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花君─湯帚

將雞茸放入蛋清,細細攪勻後緩緩放入鍋中,讓鍋勺輕輕滑動,雞茸與蛋清就會帶著湯品中的髒污輕輕浮起,在湯品上層宛若雲朵,這就是湯的掃帚能將湯保留原汁原味卻帶走不需要的禍害。
在諾大的廚房中只有一名孩童,她臉上還帶著屬於幼童的稚氣,臉上有著細密的汗水,偶爾扯著身上的衣服拿著對她來說過大過重的刀在砧板上努力著。在這宮中沒人知曉她的名字,她就在宮中肆意行走,沒有不能去的地方也沒人膽敢攔阻她,只要見著她的手背上那繁複的印記─牡丹印就能證明一切。
數天前,她莫名出現在宮中,自此之後宮中再沒有寧日。
花君是來接走花的使者,每當陛下即將壽終之時花君自會現身,在駕崩之日領走奉獻自己守護國家的花靈,而新帝自有新花靈陪伴,花君的出現意味著陛下的死兆,是國殤,乃不祥。沒人敢同花君說話,他們躲在遠處竊竊私語,在近處小心窺探,卻不敢近身,各處小人在花君現身後頻繁作動,四處串聯,宮中瞬間變成一巨大的黑色漩渦。
陛下三十九大壽剛過,還很年輕花君不該出現,花君只會在壽終前半年悄然而至,御醫們第一受到牽連,被太后認定診治不力掃出宮半數,剩餘者小半終日圍在陛下身旁尋找病魔,其餘者開始令人可笑的行動。
嘗試趕走花君。
殊難想像的可笑景象,諸多吹鬍子的大人們在牆角圍堵上一名六七歲孩童,使用著他們一輩子不信的方始「驅除邪穢」,御醫又走了一批,原先人聲鼎沸的御醫閣只餘諸多童子安靜磨藥聲,跟翻動竹簡書頁之聲。
隨後開始行動的是後宮。
從花君出現以來三個月,宮中已是一片瘋狂,可對於年幼的花君來說,一切她都不在意,她拎著食盒在宮中行走,徑直走入了御書房,打斷了年輕正盛的陛下與憂心忡忡大臣之間的對談,打開盒子將湯盛出。
白玉瓷碗中只有帶著清亮的湯品,夾裹著濃烈的雞湯氣味,花君不小氣,也給大臣上了一碗。陛下豪不在意的端起湯碗,得到大臣的驚呼,他的老臉在花君與陛下之間來回,說出那番話:「陛下,此乃不祥……」
花君表情沒有絲毫變化,直勾勾的盯著碗在唇邊的陛下,面無表情,陛下小抿了一口換來大臣宛若中風前的粗喘後問:「花君帶來了湯帚,可真有趣,此湯甚美,餘下留予朕如何?」
花君面無表情轉身離開,正如同來時無人敢阻攔,去時亦無人敢糾纏,待花君離去太監與大臣才敢大聲苦勸陛下。
「花君乃王之死兆,孤乃君王,何懼之有?要命,就取去吧。」陛下如是說道,此後再無人敢勸說,大臣卻記住了那句。
「花君帶來了湯帚,可真有趣」,每每想起此事,大臣就不禁心底發涼,人說花君並無心智不發人言,不見世間諸多凡事,真是如此?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