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利夫坦又像往常一样出现了,他经常来图书馆找麦希,这让鲁斯沮丧地叹了口气。
“别告诉我你已经完成训练了。”鲁斯问利夫坦。
“寒冷的天气下训练会过多消耗体力。侍卫今天需要休息一下以便恢复体力。”
利夫坦干巴巴地回答着这个问题,他从后面靠近麦希,低下头靠近麦希,在他冰冷的唇贴在麦希的额头上时,她的脸颊泛起了红。利夫坦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低声说:
“从早上起你就一直待在这儿了?”
“早、早上的时候,我还去了马、马厩。”
利夫坦面露不满,皱着眉头发着牢骚,“你在这儿待着的时间比在床上陪我的时间还长吧?”
“呃、啊、不,差不多一样啦。”
自从利夫坦回到城堡后,他大多数的时间都待在卧室。麦希红了脸,回想起她几乎每晚在他的臂弯中度过的时光。利夫坦双臂紧紧地搂着麦希的肩膀,在她耳边叹息着:
“是我不够好么?”
“你俩能不能去我看不见的地方亲热去?”鲁斯烦闷的说。
“别看不就得了。”利夫坦回道。
“为了让我好过点儿,你们能不能回你们卧室去?这种气氛对我来说太煎熬了。”鲁斯对麦希说。
麦希捂着火辣辣的脸抬不起头来。利夫坦咂舌,拉着麦希的胳膊,
“好,我们回房间,拉紧我。”
“利、利夫坦。”
麦希紧紧地握着桌子的边儿,此时此刻,她羞的不敢回卧室。
“今、今天,你今天要、要做的事都完成了?”
“我把巡逻任务交给另一个骑士了。你现在怎么还不起来?”
利夫坦有些不耐烦,又拉了拉麦希的胳膊,但麦希把桌边儿捏的更紧了。虽然她很享受跟利夫坦待在一起的时光,但是光天化日的就待在床上实在太尴尬了。‘要是仆人们看见了说他们的闲话怎么办?’她闭上眼睛,尴尬地转动着眼球,向身边堆积如山的书挥了下手,说
“我还、还没看完呢。”
“以后再看。”
“今、今天,我计、计划看完这些呢。”
利夫坦不满地皱着眉头。
“究竟什么书让你这么着迷?”
利夫坦从她要看的书堆里拿出一本书,仔细看了看,书上堆满了各种复杂的数字和古汉语。他皱着眉又看了一眼麦希,
“这是什么?你在学魔法?”
“你不知道?”鲁斯说。“她已经跟我学了好几个星期的魔法了。”
利夫坦翻着书突然停下来,抬起头,眼神闪烁,
“什么?”
看到利夫坦的反应,鲁斯困惑的看了一眼麦希。
“她没告诉你么?你的妻子可能有学习魔法的天赋,所以我正在一点点的教她。”
“谁要她这样做了?!”(英语这句话全部用了大写字母,表示利夫坦真的非常的愤怒)
利夫坦厉声喝道,猛的摔下了手里的书。麦希颤抖着,她不知道这种事情也要得到许可才行,所以她没有问,麦希觉得如果利夫坦知道她在为他学习魔法应该会很高兴的。
“手边就有现成的魔法师这可是难能可贵的资源。”鲁斯反驳道。“而且,最近魔法师的数量减少了许多,这意味着招收学徒的数量也少了很多。”
利夫坦依旧感到不安,他严厉的指责着鲁斯,
“这事是从我去干掉那些该死的哥布林开始的吧!”
鲁斯有些惭愧,不知该做出如何的应答。
“我不是要教她进攻魔法,但如果你的妻子能会一点简单的防御或治疗魔法,对安纳图尔来说不是笔巨大的财富么?”
