,而且他也经常会做一些奇怪的实验。”
“是我、我总、总去打扰他、他,他、他看起来是有一点怪,我、我也说不上来,他总是教我一些东西,尽、尽管我来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他对我的帮助很大。”
不知为何,听完她的回答,利夫坦的心情似乎更加不悦。麦希对周遭这种紧张的气氛而感到焦虑。‘利夫坦讨厌鲁斯吗?’在她看来,他们之间似乎有更多的信任,尽管有时候表现的似乎不是这样。麦希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要如何处理利夫坦不悦的情绪。直到到了卧室的门口利夫坦才又开口问道。
“……你喜欢聪明的男人吗?”
这时麦希才明白过来,原来利夫坦觉得他的妻子跟另一个男人混在一起感到被冒犯了。她从未以这个角度想过鲁斯,更未想过把鲁斯当作丈夫候选人来看待啊。麦希脸色突变,担心利夫坦是不是在怀疑她对他对忠贞。
“我没有喜欢他!当、当然,我、我很敬重他,但是,不是你想的那、那样!鲁斯是一个执、执拗的人,他、他总是很刻薄,当、当然,对于他当帮助,我、我、很感、感激。我们之间没什么,我、我不知道,在你有麻烦的时候我可以依靠他,但是,我、我是说,他总是唠唠叨叨的,像个老妈子一样,特别吵,我不觉得这样……我不觉得利夫坦应该……”
拼命叫嚷着无辜的麦希闭上了嘴,利夫坦低头盯着她,麦希低着头像一只鲤鱼似的张了张嘴又闭上了。不用照镜子她也能想象得到自己的脸涨得通红,耳朵发烫,她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沉默了,接着又胡言乱语了一句。
“我、我是说,他、他很可靠,而且他也是一个很好的骑、骑手,是、是那种总会对你很好的人,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
“我是说你……”
砰地一声,麦希惊的抬起头。利夫坦把额头靠在了门上,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到底要把自己变得有多奇怪……”
“什……什么?
利夫坦眯着眼睛盯着麦希,拉着她的手推开了门,麦希被他拉进房间。接着利夫坦将其抱起推靠在墙上。
——————————————————————————————————
打桩机又吃醋了呢
这次又吃了鲁斯的醋 hhh
这次更新有点晚
毕竟国庆刚结束
状态还在调整
#在橡树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