“我不需要这种帮助!”利夫坦咆哮着说。
麦希紧紧地握着覆在她膝盖上的那块衣料。利夫坦看见麦希吓得脸色惨白,他咒骂了一声,接着按着麦希的肩膀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带你来这里不是为了使唤你的……我只是想让你安心舒适的生活。魔法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会消耗很多的体力。”
“我、我没、没有做危险的事。我、我只是想帮忙。”
“我说了我不需要。”
麦希震惊的看着他,利夫坦犹豫着摸了摸她的脸,语气显得不耐烦。
“别难过,我没有生你的气,你--”
他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解释,咬了咬嘴唇。图书馆里异常的寂静,利夫坦的视线继续在麦希沮丧的脸和鲁斯反对的神情之间徘徊着。他用一只手粗暴地捋了捋头发,冰冷的神情浮现在他的脸上。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接着利夫坦转身离开了图书馆,麦希绝望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
直到天黑,利夫坦才回来。麦希焦急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停地望着窗外寻找他的身影。据罗德里戈说,利夫坦没有穿盔甲走,而是带着他的马离开了城堡。麦希觉得全身的血都要干涸了。舒服的睡在壁炉边的三只小猫,从床下爬了出来,喊着叫着仿佛在对她宣泄着情绪。麦希抱起一只猫放在腿上,安抚着它,接着躺在床上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麦希不明白是什么让利夫坦如此生气。‘是因为没有告诉他,她正在学习魔法么?’要是她在开始前征得他的同意就好了。
麦希紧张地咬着指甲,在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前她还陷在沉思中。她连忙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麦希从脚步声就能判断是谁来了。
麦希没有勇气面对利夫坦,利夫坦无声地靠近她,小心地把猫从床上抱起放回篮子里。
她认真地听着动静想知道他的心情现在如何。利夫坦把篮子放在壁炉附近,脱下了斗篷挂在一边,他坐在床上脱掉了靴子。麦希等着他在她身边躺下。利夫坦一动不动的坐了很久。感觉到利夫坦有些抗拒,麦希把脸深深地埋在了枕头里。他似乎不想躺在她身边,她让利夫坦失望了。她只是想支持他,‘是不是她太过无能而不值得信任呢?’麦希咬着嘴唇。利夫坦说不要她的帮助说的很坚决。他的话令麦希心痛不已。麦希蜷缩着身子掩饰着脸上的悲伤。
就在这时,一根粗糙的手指轻轻抚上了她的脸颊,麦希屏住了呼吸。利夫坦轻轻地捧着她的脸颊,拂去脸颊上的几缕头发。即便不睁眼,麦希也能感觉到利夫坦对她热切地凝视,好似她的脸就贴在壁炉旁。利夫坦继续拂去她的发丝,将她的指尖放在他的唇边。麦希因他的触碰而不自主的颤抖着。‘她是在拒绝他吗?’利夫坦畏缩地慢慢放回了她的手。正要离开时,麦希急忙抓住了利夫坦的手。
“利、利夫坦”,但抓住之后呢,麦希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
麦希小心翼翼地看着利夫坦,‘他知道她只是在装睡吗?’看见她醒过来,他似乎并不感到惊讶。刘海儿下面,他如墨般的双眸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他的目光令麦希心头一紧,也许利夫坦在生她的气,麦希有些害怕。
“对、对不起,我错了。”她脱口而出,尽管她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道歉。
利夫坦深吸一口气抱住了麦希。
“不要道歉,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我只是…”
冰冷的手指穿过麦希的发丝触碰到她的头皮,利夫坦的手搂着麦希小小的脑袋。利夫坦把鼻子埋在麦希的胸口上,她长出一口气。麦希的肩膀颤抖着,利夫坦拂着她的背,有些恼怒的说,
“如果你能学会魔法,就不要一直表现得这样害怕。”
“唔-不,我没有怕,真的。”
“别说谎,你在发抖,该死的,我几乎没让你笑过,现在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呃-没,我真的不怕。”
麦希颤抖着咬了咬嘴唇,看到那个深情的利夫坦又回来了,她松了一口气,但在利夫坦的语气中,麦希听出了一丝难过。在利夫坦无奈的扶额时,麦希拉住了利夫坦的袖口,
“我、我不、呃、不学了。”
麦希感到袖子里的手臂抖了一下,接着利夫坦用力的摇了摇头,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他说。
“是、嗯、是不是我的帮助会给你添麻烦?”
“不是这样。”
“我、我想、想为你做些事情。我、我希望这样做。”
“即使你什么都不做。”利夫坦口气生硬的说。
他烦闷的叹了口气,咽了一下口水,接着如饥似渴地吻住了麦希的唇。麦希贴在他的脸上,利夫坦消瘦的下巴在她的手心里颤抖着。一丝蜜液滴落在他粗壮的脖颈处,利夫坦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固执地、慢慢地品尝着她的味道。
——————————————————————————————————
今天2/3的内容都是在上班时摸鱼翻译的
还好最近比较闲 不过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这一章里两个人还是不会好好沟通
总是不肯把内心真实的想法吐露给对方
不过现阶段两个人也还是在互相了解中嘛
希望情侣也好夫妻也好
不管有什么事情两个人都能心平气和的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学魔法这件事
后期给两个人还是造成了很多矛盾但也增进了感情
不过总结下来就是利夫坦对麦希有些“过度保护”了
但是这种“过度保护”也是因为小时候利夫坦曾经看见麦希在他眼前差点死去而导致的
这一段在利夫坦视角小说里有写
但换句话说
谁不喜欢利夫坦这种对妻子又爱又宠又护的男人呢?
最近一直在看霸总文
真是又土又上头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